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9章
他想問,話到了嘴邊卻硬生生咽下去。
隨即,背過去。
最后,喉嚨間冷冷哼出一聲。
“找完快走。”
池染根本懶得去覺察這男人的心思,低著頭,一門心思都在找那串手鏈。
忽然,驚呼出聲。
“找到了!”
凌亂的金屬架下。
一條銀色的手鏈在塵土中熠熠生輝,閃爍著耀眼的光芒。
池小七邁著小短腿,如風一般飛快跑過來,看見那條手鏈,眼睛一亮,大眼睛幸福的瞇在了一起:“就是這個,媽咪,小七給你帶上。”
池染伸出手,讓小七給她帶手鏈,猛一抬頭,對上席御宸毫不遮掩的打量。
此時,席御宸坐在不遠處的一張未來得及被收走的椅子上,視線視線在池染身上,帶著一絲玩味與霸道。
她臉上的笑容倏然收斂,柳眉輕挑,冷漠著聲音問:“好看么?”
話音落下。
席御宸嘴角泛起一抹弧度,緩緩站起身,一言不發向她走來。
男人周身氣息冷峻,帶著寒意。
強大的氣場,讓池染臉上瞬間閃過半分警戒。
“別過來,當心我叫了啊!”
池染下意識抱緊小七,色厲內荏。
席御宸沒理會她,走過她身邊,擦肩而過,目光直直落在那個巨大的金屬架上。
他蹲下來,緊緊盯著那個鐵架,表情漸漸凝重。
“連接處的繩子…是人為砍斷的,還有內場的監控,都被人破壞掉了。”
席御宸眉頭微微蹙起,聲音很冷。
眼中,閃過一抹寒芒。
池染怔住,還沒反應過來:“你說什么?”
但她剛問完就反應過來了,這次的事故,不是意外而是人為的。
而這次攝影的對象,是席御宸的一雙兒女,看來是席家的內斗了,可他們畢竟是孩子啊,怎么這么狠心!
池染能想到的,席御宸自然也能想到,如果孩子出了事,他就暫時沒有了繼承人,那他那個被放逐到海外的三叔就會被接回來......
“不知道池小姐愿不愿意幫我一個忙?”席御宸居高臨下地看著池染。
“不愿意!”
池然最討厭他這種高高在上的模樣,想也不想就拒絕了。
她可不想摻和席家的事情,那個女人還沒找到,她還得留著這條命給爸爸報仇,而且她還有兩個小寶貝需要照顧。
席御宸活動一下身體,眼睛掃過池小七又落在池染身上。
隨后,唇角緩緩彎起,玩味開口。
“聽聞,咱們池大設計師這兩年年風頭很盛,橫跨兩大行業,除了在珠寶設計領域獨占鰲頭外,在攝影行業也拿大獎拿到手軟…”
“池小姐這么優秀,要是這次出點什么事,開心的人應該也不少吧?”
池然眼皮跳了跳,她低頭看了眼打著石膏的手臂,“既然不知道他的目標是誰,那就都擺出來,試探一下,就可知一二。”
席御宸的動作倏爾停下,睜開了眼睛,卻見池染笑著對他點了點頭。
“好,明天我便會讓人散播消息,席臨墨驚嚇過度精神失常,而池攝影師......”他的目光又重新落回池染身上,充滿侵略性。
“就說池攝影師傷及大腦,送到醫院突然淤血擴散,暈迷倒地,搶救后送到ICU,至今未醒。”池染云淡風輕,幾句話就給自己安排好了下場。
“倒是對自己挺狠,正好,席家在醫院頂層有VIP病房,你住那里。”席御宸側目瞥她一眼。
席御宸看著眼前熟悉的臉龐,有一抹恍然。
他又想起當年他趁池家出事提出離婚時,她的那股狠勁兒,后背陡然升起一股涼意。
許久,他緩緩道:“那這件事就暫且你我二人知道,不要告訴其他人,尤其是程明珠。”
池染側目看他,有些驚詫。
“這種事,雖然知道的人越少越越好,但席少不至于連程太太也不告訴吧?她可是席臨墨的媽媽。”
池染看著懷中,摟住自己脖子睡得香甜的池小七,緩緩走近席御宸,對上他那雙冰寒的眸子,笑意依舊。
“曾經,席少為了程明珠可以離婚,現在卻不信任這個睡在你枕邊的女人。”
如刀般犀利的眼神瞬間落在她的身上,席御宸瞇起眼睛,“你想說什么。”
“席御宸,我們做筆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