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太陽的反面也溫暖 > 第46章 荒唐的羅姐
  老王嗤著口大黑牙,站在講臺上,滿臉春風得意。

  他說自己都好幾年沒有和同學們去出游了,這學期沾了大家的光,他祝賀并感謝著大家!

  他還信誓旦旦的承諾,以后但凡同學有不懂的數學題,全天都可以在扣扣學習群里面找他,他保證教會大家,教不會決不罷休!

  接著他還批評了那幾個成績沒有進步的同學,相比較老李有分寸的提醒,他都快趕上罵人了,比如說幾人自欺欺人、掩耳盜鈴、拖后腿、不知所謂、沒有上進心……。

  要是以前,老王可能也會恨鐵不成鋼,但是應該不會說這么過火的話,這幾個家伙,那是真敢和他對著干。可現在有秦雨在,“壞人”還需“狠人”磨嘛!他腰桿子也直了一些,希望用這種他認為對的方式來罵醒幾個人,想著讓他們能知恥而后勇!

  對于老師這個職業群體,但凡里面是有一丁點責任心的,那都是可愛、偉大的,畢竟相對于以后社會上的“見不得人好”的人性,他(她)們是真的希望自己的學生好,能學到更多的東西!

  下午放學,蕭然然想去逛逛街,她今天得的獎學金可是不少哦!

  到了街上,兩人買了甜筒的冰淇淋,邊吃邊逛,她的一只手一直拽著秦雨的衣服。

  蕭然然給她爸爸媽媽各買了一套衣服;又給秦雨和自己買了同一款式的運動鞋和有一樣圖案的襪子,然后兩人便去了休息區,買了鮮果汁。

  “還逛嗎?然然。”秦雨滿臉愛意的看著她。

  “不了,雨哥,我想買的東西都買好了,休息一下,我們去看看那邊小水池里面的小魚和烏龜,我好喜歡。”蕭然然應該是那種少有的不太愛逛街的女孩子了,她去商場一般都是有目的性的。

  喝完了果汁,兩人去逛了小水池。中途趁蕭然然上洗手間的間隙,秦雨做了壞事。

  看她從洗手間出來,秦雨把自己喝鮮果汁的杯子遞了過去。

  蕭然然接住后,發現是一只小烏龜和兩條小金魚,可開心壞了。她滿臉喜色,不停的用一根小手指去觸碰它們。

  她一直認為這個烏龜和魚僅限于觀光使用,是不能買的。

  “雨哥,你怎么知道這個是可以買的?”蕭然然好奇的問道。

  “這是…,我偷的!”秦雨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他確實問了商場的工作人員,人家說這是觀賞用的,沒人賣。為了博美人一笑,他只好調皮了!

  “啊!”蕭然然有些驚訝的看著他,一根撥弄小金魚的手指停了下來。

  “然然,你要是不開心,我們可以還……”秦雨怕她生氣,想說可以還回去,可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了。

  “雨哥,我們快走吧,等下被抓到了,就得還回去了。”說完,拉著他就往外面走,還故意繞開小池塘走。

  出了商場,蕭然然才放開他,自顧自嘀咕著回去后,要怎么把著幾個小東西養起來,要給它們吃些什么……

  看她開心,秦雨也很快樂,!

  秦雨偶然抬頭,發現了一個女人,似乎很眼熟。女人正在遠處盯著他,旁邊還有幾個男生。他一下子想不起來在啥地方見過這個人了。

  “雨哥,我有點累了,我們回家吧。”蕭然然拉了拉他說道。

  “好的,你在這等我,我把車騎過來,送就回家。”秦雨怕他累,讓她等自己,自個兒去停電動車的區域騎車。

  只是他剛離開,剛剛那幾個人就向蕭然然走過去了。

  幾人把她弄到了面包車上,然后把車開到路口,看秦雨騎車過來,打開了車窗,叫了他的名字。

  秦雨看了一眼,發現蕭然然在車上,被一個男的用手捂著嘴,另一個男的抓著手。

  “你們是誰?你們想干嘛?不許傷害她!”秦雨有些急了。

  “小屁孩,還認識我嗎?就因為你的兩首破歌,讓我丟了工作,還莫名奇妙被人打了頭。”一個女的從副駕駛的車窗里伸出頭來。

  秦雨認出了女人,急忙說道:“原來是姐姐啊,好久不見,怎么還變漂亮了呢?上次參加比賽后,就再沒見到你了,我可是天天想你啊!不就是兩首歌嘛,我寫的歌可多了,你放了我同學,我到時候統統送給你,至少也是十幾首,而且每一首都保證好聽。”

