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攤牌了周總老婆就是我 > 第八百七十八章 平行時空番外—被注射鎮定
  “這個莊園在W國屬于禁忌一樣的存在,沒有人知道它主人的來頭。”管家已經動用了所有力量調查這個莊園。

  至少目前,還什么都沒有查到。

  “奶奶!”周北競像想起什么似的,“千寧說,周南安說他自己叫任景業!”

  周老夫人看向管家,“姓任,順著這個線索再去查查。”

  管家迅速去調查。

  “奶奶,我們能不能先去找千寧?”周北競怕她有危險。

  算算時間,他們已經耽誤了一天多。

  也不知這會兒,他們有沒有給路千寧做手術,路千寧……害不害怕!

  “北競,要想徹底解決蘇麗娟,我們不能打草驚蛇,要沉的住氣!”周老夫人安撫著他。

  可他愈發著急,“那千寧怎么辦?她現在很可能有危險,我們不能不管她!”

  周老夫人蹙了蹙眉,半晌又說,“放心,她沒有生命危險的。”

  “那,那什么手術呢?”周北競急得不得了。

  “手術……一時半會兒應該也做不了!”周老夫人連哄帶騙的,壓下了周北競的焦急。

  周老夫人說得有道理,周北競知道,他也清楚地看出來周老夫人不會因為那一個手術就壞了好不容易挖出來的蘇麗娟的老底。

  他只能偷偷給路千寧發消息,給路千寧出謀劃策,讓路千寧裝病拖延手術。

  而他也在想辦法,一旦路千寧真的遭遇了危險,他絕對不能聽奶奶的!

  ——

  晚上下了大雨,路千寧的機會來了,她穿著睡衣就跑到雨里淋了半夜。

  今天蘇麗娟特意來看她,看到她養得面色紅潤很滿意,說了做手術這事兒。

  說是一個切除闌尾的小手術,讓她以后再也不會得闌尾炎。

  但是路千寧根本不信,她表面上抗拒了一下,蘇麗娟就變臉了。

  然后她就趕緊假意同意,之后正想給周北競發消息求救,就看到了周北競發來的短信。

  知道周北競他們已經來了W國,路千寧提著的心落下,開始想辦法生病。

  淋了大半夜,凍得臉色發白,第二天一早就不出意外地重感冒加發燒了。

  蘇麗娟匆匆趕來,推開正在給她看診的醫生,“你是故意的?因為不想做手術?”

  “不是。”路千寧矢口否認,眼眶一紅,熱淚落下來,“我想我奶奶了,昨天……是我奶奶的生日。”

  她早就想好了措辭,哭起來很真實。

  又打量了她幾眼,蘇麗娟明顯不耐煩,但還是耐著性子說,“等我們這次回國,只要你聽話我就帶你去見你奶奶,多喝點兒水配合醫生早點兒把病治好了,不然耽誤手術的。”

  路千寧點點頭,“知道了。”

  “你得早點兒做了手術,等我們回國的時候就沒什么影響了,不然要休息很長時間呢。”蘇麗娟又說了句。

  仍舊是很乖巧地回答了她之后,路千寧就不再吭聲。

  任由醫生給她打了針,聽著蘇麗娟用流利的英文跟醫生交流了什么。

  醫生有些詫異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又恢復了正常,“OK。”

  路千寧想,或許是蘇麗娟說了讓醫生給她用盡快好起來的烈藥,醫生才會那樣看她?

  但當她打完點滴,就開始渾渾噩噩,一直沒有清醒之后,才意識到是蘇麗娟讓醫生給她注射了鎮定劑。

  能察覺到身邊有人,也能察覺到有人給她擦身體和喂水,她還被插上了胃管。

  除了睜不開眼皮,渾渾噩噩像做夢之外,她潛意識里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兒。

  迷迷糊糊醒了就開始焦急,就像靈魂被困在身體里,沒有任何辦法反抗。

  三天后。

  周北競急了,“奶奶,我已經三天沒有聯系上千寧了!”

  “北競,不能急。”周老夫人面色凝重,“住在那里的,不是什么好人,我已經聯系了國際刑警,只有他們能幫我們!”

  “那千寧怎么辦?”周北競反問,“千寧都是被我連累,才變成今天這樣的,我不能棄她于不顧啊!我們沒有時間等了!”

  他甚至都懷疑,路千寧已經被動了手術!

  她的手機是不是也被人家發現了?

  各種壞念頭涌出來,周北競恨不得現在就到那莊園里去看看!

  “奶奶跟你保證,一定會讓路千寧安然無恙地活著出來見你!”

  活著?他要的哪里是路千寧活著而已?

  可看到周老夫人不容置疑的樣子,他只能扭頭回屋去想辦法。

  這兩天,他多少聽到了一些關于任景業父親的事情。

  是個國際通緝的大毒梟,隨便闖進去的話,指不定那莊園里有多少炮彈能炸得他魂飛魄散呢!

  可就這么坐以待斃,安慰自己路千寧不會有生命危險,他根本坐不住!

