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太陽的反面也溫暖 > 第47章 神秘人現身
  繩子綁得太緊,女人解了半天都沒弄開,最后還是在房間里找到了一把小刀,才把繩子割開了。

  秦雨轉過身,把手輕輕放到女人肩膀上。

  “你這小鬼,還挺上道啊!”女人話剛說完,就感覺肚子處傳來一陣鉆心的痛。原來秦雨已經把她手里的小刀奪過來,扔到里面的床上。接著給了她一個膝頂,外加一個黑虎掏心。本來想給她頭上來個肘擊的,但看她是一個女人,怕不小心將其打死,所以留了手。雖然說,這女的做事確實是比較荒唐了,但也罪不至死嘛!

  女人已經被打得沒啥力氣,無法再反抗了。秦雨急忙撿起一張毛巾破布往她嘴里塞,然后用剛剛那根捆自己的繩子把她綁在了床頭上。

  “大寬,里面動靜好像有點大,不會出事吧?”一個男的聽到房間里的響動,有些警覺。

  “能有啥事?他只是個學生,就算他有種動手,也不可能是羅姐的對手,少給老子一驚一乍的,沒點出息!”叫大寬的男人坐在一張桌子的邊角上抽著煙,沒好氣的說道。

  秦雨用女人的手機打了報警電話,但由于他不知道地址,接警員叫他不要掛電話,她們會想辦法找到他,叮囑他盡量拖延時間,保護好自己!

  把電話放在旁邊,秦雨在屋里翻找起來,他想看看有沒有紅墨水之類的,結果居然找到半罐有些變質了的番茄醬,這可比紅墨汁好用,不怕弄到皮膚上洗不下來。他把番茄醬涂到自己的衣褲上、臉上、手上、還有那把小刀上,盡量看起來逼真!他得預防幾個人發現他控制了女人。他隨時注意著外面的動靜!

  接下來的一小段時間,大寬覺得太安靜了,他叫人去看看情況。一個男的往里間走過去,然后敲門問話。秦雨怕幾人發現他反制了女人,然后用蕭然然逼他就范,為了保護蕭然然,他得想辦法拖延時間。

  他決定主動出擊,他極快的打開門,一個正踢,把男人踢得往后退了幾步。有了擊打距離后,他急忙上步加了個左腿的劈掛,接著就是一個右擺拳,男人便摔倒了。為了保險,他又上前往男人臉上補了一拳。

  幾人看到他的身手,都被嚇了一跳,這明擺著是懂點功夫的嘛!再看到他滿身的血污,都預感大事不妙。

  他們就是幾個幫人收賬、協助雇主幫其威脅他人的混子,不到萬不得已,他們也是不會輕易鬧出人命的,畢竟他們也是為了求財!

  “小雜種,你把羅姐怎么了?”大寬已經從桌子上跳下來了,問道。

  “我把她殺了!你們最好馬上放我走,我已經用她的手機定位了這里的地址,然后報警了,警察很快就來,你們一個都跑不掉,你們的照片也被我悄悄拍下來,用扣扣發給了我的所有親戚、朋友、同學、老師了。”秦雨胡謅道。

  “寬哥,這小雜種要是真把羅姐弄沒了,那我們怎么辦?”說話的男人有些六神無主。

  “寬哥,要不我們跑吧,我可不想再去監獄了!”男人說著,眼里滿是恐懼。

  幾人后面的一個男人也看了看叫寬哥的男人,等他拿主意。

  “你們慌什么?這小雜種說什么,你們就信什么啊?豬腦子啊!”叫大寬的男人定了定心神,呵斥道。

  “小雜種,你說你定位了這里的地址,那你告訴老子,這里是那兒?還有你都不知道羅姐的開機密碼,怎么拍的照片,怎么發的扣扣,你要說不清楚,我廢了你!”叫大寬的男人開始質問道。

  “老子就不告訴你,不服氣你過來,我分分鐘就能把你送到閻王殿,等你下到陰間,要是我也玩完了,到時候我再把你送到十八層地獄去!”秦雨盡量讓自己表現出無所畏懼的樣子,慫歸慫,氣勢可不能輸,誰叫他是個男人!

  幾人看他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氣勢,都有些頭皮發麻,他們就害怕遇到這種膽子大,不要命的主!

