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316章
冷子良冷冷笑說,“三爺的手機突然有個女人聲,我還以為打錯電話了。”
“男人都需要女人,冷總不也是想要有個女人,才甘愿跟我合作嗎?都是性情中人,不比這么大驚小怪。”
席瑱一番話,說的冷子良呵呵笑了。
他確實是為了池染跟席瑱合作,而且也終止不了合作,但他對池染的感情跟席瑱他們對女人的感情不一樣。
他是要娶池染為妻的人,席瑱他們不過是各取所需。
輕咳一聲,冷子良說,“席氏的外包訂單,我拿了三分之二,剩下一些小訂單,席御宸給池染了。”
“不礙事,大訂單在你這里就成,一切按照我們的計劃來,事情你看著處理,不用特意向我匯報,你會做事,我也一樣會做事。”
席瑱那邊女人嬌聲不斷,影響著冷子良的情緒,他有些煩躁地扯了扯領結,輕聲嗯一聲。
“冷總知道就好,這樣吧,晚上我做東,在市中心酒店吃頓飯,屆時我給冷總介紹幾個美女,就當是陪你解解悶。”
席瑱的話,聽在冷子良耳朵里,盡是嘲諷的意思。
他冷哼一聲,笑說,“不了,那些女人,我冷某人不感興趣,嫌臟。”
說罷,他掛上電話,腦中回響剛才聽到的嬌聲,眸子閃出輕欲,冷子良起身走進休息室。
不多時,換了一身白色的休閑西裝出來,頭上的寸發有些濕潤。
他拿上鑰匙出門,經過總裁辦的時候,他看了眼正在忙碌的秘書,沒有說什么,離開總裁辦。
此時正是上班時間,冷子良把車停在池氏不遠的地方,撥通池染電話,但是那邊卻掛斷。
他不耐其煩地一直打,連續十多次后,終于聽到池染的聲音,“冷總有事?”
平淡無味,越是這樣越撩撥冷子良的心。
他眸子緊了緊,低沉說,“我在你們公司樓下,你想知道席家的事,下來我告訴你。”
冷子良的左手握成拳頭,補上一句說,“不要拒絕我,池染,上次說了,你不能夠再拒絕我。”
池染看了眼坐在對面的席御宸,起身走出辦公室,來到休息區后,冷聲拒絕,“冷總,我正在開會,有什么事,你長話短說吧。”
“池染,你知道我的心,為什么要一直拒絕我?席御宸傷害你這么深,你都能夠不計前嫌跟他合作,對我,你為什么要這么決絕。”
冷子良怒吼,聲音震耳欲聾,池染微微蹙起眉頭。
她很后悔認識冷子良,這個男人沒有給她的生活帶來幫助,反而成了一種騷擾。
若是可以,她寧愿冷子良永遠消失。
池染意識到自己的陰狠,眸子再次蹙起,想到因為冷子良自己竟然變成這樣,心中怒意更甚。
“冷總這樣說,我們就更沒什么好談的,我對誰怎么樣,是我的自由,不需要冷總批準。”
池染淺笑,“我很感謝冷總前幾次的幫助,不過以后都不需要了。”
她說完,掛斷電話,轉過身,差一點撞進席御宸的懷里,池染緊眉不悅地往后退兩步。
席御宸沒想到她突然轉身,不然也不會靠得這么近,看到她滿臉的不悅,微微嘆息。
“我沒有其他意思,你不要誤會。”
“席先生還能夠說出這種話來,真讓人震驚,不過,不需要席先生這些場面話,我是不是誤會席先生心里明白就好。”
池染越過他要走出休息室,右手被席御宸拉住,她心中慍怒,眸子冰冷地看著席御宸。
席御宸沒有松開手,而是走到她面前,低沉說,“池染,你只可以因為我一個人不開心,絕對不能夠因為其他男人。”
霸道,但是根本沒用。
池染輕蔑一笑,勾起玩味地嘴角,“席先生這樣,不會是擔心在我心里的地位被人取代吧?席先生什么時候這么卑微了,淪落到害怕我連恨都不恨你了?”
席御宸挑起她的下巴,拇指指腹劃過她的紅唇,淡淡說,“是啊,面對你,我越來越招架不住了,池染,你說我該怎么辦好呢?”
低沉而又磁性的男性聲音沖破耳膜,池染有些失神。
席御宸緊了緊薄唇,低下頭印上她的紅唇,輕聲喃語,“你要知道,我為了你,真的什么都去做,你有這樣的魅力,池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