  對方如此危險,奶奶沒有調查清楚所有的事情,沒有完全的把握不會救路千寧的。

  可他不能等……

  半小時后,周北競悄悄溜出家門。

  他帶著手機,一路靠著手機上中英文翻譯,打車到的城堡莊園。

  看到偌大的城堡,他縮在角落里等了好久,才等到了一個機會。

  兩個修剪草坪的工人朝這邊走來,隔著黑色的柵欄,周北競先用蹩腳的英文跟他們打了招呼,然后又拿出手機打聽,這里面是不是有個Z國女孩。

  他十六七歲,在這些工人眼里還是小孩子,何況蘇麗娟帶路千寧回來沒有過多的解釋或者下什么命令,他們便直接告訴周北競,是有這么個人。

  周北競問他們能不能幫忙把路千寧喊過來,他們是好朋友,但是不要告訴這里的主人,因為這兒的主人不允許他和路千寧做朋友。

  外國人很開放,以為是小孩子早戀了。

  他們也并不熟悉這莊園里的主人究竟什么來頭,只知道女主人確實是Z國人。

  猜測,或許路千寧是女主人的遠房親戚,在國內帶到這兒為了杜絕和這男孩見面?

  具體怎么想的,周北競不知道,他只知道這兩個人同意了去幫忙轉告路千寧。

  一個人去了下人住的別墅,找了照顧路千寧的下人交代了一句。

  那下人也不清楚路千寧和蘇麗娟什么關系,只知道蘇麗娟不讓路千寧隨便見人。

  所以那下人直接拒絕了。

  被拒,周北競不意外,但他猜出來路千寧住在哪個別墅。

  那別墅周圍沒有保安,里出外進的都是下人,這樣也好,方便他打探里面的情況。

  被拒絕后,他跟那兩個修剪草坪的人道謝后就走了。

  跑到離那棟別墅最近的小樹林里,爬上一棵樹用望遠鏡打量。

  很快就看到了一個房間,大白天的拉著窗簾,不過風吹進窗戶把紗簾吹起一些,路千寧蒼白著臉色,嘴里被塞了醫用管子的景象把周北競嚇壞了。

  他差點兒沒在樹上掉下來!

  路千寧那是——已經被做手術了?

  他來晚了!

  可路千寧為什么還沒醒?手術出現意外,生命危在旦夕?

  各種念頭讓周北競心急如焚,他又繼續觀察,在小樹林里一待就是兩天。

  然后他就發現了蹊蹺之處,這期間路千寧一直沒醒,她沒上呼吸機說明不算病種,能自主呼吸。

  只是被下了胃管進行流食補充身體營養。

  每隔幾個小時,會有醫生給路千寧注射一支藥劑,那是路千寧接觸的唯一藥物品。

  他很快就猜測,那是鎮定劑,才會讓路千寧一直醒不過來。

  思來想去,他將聯系周老夫人的手機開機,下一秒電話就打進來了。

  “北競,你在哪里!”周老夫人焦急又生氣的聲音傳來。

  “奶奶,我好得很,我需要您做一件事情,這個莊園里有個醫生每天十二點鐘過來,應該不是莊園的醫生,您看能不能買通,他在給千寧注射鎮定劑!”

  周北競手上沒有實權,只能找周老夫人。

  周老夫人深呼吸一下,調整狀態,“有什么事情,你先回來再說!”

  “千寧不回去,我就不會回去!您不按照我說的辦,我現在就沖到莊園里去!”周北競被逼無奈,只能威脅周老夫人。

  “你——”周老夫人被氣的說不出話來。

  良久,她還是妥協了,“好,我這就找人……”

  周北競也不是魯莽的人,看蘇麗娟和周啟山這么光明正大的在國外分居甚至分家,肯定是從未想過會有人知道他們的關系。

  打一個措手不及,未嘗不是好事!

  事實證明,周北競的猜測是對的。

  莊園里的醫生是臨時雇傭來的,為了給路千寧看病,周老夫人的人重金砸下去,很快那人就答應了不再注射鎮定劑。

  再次去的時候,給路千寧注射的是解藥,順便把周北競寫的一張小紙條放在了路千寧手心。

  漸漸清醒過來的路千寧像是獲得了重生一般,動了動手就發現了手心里的紙條。

  她迅速打開,看了一眼就忍不住掉淚。

  周北競讓她繼續裝睡,還告訴她已經買通了醫生,不會再注射鎮定劑。

  路千寧的手機藏起來了,帶著胃管不能下床,她只能等下次醫生再來時,請求醫生幫忙把手機拿過來,終于重新聯系上周北競。

  先告訴周北競她的身體很好,還沒有被動刀子,接著就忍不住哭著問,“北競哥,我什么時候才能離開這里?”

  「啦啦啦,寶子們別急哈,新書差不多二十號左右跟大家見面,到時候捧場哦~人物夢幻聯動+攤牌書中出現的林清越等一些人物,都會出現在新書中給完美的結局?(′???`)比心記得支持哈」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