  “去個人把他給我弄過來!”大寬開口道。

  站前面的兩個人,有些畏畏縮縮的向前走去,秦雨把手伸到褲子里面,拿出綁在小腿上的一根中小號的雙截棍。這是他為了保護蕭然然,早早就買好,且一直悄悄帶在身上的防身器材。

  他先來了一個舞棍,嚇得兩人連連后退。

  “四子,你去收拾收拾,這家伙年紀雖然不大,但看樣子還是有點功夫,這兩個廢物怕不是他的對手。”叫大寬的男人轉身對著后面的男人說道。

  男人走過來,把身上的夾克脫下,扔到了地上。

  秦雨一看這家伙的格斗式,就知道他是個練家子。自己現在十八歲都還沒滿,和男人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他飛快的想著辦法。

  “你看我小,就瞧不起人是不是?我拿了武器,你空手

  “你看我小,就瞧不起人是不是?我拿了武器,你空手過來,還有沒有點武德了!看你也是個練武之人,怎么連尊重都不給你的對手?去找個武器過來,不然我不和你打。”秦雨故意把雙結棍合起來。

  男人以前是在武館當陪練的,有些實力,剛剛本來也是想找根棍子的,但是自己平常就愛和別人吹牛皮,說自己有多牛掰!他害怕現在自己去找棍子,被其他幾人笑話,畢竟這對付的只是個未成年而已,所以他才硬著頭皮上的,其實心里也是虛的一批,這就是典型的死要面子活受罪啊!

  現在聽到秦雨這樣說,頓感如釋重負!要是讓他拿著武器,他絕對能十招內拿下對方,畢竟功夫再高,也怕菜刀嘛!在實戰的搏斗中,手上有家伙和沒家伙完全是兩碼子事兒,所以有了武器,他就有了必勝的信心。

  “你個小雜種,事情還真多,等老子去拿根棍子來!”

  男人故意表現出很不屑和很不耐煩的樣子,轉身準備去找武器。

  他剛轉身,秦雨瞅準時機,直接用雙節棍打到他右腿膝蓋的側面,男人疼痛之下,反應也是極快,原地一個后擺,要不是他的膝蓋被打傷了,導致下盤不穩,那秦雨肯定就當場被他踢飛了!

  利用武器的優勢,秦雨連續發招,對方連續讓開了好幾次,沒讓開的都被他用雙臂給擋開了;眼看著他就要逼近了,秦雨急忙使出全力、拼命的控制著擊打距離,途中還被對方一個擺拳掛到臉上,好幾次出腿都差點踢掉他手里的雙截棍,還好他防守得異常謹慎。僵持一番,各有損傷!終于在對方一個起腿的瞬間,速度就慢了那么一丟丟,估計是他膝蓋受傷疼痛導致的。秦雨急忙抓住這個機會,切到空擋的安全位置,用了李小龍的一個經典動作截腿踹,重重踢到了對方受傷的膝蓋上,對方身體重心一下子不穩了。秦雨乘勝追擊,急忙使出了一個泰式飛踢,把男人蹬得倒退了好幾步。重新控制住距離,他又是一連套的雙結棍組合攻擊。對方終于抵擋不住,摔倒在地,敗下陣來!

  男人看秦雨準備繼續向他進攻,嚇得急忙拍地認輸。

  他的兩只手臂已經被雙截棍打得沒有知覺了!秦雨看他已經沒有什么戰斗力了,便沒再上前,放過了他。

  “媽的,兄弟們,抄家伙,一起上。”大寬怒了,雙拳難敵四手的道理他還是懂的!

  幾人急忙隨意拿了個家伙什,便沖過去群起而攻之了!

  幾分鐘過后,秦雨就被幾人干昏過去了!昏過去的瞬間,他絕望的眼睛看向了蕭然然,心里面、腦袋里面,都祈禱著警察快點來。

  “媽的,這小雜種還真是太野了!哎呀,我的頭…”一個男人抱著自己的頭。

  “老子的臉都被他打腫了,好痛!”另一個男的歪著半邊嘴巴說道。

  “少給我廢話,像個爺們兒不行啊?去看看羅姐怎么樣了。”大寬也摸著他的一條胳膊,說道。

  幾人急忙沖到里間,發現女人被綁在床頭上,嘴里塞著一張毛巾。

  看到沒鬧出人命,三個還站著的人,都松了一口氣,暗暗在心里謝天謝地一番!

  他們把羅姐解開。

  “羅姐,沒事吧,你這事情鬧得雞飛狗跳的,我兩個兄弟都受傷了,你得給我們加錢,不然后續的事情我們可不管,這家伙可是說他已經用你的手機報警了,你快看看。”大寬對著女人說道。

  女人緊忙去翻找自己的手機,發現手機正在和幺幺零通話中。幾個人看到,都被嚇得大氣不敢出!警察那邊好像也發現了幾人的異常,直接在電話里喊話道:“我們已經定位了你們的地址,我們的同事也會馬上趕到,現在我們又采取了你們的聲音,請你們務必冷靜、理智的保護好報警人的安全,不然法網恢恢,疏而不漏,你們必定難逃法律的制裁!……”

  女人被嚇得急忙掛斷電話,說道:“快跑啊!”

  “跑啊!”之前害怕自己再進監獄的男人也說道。

  一群人出了里間,準備跑路。卻發現蕭然然旁邊坐著一個面具人,一身黑色,手里拿著一盒純牛奶,正自顧自的用吸管喝著。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尼也的太陽的反面也溫暖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