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太陽的反面也溫暖 > 第114章 市里的保安
  原來蘇小九剛走到三樓,就想起來一件事兒。之前她擺攤不是被一對惡夫婦欺負了嘛!當時那個男的調戲她,把她的衣服扯壞了。

  何再勇趕過去后,給她買了一件,就是她現在身上穿著的這一件。她最近也不敢再去哪個付了費的攤位賣吃的了,干脆推著小車去擺地攤。

  擺地攤雖然有時也會被一些老攤販欺負,也會經常被穿藍色衣服的人追著到處跑。但是可能是看她長得漂亮,很多穿藍色衣服的家伙即便逮到她,也都沒有沒收過她的東西。

  還有好些個家伙,會故意找機會和她聊天;有些還會和她要聯系方式;有些還直接把自己的號碼寫在紙條上,在沒人的地方強行塞給她。

  但是如果出攤的是男人,或者是那些長得丑的女人,或者是年紀大的,就沒那么幸運了。大多是只要被逮到三次,就開罰單,如果不給錢,就把人家擺攤的工具拉走。

  要是有那個家伙不識趣,膽敢反抗,人家一個電話,就會來幾十甚至上百人。那場面是相當壯觀的,誰看到都得害怕的!

  不過蘇小九也有運氣不好的時候。萬一被穿藍衣服的女人抓到,就不會對她客氣了!輕則被罵,重則被罰款。不過還好穿藍衣服的女人不怎么多,也就遇到過一兩次。不然她賺的錢,可能還不夠罰。

  蘇小九現在身上攢了一些錢,剛剛想起來何再勇給她買衣服的事情,想著要把錢還給他,才又折返下樓去的。

  下樓后,就聽到秦雨為了她開口借錢。那可是20萬啊,那么多的錢啊!她有些震驚和不敢相信,所以一下子陷入了恍惚,便沒走過去和兩人說話了。

  一直到兩人說完話,上了車,她才清醒清醒。她走到大門口,呆呆的站在那里,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十幾分后,之前因為欺負她被秦雨堵在廁所打的那兩個家伙正好回來。看到她站在大門口一動不動的發著呆,都有些猥瑣的笑嘻嘻的看著她。

  一個男的經過她身邊時,還故意去蹭了一下她的右胸。她突然爆發,生氣的一把抓住男的,使勁往旁邊的鐵門上推過去,鐵門瞬間發出巨響,門上沉積的灰塵也紛紛揚揚的散落下來。

  “我警告你們兩個,以后如果再欺負我,我就殺了你們!”他用盡了所有力氣,吼出了這樣一句話。

  這個點,大家都下班回家了。低樓層的住戶聽到巨大的鐵門聲音和女人的嘶吼,都打開門出來想看看熱鬧。

  兩個流氓看到不少的住戶出來圍觀,又看到頭上有個監控,只好罵罵咧咧的走了。兩人都覺得她瘋了,想不通她怎么和平常那個看起來很好欺負的、膽子很小的女生不一樣了?

  晚上回去后,秦雨就把最近幾天發生的事情和蕭然然以及她的爸爸媽媽詳細的都說了一遍。

  聽到他的描述,蕭然然一只手撐著下巴,一只手放在桌子上,滿眼崇拜和寵溺的看著他,她的眼睛看起來閃閃發光的。

  聽到有些驚險的地方,蕭爸爸和蕭媽媽都緊張得不行。得知他如此勇敢的幫著抓到了壞人,都為他驕傲;知道了還有獎金,都為他開心。

  秦雨也隨即提出來借錢的事情,倆老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他。

  第二天,他就拿蕭媽媽給他的卡,去銀行取了錢,找何再勇去了。

  何再勇中午休息,和他一起去找了蘇小九。她正在出攤,兩人找到他擺攤的地方。正好沒吃飯,她賣的就是小吃,便給兩人做了涼面和春卷。

  沒地方坐,兩人便在她小攤子后面的花壇上坐下,邊吃邊夸她手藝好。

  這時一個穿藍衣服的男的走了過來,又尋她要號碼?

