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62章
池染的聲音終于讓席御宸回過神來。
他下意識地用右手抵唇,輕咳一聲,像是在掩飾什么。
沒有注意男人的動作,池染一邊關上筆記本,一邊拿起沙發上的外套。
隨意往身上一搭,池染說道:“今晚我就把七七他們接回去了。”
“接回去?”席御宸眉頭一蹙,“你不是要搬家?”
“是啊。”
“都要搬家了,你要把他們接到哪去?”
“接到哪去,”池染抬眸一笑,“和你有什么關系嗎?”
“席,總,裁。”
或許是之前工作太專注了,現下驟然放松下來,池染的語氣和眉眼間都透露著一股慵懶。像一只正在舔毛的貓,爪利牙尖,但是周身的軟毛又讓他們看起來有一種奇異的感調。
因為背光的緣故,池染原本明艷的面龐被光感模糊了,席御宸微微斂眸,瞳孔卻在那一瞬間縮小。
這一刻,席御宸不得不承認,他被驚艷到了。
只是,席御宸的想法從來都不在池染的考慮范圍之內,也因此,她錯過了男人俊朗面容上難得一見的失神。
“就這樣吧,席御宸。”將筆記本往身后一挎,池染說道,“我自己的孩子我會照顧好的,也請你多上心一下自己的孩子。”
說完也沒有管席御宸的反應,徑直準備走出去。
誰知道拉開門的一剎那,一只手忽然從后面傳過來,將那扇門抵住。
下一刻,和男人的氣息一起落在耳邊的還有那個低沉的嗓音——
“池染,你就這么有自信?”
“我自不自信,我還不太清楚。”
松開握著門把的手,池染轉過身去,看著高自己一個頭的男人,猛地鉗住男人輪廓分明的下顎,輕聲道:“但是,席御宸,我從回國見到你的那一天開始我就覺得......”
“你真的是,自信過頭了。”
因為姿勢的緣故,人的感官被無限放大。
席御宸看著被自己陰影籠罩住的女人,那股若有似無的清冽氣息在此刻愈發明顯起來。
有甘草的苦味,還有木質調的溫柔。
現在這種情況對于池染來說就過于曖昧了。
“你準備這樣到什么時候?”
率先松開手,池染挑眉,冷嘲道:“如果席先生的這只手不需要,我不介意幫幫席先生。”
“目前不需要,謝謝池小姐好意。”
池染的話聽著很強硬,但是席御宸卻明白這不過是氣話。
并不想真正惹惱池染,席御宸也松開了抵著那扇門的手。
兩人的距離被重新拉開,恢復成了之前的模樣。
無心和男人繼續糾纏下去,池染拉開會客室的門,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池染的身后,席御宸拄著拐杖,目光幽深地看著池染毫不留戀的背影。
“我們一定要這樣嗎?”
突然,男人的聲音在房間內響起。
低沉的嗓音帶著主人都未察覺到的些許情緒,傳到了池染的耳中。
席御宸只看見女人身形稍頓,卻也沒做更多的停留。
斂下眸,席御宸哂然一笑。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
雖然剛天黑不久,但是早春讓夜晚的水汽有些重,空氣中都有一股屬于水漬的濕漉漉的味道。
外套依舊是堪堪披在肩上,筆記本被主人隨意放在一旁。
池染獨自坐在醫院旁邊小花園的長椅上。
孩子們現在已經睡著了。雖然之前說要帶他們走,但是之后在醫生的勸說下,池染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畢竟孩子才是最重要的。
之前是準備回國處理事情,所以做的長住的打算,現在要搬家的話確實是個大工程。
再加上父親的事情才剛有些眉目,可自己的孩子卻接二連三出事......
想到那兩個至今未謀面的孩子,池染盯著暖黃色的路燈,有片刻失神。
事情道現在這個地步,讓池染有些疲憊。
“我們一定要這樣嗎?”
男人的話忽然在耳邊回響。
池染舉起沒受傷的那只手,手掌試圖遮住眼睛,路燈的光卻透過尚未閉攏的指縫間傾瀉而出,讓她下意識地把眼睛閉上。
半晌后,池染輕笑一聲。
很多事情,都沒有辦法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