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太陽的反面也溫暖 > 第98章熟悉的聲音
  聽到老頭子的話,兩夫婦氣的不行,男人直接隨手拿起一個框子就扔過去,女人則罵道:“死瘸子,你又出來放屁,要不是大錘說過,顧客看你是殘疾人,喜歡同情你,買你的東西;加上你上交的‘管理費’是最多的,我們早把你趕走了。一個大傻子,還真以為大錘是對你好,自己多交了那么多錢,還不知道!……”

  老男人嘆了嘆氣,沒有說話,轉身消失在人群中,因為他早就看不慣這里的很多現象,亂收費用卻不會被懲罰的大錘,裝模做樣就知道收錢卻不管事的那群畜生,江家夫婦這種自身很可憐卻還欺負其他可憐人的可恨的人!

  現場看到老頭子離開的攤販,都以為是他知道自己得罪了江家夫婦,才被迫離開的。都覺得他傻,一個殘疾人,和人家有“本事”的人爭斗什么呢?生活這么難,忍氣吞聲,活下去不就好了嗎?至于那些所為的良知、尊嚴,在如今的金錢世界,誰還在乎呢?!

  可是誰也不知道,這些自以為看透世事的人眼中的弱者老頭,其實是一個老兵,暗藏一身赫赫功名!人家的退休工資可不低,他出來擺攤,也純屬是因為閑不住;他賺的錢,也都是匿名的捐出去了。即便他知道,他捐出去的錢,可能會被那些“蛀蟲”拿走,但他有一個近乎偏執的信念,妄想著自己捐出去的那點點錢,能讓“蛀蟲”滿足一些,然后放過底層那部分善良的、遵紀守法的、腳踏實地的、認認真真生活的可憐人!而不要因為覺得他們好欺負,就使勁逮著這群人“薅”;而面對那些該被“薅”的壞人,又使勁縮著個脖子!

  何警官和大家匯合,還自掏腰包,請幾人在周圍吃了個廉價的火鍋,不過味道還不錯。

  吃完飯后,大家才各自回家去。

  到家后,蕭然然急忙找出醫藥箱,拿出云南白藥給秦雨,讓他擦肩膀。她其實一直都擔心著秦雨,不過她知道他不會在意這點小傷痛,知道他也不想讓其他人擔心,所以就一直忍沒問他。她想幫雨哥擦的,但是她又不好意思,覺得難為情,畢竟他受傷的地方在肩膀上。

  秦雨輕輕的、溫柔的拉了拉她的手指頭,然后拿過藥往臥室里面去了。

  蕭然然有些累,她打開電視,想看看新聞。電視上正在播放前幾天發生在客車上的一起殺人案件,看客車上提供的監控畫面,雖然打了馬塞克,但依舊覺得血腥……

  秦雨擦好藥,聽到電視里面有一個熟悉的聲音,他好奇的走到電視前,不過看到的確是廣告。

  “然然,你剛剛在看什么呢?我怎么覺得電視里有個女人的聲音很熟悉?”

  “哦,是一個女人正在接受采訪,不過我也覺得她的聲音有些熟悉,好像在那里聽過。”

  “會不會是我們認識的?”

  “看不出來,打了很厚的馬賽克。”

  “她怎么了嘛,我怎么聽到哭得很傷心啊,出車禍了嗎?”

  “好像是有個光頭和黃毛男人在客車上調戲她,說了些亂七八糟的話,然后她老公就把那個光頭男殺掉,那個黃毛被嚇得跳車逃跑,卻被經過的車輛碾死在高速公路上了。她老公也因為殺了人,畏罪而跳橋自殺了!橋下是一條大河,現在警察好像都還沒找到尸體……”

  蕭然然說話的時候,秦雨腦海中浮現出了他爹的樣子,不過很快他就打消了這種荒唐的想法,畢竟在他的記憶中,他爹是一個畏畏縮縮的、很懦弱的人,怎么可能殺人嘛?他想想都覺得佩服自己的想象力。

  就在這時,兩人聽到蕭爸爸和蕭媽媽從菜場回來,便出門去迎接,順便幫忙拿些新鮮的蔬菜和水果進到家里。而此時電視上的廣告已經放完,接下來播放的是公交司機接受采訪,他告訴記者:他和兇手是小時候的玩伴,自己答應他的事情,會幫他完成,但是現在高一年紀的學生已經放假,他去過學校,沒有找到人,后續一定會關注開學時間,到時候再把東西交給他的孩子……

  幾人進到家里,講了一些話,都沒人在意電視上的內容。

  第二天是周末,菜場最忙的時候,秦雨和蕭然然沒有再出去做兼職,而是去菜場幫忙。別說人還真多,兩個人忙得汗水直流,都沒怎么休息;不過有兩人幫忙,蕭爸爸和蕭媽媽倒是輕松了不少。四個人一直忙到中午飯點,蕭爸爸去給秦雨和然然買了炸雞飯、漢堡、還有飲料;他和蕭媽媽則是隨便打了個幾塊錢的快餐,還說是因為快餐好吃。

  秦雨看然然滿眼心疼的樣子,便悄悄在她耳邊說了一句話,隨即便看到她的臉上露出了一個淺淺的酒窩。原來秦雨叫她和自己去把兩老的快餐搶過來,說干就干,他和然然趁著不注意,一下子搶走快餐,然后留下自己的吃食,便笑著跑遠了。

  蕭爸爸和蕭媽媽都還沒反應過來,便已經看到秦雨和然然跑到稍遠處,蹲在地上傻乎乎的笑著,接著便開始吃起快餐來,期間還看到秦雨把自己餐盒里的幾片瘦肉都夾給了然然。兩老明白過來,帶著對兩孩子滿眼的寵溺,相視著會心一笑,然后拿起漢堡,幸福的吃了起來。

  而現在,昨天那個被欺負的女生,正在醫院媽媽的病床前發著呆呢!她昨晚上想了一夜,實在是不認識秦雨這個人啊,可是他怎么就認識自己的呢?不但知道自己的名字,還知道自己的年齡,甚至還知道自己的學校及班級。

  “九兒,苦了你了,是媽媽拖累了你,媽媽對不起你啊?”病床上的女人滿臉蒼白,插著各種管子,吃力的吞咽著口水,用力的說出來一句話。

  女生急忙小心的避開女人手上的針管,抓著她的手,說道:“媽媽,你不要胡說,你一定會好的,我不能沒有你啊!你安安心心的養病,錢不要擔心,我賣的炒飯生意可好了,每天都能賺不少的錢,而且那里的人都對我特別好,還教會我好多東西呢,加上我們學校也幫我籌款,已經籌了好多錢了……”

  她把媽媽安撫好,出了醫院,撥通了昨天秦雨留給她的電話。昨天她被嚇到了,沒怎么說話,只是分別的時候主動要了秦雨的電話,她現在想去找他,問問清楚,對方怎么會認識自己的。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尼也的太陽的反面也溫暖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