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261章
池染進門,注意到屋內的窗邊榻榻米上放著李曉飛的外套,心頭一震,難道晚上李曉飛在這里過夜嗎?
“染姐。”
耳邊傳來李曉飛的聲音,池染回過神,對上席御宸審視的眼神,犀利中帶著探尋。
池染立刻避開眼,干咳一聲撓撓頭笑著。
“那個,我就是過來看看那席先生,順便感謝席先生的救命之恩。”
池染想離開了,她真不應該來,這樣的情況只讓她渾身不自在。
席御宸薄唇輕啟,“既然是救命之恩,那就要報恩對吧,池小姐。”
池染點點頭,下意識看向一旁的李曉飛。
李曉飛看看兩人,最后呵呵笑著,拿起桌上的餐具,“那個,我到我清洗這些,你們慢慢聊。”
她逃之夭夭,心里為自己的機智點了一個贊。
屋內的氣氛很尷尬,池染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想要離開,但是又不知道在怎么提出來。
最后她干脆就站著,靜等這個男人開口。
席御宸一直盯著她看,許久之后戲謔一笑說,“去打水給我擦身,昨天臟成那樣,渾身不舒服。”
“那個,不太好吧?我去給你找個護工過來。”
池染臉上泛起潮紅,她說著就往外走,被席御宸給叫住,為難地站在原地不敢轉過身。
兩人雖然曾經做夫妻兩年,也就是在離婚前一刻才有肌膚之親,說白了就是兩個陌生人。
池染怎么會給一個陌生人擦身,她做不到。
身后傳來席御宸吃痛的悶哼聲,池染剛才走進門口的時候,瞄到席御宸的病例,寫的是腰部受傷,需要平躺靜養。
她轉身看到席御宸竟然想下床,馬上過去阻攔席御宸,“席御宸,你不要命了是嗎?你不能夠下床,快躺回去。”
“我的后背很癢,渾身都癢。”
席御宸推開她皺著眉頭要下床,池染咬牙一下,應著,“我給你擦,你躺回去。”
池染緊眉,在心里安慰說只是報恩,是念在席御宸救她一命的份上,只要將他當成一個很普通的人就行,不要想太多。
雖是這樣想,但是等池染開始給席御宸擦身子的時候,才發現事情跟她想象的根本不一樣。
男人的背很健壯,肌膚的觸感透著毛巾,傳到她身上的每個毛細血管,再加上男人時不時側著頭撩撥兩句,她覺得她的血開始沸騰了。
十分鐘的事情,池染坐了將近半個鐘還沒有完成,席御宸卻很享受,并不催促她,而是時不時地翹起嘴角。
看著她泛起羞紅的臉,只覺得那叫一個賞心悅目。
上半身擦干凈,池染給他剛好被子,端起臉盤走進浴室,身后傳來席御宸的聲音,“腳呢?腳不用擦嗎?”
“席御宸,你不怕我一怒之下讓你沒有幸福的話,你可以再次要求。”
池染臉色通紅,咬牙懟他這么一句。
她逃也似地關上浴室門,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池染用冷水洗了好久自己的臉,羞紅依舊還在,心也跟著撲通撲通的跳著。
她閉上眼,告訴自己這個男人已經跟她沒有任何關系,他們已經離婚三年,從此只是兩個陌生人。
池染給自己洗腦。
叩叩。
門外傳來敲門聲,池染緊眉,正要問是誰,聽到池小七清脆的聲音,“媽咪,干爹問你是不是在里面睡著了。”
“沒有。”池染打開門蹲下身抱起池小七,親昵地捏了捏她的小臉蛋,微微笑說,“媽咪在里面清洗毛巾,七七昨晚睡得好嗎?”
池染從黎姿口中得知孩子在席家,本來擔心孩子的,黎姿說見過孩子挺好的,也就放下心來。
走出浴室,看到程明珠正在沙發上給席臨墨解釋席御宸為什么要住院的事,語氣柔和,跟以前的程明珠完全兩個人。
如果不是知道穿越只會出現在電視劇上,池染甚至懷疑程明珠是不是穿越了,身體是程明珠,但是靈魂已經不是原來那個人。
“媽咪。”
池琛站在席御宸病床前,見到池染過來,馬上走過抱住她的大腿,揚起小臉蛋看著她。
池染放下池小七,抱住池琛,柔聲安慰,“琛琛乖,媽咪昨晚沒有趕回來接你們放學,對不起。”
“媽咪,沒關系,干爹去接我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