  蘇小九不想理他,說道:“不好意思啊,我有男朋友了。”

  “有男朋友沒關系啊,他反正也養不起你,要是你男朋友有出息,你也不要出來拋頭露面的是吧?再說,我又不是讓你和他分手,我倆悄悄的,他也不知道。”

  “你走吧,你影響我賣東西了。”蘇小九已經被他糾纏很久了,有些煩。

  “我每個月給你一千塊錢,一個星期你和我在一天就好。還有以后你在這片兒做生意,我敢保證不會有人追趕你……”

  “你有病吧?”蘇小九不想忍了,直接罵道。

  “你媽的,給你臉了是吧?要不是我照顧你,你這樣的小老百姓能賺到錢啊?你信不信,我現在一個電話,就可以叫人來把你小攤收掉……”

  “叔,你看戲啊,快管管啊!”秦雨實在看不過去了。

  “你小子急什么急,沒看我執法記錄儀開著的嗎,等我吃完不行啊?”

  何再勇終于吃完了最后一個春卷,他把垃圾盒遞給秦雨,站起身來,一把拉住正打算推車離開的蘇小九。

  “你是哪個保安公司的,麻煩你不要阻礙我工作,不然我有有權利把你抓起來!”

  男人看到何再勇拿著個記錄儀拍自己。他以前做過幾年保安,知道好多保安公司都會用這種記錄儀,便把他當成保安了。

  何再勇沒搭理他,走過去把他歪歪斜斜的帽子拿下來,給他帶正。漬漬漬的指著蘇小九問他:“你說他是小老百姓,難道你不是小老百姓嗎?”

  “你干嘛?我警告你第一次,離我遠點,不然我將對你采取強制措施了!”

  “漬漬漬,好厲害好厲害,你穿了件藍色衣服你就忘記你自己也是無產階級啦?你就忘記你爹媽,你兄弟姐妹,甚至你自己,都是和他們一樣的啦?這么胡作非為的!”

  “我警告你第二次,馬上給我滾,不然我將對你采取強制措施!”

  “漬漬漬,真了不起,來吧,對我采取強制措施嘛!”何再勇把雙手遞到男人面前。

  男人看嚇不到面前的男子,有些慫了。他們一天干的都是些欺軟怕硬的事情,遇到不怕死的就躲著,遇到膽小的就往死里整。

  看他有些慫,何再勇又說道:“噢,不好意思,我忘了你沒有工具,沒事沒事,我有,我有啊,你等等……”

  何再勇把身上的手銬摸出來一個,遞給他,說道:“來來來,你既然這么厲害,那我借你一個,你對我采取強制措施嘛!”

  蘇小九看何再勇上去后,便退到后面去了,她實在不想看到這個種馬男。

  男人看到手銬,瞬間慌了,有些結巴的說道:“保安……,保安也有手銬啊?”

  “是啊,我就是保安,級別可比你低多了,你不要害怕啊!”說完把自己的證件給他看了看。

  “啊!你是市局的?”

  “是的,市局的保安!”

  他身子一下子軟了,差點摔倒在地上。看到在后面和一個男生坐在一起看他笑話的蘇小九,他滿腦子問號。想不通她怎么有這么硬的后臺還出來擺攤?

  何再勇也不想再和他說廢話,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后,便帶著蕭然然和秦雨走了。

  他們走后幾分鐘,還沒完全清醒的男人電話突然想了起來。他急忙接通,輕微的茍著腰、諂笑著說道:“姐夫你好啊,吃中飯沒有啊?”

  “吃你妹,傻屌,你被開除了,立刻回隊里收著你的東西給老子滾,真是爛泥扶不上墻……”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尼也的太陽的反面也溫暖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