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306章
池染這么想著,又苦澀一笑,她跟席御宸的關系,根本不適合互相安慰。
他們應該是是針鋒相對的仇人。
想到往事,池染心里一片惆悵,她很矛盾,到底該怎么處理跟席御宸的關系。
兩人牽扯太多,她不確定斷絕來往是個好的處理方式,總覺得好像斬不斷這牽牽絆絆一樣。
但她恨。
“席御宸,你為什么要吞并池氏,為什么要傷害我的感情?”
池染扭頭看他,眼淚默默流下。
席御宸薄唇抿了下,抬手擦掉她的眼淚,深眸印著池染的倒影,他低下頭,在池染的額頭親了下。
“我不會處理感情,抱歉。”
席御宸摟住她,低聲傾訴,“孩子的事你不應該隱瞞,你應該像痛斥我吞并池氏那樣,來找我算賬。”
這樣的話,三年來,你就不用這么辛苦了。
席御宸心里嘆氣,摟住池染的雙手更加收緊。
池染茫然,如果三年前知道孩子是這個男人的,她真的會找他算賬嗎?
池染聽著席御宸強有力的心跳,不敢確定會不會這樣做。
夜色濃郁,霓虹燈映襯著東川市的繁華。
程明珠從席氏回到家就坐在房間落地窗邊,面無表情地看著放在地上的手機。
不多時,手機震動,她忙拿起接聽,“喂,現在說吧,找我這么急什么事。”
程明珠眸子空洞無感情,她話語透著五味雜陳。
那邊不知道說了什么,她點頭,應著,“嗯,是,是席御宸的孩子,我親自驗過DNA,沒有錯。”
耳邊傳來冷冷的笑聲,“看來程太太也不是單純的花瓶,只是用錯地方了,可惜了,三年前要是認識你,該多好。”
程明珠柳眉挑了挑,不耐煩說,“有事直接說吧,我沒空。”
對方話里話外都是嘲諷,她聽得出來。
這個世界上沒一個人是真心對她。
對方說了他的目的,程明珠冷眼中迸出怒意,她冷笑幾聲。
“你確定我會答應嗎?我這么恨他們,你覺得我會答應你?”
程明珠咬牙切齒,半響聽了那邊話,恨恨說,“好,我聽命令就是,就這樣吧。”
她掛斷電話,靠坐在落地玻璃上,外面射進來車燈,程明珠冷笑一下,沒有像以前那樣去看是不是席御宸回來。
對她來說,這個男人的事,都不重要了。
黎明的時候,劉師兄醉醺醺的把車停在路邊,一邊解安全帶一邊說,“王總的話,我記住了。王總也記住我們的合作,這次說什么都不能再自作主張了。”
藍牙耳機傳來王顯低沉的聲音,“放心吧,劉師兄,為了我們輝煌的未來,我不會亂來的。”
“那就好。”
劉師兄推門,下車嘀咕著聽不清的醉話往門口走。
他搖搖欲墜地走到門邊,突然不知道踢到了什么,差一點摔倒到地上,劉師兄罵了一句王八蛋。
透過黎明的亮光,可以辨認地上躺著的是一個滿身是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