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375章
席御宸嘴角勾起玩味,他決定順從自己的心,不再多問薄唇封嘴,開始一番忙碌。
李雪瑩見到席御宸離開會場,提醒老爺子跟上去,卻被周維攔住,告知后面還有項目投標的抽獎環節,老爺子說什么都要留下了。
李雪瑩借口來到衛生間,撥打席御宸的電話,那邊一直沒人接,她懊惱地踢了一腳衛生間的槅門。
李晴從另一個隔間走出來,正想罵人,看到是她,嘴角微微笑著,“原來是李家的大小姐,哦,不對,應該說是席御宸的未婚妻才對,可惜啊,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人一抓一大把,我不跟你們這種人一般見識。”
李雪瑩只想知道席御宸現在在做什么,是送池染回家了,還是兩人正在談情說愛。
對陌生的李晴,李雪瑩沒有一丁點想了解對方的興趣。
李晴湊近她,“你不去討好席御宸,反而對老爺子這么上心,嘖嘖,真是一手好牌打成爛牌。”
李雪瑩咬牙瞪眼。
“你可別瞪我,你應該感謝我。”
李晴紅唇勾起的笑意更神秘,“想要挽回席御宸,明天不管發生什么事,你都要第一時間出來為席御宸澄清,當然,你要是對池染狠得下心,那再好不過了。”
對方說的云里霧里,李雪瑩冷眸露出不屑,她烘干雙手后,嘲笑一聲離開衛生間。
李晴也嘲笑一聲,自言自語說,“要不是因為現在還動不了席御宸,我還需要跟你講這么多?一個狗仗人勢的賤貨。”
李晴說完,烘干手走出衛生間。
她前腳離開,程明珠后腳推開隔間門,看著衛生間門口方向,眸子冰冷起來。
李晴想要對付席御宸,就會影響席氏的生意,程明珠堅決不允許。
她洗了手來到后院,看清楚周圍沒人后,撥通電話,她把聽到的事情講了一遍,問對方,“席氏不能夠受影響。”
“這件事席御宸比你想得周到,放心去做你的事情,升職速度再快一點,你這樣太慢了。”
對方沙啞地吩咐。
程明珠點點頭,應了一聲后掛電話回到會場。
翌日,傾盆大雨搭在落地窗上,吵醒池染,她睜開眼看到近在咫尺的俊臉,瞪眼尖叫一聲。
“席御宸,你你你......”
你字后面的話還沒說出來,席御宸的手機響了。
男人濃眉不悅地皺著,摸索了半天找到手機,輕聲接聽,“喂,說事。”
“冷子良手上的貨全部完成,昨天晚上交易,總裁,我們是不是可以啟動法律程序了。”
梁峰提到冷子良,席御宸冷眸睜開,嘴角勾笑說,“按計劃行事,這次我要冷子良從此在珠寶界消失。”
再次見證席御宸的手段,池染不寒而栗。
聽著席御宸像宣布一件普通的通告一樣,跟梁峰計劃著怎么對付冷子良,怎么讓冷子良被珠寶同行排斥,池染直接搶過他的手機。
“席御宸,你就是這樣把我坑上床的是嗎?虧你還口口聲聲讓我相信你,我相信你個鬼。”
池染罵完,揚手把手機摔倒他身上,她下床走進浴室。
她真的太天真了,竟然還打算試著相信席御宸,她早該知道這個男人根本沒有信譽可言。
池染淋著冰冷的水,想到三年后又被席御宸騙了一次,委屈的眼淚像決堤一樣,混合著涼水流下。
屋外的席御宸聽到里面嗚嗚的哭聲,眸子暗沉下來,不過他不后悔。
席御宸知道女人在這方面很敏感,這次之后池染對他的態度只會漸漸好轉,而不會變壞。
哭聲撩人,席御宸輕聲嘆氣。
他下床披了件浴袍,倚在門口輕聲提醒,“你忘記昨晚上的事了?昨晚你自己做了什么,真不記得了?”
“滾!我不想見到你,你給我滾。”
池染怒聲出來,緊接著不知道池染扔了什么東西過來,撞到了浴室的門,‘砰’一聲巨響。
席御宸蹙眉,沉聲譴責,“池染你不要胡鬧,你好好想想。”
門被狠狠打開,池染柳眉倒豎地站在門口。
經席御宸提醒,她腦中閃過幾個畫面。
池染小臉通紅,不自在的走到沙發坐下。
突然她想起李晴那杯酒,緊接著想起了后面的事,瞬間明白過來。
“李晴!”
池染咬牙怒吼一聲。
席御宸上前將她拉進懷里,輕聲勸,“李晴還會有后面的計劃,你可不要一時沖動,直接過去找她算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