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369章
“放手,你們這樣我就報警了。”
李晴呵斥他們,說話的同時已經摁下了報警的號碼。
帶頭人笑說,“李小姐,這件事跟你無關,希望你不要摻和進來,再說我們也只是請席先生回去談話,沒想過要傷害他。”
談話還用這樣勞師動眾?
李晴嘴角扯了扯,她不會相信這個人的話,席瑱是她的奔向榮華富貴的唯一一條路,她也不敢壓賭。
帶頭的人又給同伴使了個眼色,壓著席瑱的人直接往門口走,李晴想要上前阻止,被另外兩人攔住。
相對李晴的怒意,席瑱卻顯得很平靜,從始至終都沒有掙扎一下,即便現在被帶上車,也一樣平靜如水地看著前方。
車子一路往郊外開去,到了機場附近之后,拐彎開進別墅區,最后停在一棟洋樓門前。
“席先生,實在抱歉,用這樣的方式請你過來。”
一個管家模樣的男人上前打開車門,恭敬地請席瑱下車,“為了不讓人懷疑,我們必須把戲做足了才行,望席先生諒解。”
席瑱沒有說話,背著手走在最前面,帶頭的那個黑衣人小跑過去打開洋樓門,彎著腰請他進去。
屋內裝潢很別致,也很豪華,這種豪華不似暴發戶的炫富,而是隱形的炫富。
每一幅壁畫都是珍藏版,花瓶是古代的遺物,茶幾是出自國際最著名的雕花師傅之手。
席瑱心里震撼,這樣的財富怕是能夠跟席家相比高低了。
“席先生稍作片刻,我這就上去請老爺下來。”
管家吩咐下人給席瑱倒茶,自己則是上樓去通知老爺。
席瑱回憶東川市還有哪位富豪,細想一圈之后,依舊沒有任何頭緒,他不由皺起眉頭。
席瑱心里涌起恐懼感。
不多時,樓上傳來腳步聲,席瑱看到下來的人時,瞇起冷眸。
對方是一個比他小不了幾歲的男人,從面容辨認,是華夏人。
“席瑱,我還是叫你三爺吧,這樣比較不那么生疏。”
那人坐下,翹起二郎腿,居高臨下自我介紹,“我叫劉楓,一直都仰慕三爺你的為人處事之道。”
席瑱冷笑,他很不屑這種開場白。
“三爺一定好奇我為什么請你過來,這里有份資料,你先看下,看完之后,我們再談正事。”
劉楓揮手讓管家把文件遞給席瑱,那就是席御宸給Y.G的資料,每一項都可以讓席瑱被掃地出門。
席御宸怎么都想不到,Y.G拿到資料不是讓席瑱掃地出門,而是在他的眼皮底下演了一場戲。
聽到手下匯報席瑱被Y,G的人帶走,席御宸眸子透著冷意,“席瑱不會就此罷休,換人繼續跟蹤。”
梁峰點頭,從手里的文件抽出一份放到他面前,“這是本市商業盛典的邀請函,政府很重視,聽說也會邀請Y.G的人參加。”
“知道了,跟往年一樣,挑選衣服就行。”
百年不變的盛典,說白了就是讓各行各業的老總相互認識,手腕可以的能夠借此談下生意,剩下的就是吃喝玩樂的份。
席御宸每年都會參加,而且也是眾多老板巴結的對象。
梁峰抿了抿唇,小聲問,“今年特別提出要帶女伴,總裁想要帶誰一起?”
席御宸名義上的女人不過,池染,程明珠還有李雪瑩,但梁峰卻估測不到席御宸會帶誰。
“問下程明珠有沒有空,給她挑選件禮服。”
席御宸的話,梁峰愣了愣,“總裁的用意是?”
“池染跟我的關系,還不適合公開,我必須保護她的安全,李雪瑩不用我解釋了吧?”
席御宸抬頭看他,冷聲,“梁特助最近拍拖拍傻了?這么簡單的事情還用我解釋。”
梁峰憨憨笑著撓頭,“總裁別拿我開玩笑了。”
說完,他恢復專業的表情,提醒說,“程明珠做總裁的女伴,恐怕會讓外界更加誤會池小姐。”
席御宸寒光過來,梁峰嚇了一跳,半響才明白他家總裁為了池染的安全,寧愿她背負罵名。
席御宸沒注意他表情,吩咐之后,翻開盛典的人員名單,看到有池氏的名字,眉頭蹙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