  “少廢話,上次你罵人不是很厲害嗎?給我上車,不然我對你同學不客氣了,我可知道你稀罕著她呢?”女的說完,后排的兩個男人就抬起手,作勢要打她。

  “姐姐不要動手,我上車就是了,我上車就是了?”秦雨怕他們打蕭然然,急得趕快上了車。

  最后排兩個男的收了他的手機,把他擠在中間,把他的手反綁起來。

  “羅姐,咱去那里啊?”司機位的男人問道。

  “按著這個導航走。”女人說完話,把自己手機遞給了過去。

  蕭然然和秦雨的眼睛也被幾人用布蒙上了。

  兩人看到光亮時,發現自己已經在一個不是很大的庫房里面了。

  “姐姐,這是哪兒?你這么好看,可不要傷害我們哈,我們都還是孩子呢!要不你先放了我同學,我給你寫歌怎么樣?我同學他爸爸可是派出所的,萬一看她沒回家,怕到時候找她就不太好了呀!”秦雨尋思著嚇嚇幾人,讓其有所忌憚。

  沒想到,“啪!”,一個男的直接一個耳光,抽到他臉上!

  隨即罵道“小王八蛋,還敢胡說八道,羅姐已經盯你很久了,只是一直沒機會收拾你,今天算你倒霉,終于被我們找到機會,逮住了你。”

  “啪!”,說完又給了他一巴掌。

  “榮子,你悠著點,打壞了怎么辦?”女人似乎有些心疼,上前看了看他的臉。

  “姐姐,你究竟想干嘛?請直說!”秦雨感覺到這個女人好像并不在意什么歌曲不歌曲的,因為她眼睛里好像藏這一些少兒不宜的東西。

  “小王八蛋,我可不要你寫的歌,我那工作都丟了,我還要你寫的歌來干啥啊?”女人說著,伸手去摸了摸他的臉。

  秦雨感覺有點反胃,沒忍住干嘔了兩聲。

  “怎么的,剛剛不還叫我姐姐嗎?嫌棄了啊?告訴你,你要是不乖乖的,這個小女生恐怕…!”女人看著他的眼睛,威脅道。

  幾個男的頓時看著蕭然然笑呵呵的,嚇得蕭然然卷縮了一下身體。

  “我聽話,不要欺負她,她還小!”秦雨生怕她受傷害。

  “你個小王八蛋,說得像你就很大了似的,有十八了吧?”女人看他緊張蕭然然的樣子,有些想笑。

  “快了,就快十八了。”秦雨回道。

  “小家伙,姐姐今天真是便宜你了!”女人變得溫和了一點。

  幾個男的聽到她這話,都有些忍不住,各自臉上都出現了不明所以的表情。

  很快,他被女人帶到了里間的屋子。

  “姐姐,你幫我解開手上的系繩好嗎?這樣綁著我手好痛!”秦雨怕蕭然然有危險,想著逃跑的辦法。

  沒想到女人還真的給他解系繩,還邊解邊說道“小家伙,諒你也不敢跑,你最好老實點,以后姐就不再招惹你。要不然,到時候我把外面那個小女孩送到火車站去,再找人閹了你。”

  外面的一個男人正對著另一個男人問道:“大寬,羅姐怎么好這口,我可沒對學生做過這種事,這是不是不太符合道義啊?”

  “就你話多,咱收錢做事的,只要她不鬧出人命,管她怎么折騰,再說了,這不過是兩個學生,咱們又沒對這女娃做啥,還會出啥事嘛?”叫大寬的男人回道。

  “只是這羅姐,我以為她就是想抽這男娃一頓解解氣的,沒想到!真是沒想到!我怎么覺得她有點像歐美國家的那些女se魔啊,她這樣做實在是有點丟我們中國女人的臉了,我們中國女人何時淪落到主動去投懷送抱的了,還是個孩子,我tm還找不到人禍害呢,她怎么不來禍害我啊,真他奶奶的讓人想不通!”之前抽秦雨耳光的男人加入到兩人的聊天,自顧自說道。

  另外幾個男人也表示想不通。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尼也的太陽的反面也溫暖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