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太陽的反面也溫暖 > 第34章 有酒有故事
  下午,學校的學生正在上課,老李已經到了蕭然然家里面,和她爸爸坐在客廳里聊天,先是聊些不相關的話題,這也算是咱們國人的聊天文化,說正事前總要說些不想關聯的話語。

  氣氛不緊不慢,老李偶爾會抽煙,給對方遞了一支,被拒絕了,也不好一個人抽,便把煙裝起來。

  蕭然然老爸提議搞點酒,老李也不推遲,畢竟在家里,母老虎管的嚴,他都快忘記是啥味道了。加上他肝不太好,他身邊的人喝酒也不怎么叫他,這好不容易的機會,他連矜持一下都免了,萬一別人當真了,就可惜了。而且蕭然然老爸可說了,這是好酒,有錢不一定能買,是他從鄉下請烤酒人專門烤出來的。

  幾杯小酒下肚,蕭爸爸本來也不太喝酒,所以已經微醺狀態。

  他家里有酒,一般也是為了招待客人而備,加上自己常年勞苦,一身傷病,偶爾吃點中藥,需要“酒引”。

  “蕭兄,今天來找你,是想告訴你然然同學已經從八班轉到了我們四班了,以后我就是他的班主任,所以才特意來拜訪拜訪您。”兩人談了一些閑話后,老李開始說到了蕭然然。

  “這孩子也沒和我們說,那以后就麻煩李老師了。”蕭爸爸也不知道要說啥,本來他也不善言辭。

  “不麻煩,我還得感謝蕭兄把然然同學教得如此優秀,上學年可是咱學校年級第一,我可是非常非常喜歡她啊!您放心,現在她在我們班,我一定隨時關注,隨時保護好她,任何人膽敢影響她學習,我保證絕不輕饒!”老李隨即說道。

  “李老師,我該怎么感謝您呢,我是個粗人,不會說話,都在酒里了!”老李說話,喝了一杯,他有些感動了,卻不太知道如何感謝。

  “蕭兄,您見外了,這是我的本職工作,何談感謝,只是……,只是……,唉!”老李故意欲言又止,還故意嘆氣。

  我真想上去抽他一耳光,有啥事直說不行嗎?非要來這套,這些老狐貍,總喜歡把簡單的事情復雜化,三言兩語說就能說清楚的事情,非要整出一本《三十六計》來。

  真累!

  蕭爸爸看他的樣子,被搞得有些緊張,也看出了他的話里有話,以為是女兒出啥事了,有些小心的說道:“是我孩子發生啥事了嗎?李老師,您請直說,不管啥事,我都接著。”

  “蕭兄,你不知道嗎?然然沒告訴您。”老李打算先放大招,嚇嚇蕭爸爸,然后再進入主題。

  蕭爸爸真以為出事了,滿臉的擔憂和疑問看著老李,酒杯也停在半空中,等他說記下來的話。

  老李看他有些緊張,也不再吊他的胃口。把前幾天秦雨在八班為了蕭然然大鬧的事情說了一遍,不過他說得更夸張,說秦雨直接把八班的班主任老黃都罵哭了,說他連個班級都管不好,一天讓蕭然然被人欺負,最后還給了對方幾個大嘴巴子。連校長去都不好說話,差點連校長都打,還是被十幾個保安才把他按住。當時簡直是把八班女生全嚇哭了,男的有些也嚇哭了。后來還是自己冒著生命危險,沖上前線,把蕭然然轉到自己班,承諾保護好她,好一番談判,才平息了事情!

  這簡直是把秦雨說成猛獸了,搞不好還會吃人!不過為了嚇人嘛,他也只好犧牲秦雨了,老李啊,真不厚道。他得讓蕭爸爸先感受到秦雨的危險,那接下來,他就好出手了。可老李也不是神,他也有失手的時候啊!他一通添油加醋,說得眉飛色舞;情緒也喜怒哀樂,配合表演。沒想到卻是起了反效果。

  蕭爸爸聽到他說的話,也是被嚇得臉上像極了一張晴雨表,變幻無常,嘴巴時而張大,時而閉合。

  老李以為自己得逞了,可接下來的一幕,他都被整不會了。

  老李沉默了良久,才開口道:“有小雨在,是然然的福氣啊!我和她媽媽都是從農村來的,當時在村子里面,受人欺負,因為隔壁家修樓房,占了我家的地基,我找人理論,結果人家有后臺,有錢,打了我不說,我還得賠錢,一氣之下,我們就搬到了城市里,那時候是真難……”

  蕭爸爸開啟了“老奶奶講故事”的模式,其中的人情世故,悲歡離合,世事無常讓人唏噓感嘆。講到動情處,蕭爸爸甚至放縱著自己的老淚在老眼里打轉,偶爾還用粗糙老手擦擦眼角。搞得老李都不好意思打斷對方,一是不禮貌,二是引起了共情,畢竟他自己以前也不容易啊。

  一對從農村到了城市的小夫妻,什么也沒有;除了種地,什么也不會。通過自己的努力,在城市中有了自己的家,雖然偏郊區一點,但是在房價如此高的背景下,他們真的很不容易!

  老李也是聽得悲從中來,酒也是一杯接著一杯往肚子里送,也搞得有三分醉意了。他已經忘了自己來的目的,或者說他記得,但想先放放,他也開啟了自己的“老奶奶講故事”模式。

  原來老李也是農村的,曾經經歷了四次高考,前三次每次都差幾分,到了第三次的時候,自己兄弟姐妹都成家了,父母身體又不好,家庭條件剛好是餓不死,冷不死,在多重壓力下,人被整崩潰了,一度瘋癲了好幾個月。后來機緣巧合下,遇到了自己現在的“母老虎”,哦,不對,是現在的老婆,她老婆是村長的女兒,看他可憐,兩人成了朋友,發現他是裝瘋逃避現實后,鼓勵他,資助他,陪著他有復讀了一年,終于考上了省里面最好的師范大學,才有了現在的一切。

  老李講著自己的大半生,也是感概良多,特別是講到現在自己的老婆,他是真不喜歡啊!

  她就一個一小學學歷,小時候又嬌慣,要多兇有多兇,關緊事嘴巴閑不住啊,一天24小時,有25小時她都要說話,關鍵有一半時間在挑自己毛病,還不避諱任何人,有時候搞得他毫無面子。這都忍了,他老婆還愛半夜兩三點查他的通訊錄,短信,扣扣,發現他和那個女同事聯系多點,直接就把人家拉黑刪除,搞得老李得罪了很多女同事,大家都覺得他莫名其妙。老李之前酗酒,也和她老婆有關,誰老婆這樣誰著得住啊?只好借酒消愁愁更愁!結果愁沒解,肝壞了。

  老李也算是漢子了,想當初自己年輕的時候也算英俊,加上他談吐風趣有度,大學時喜歡的的女同學也是好幾過,可想著家鄉女人對自己的恩情,都被他一一拒絕了,可是沒想到,自己真的是,真的是,一言難盡啊!

  老李講著講著,覺得自己悲從中來;加上酒精作祟,腦袋有些迷糊了,什么時候和蕭爸爸坐到一起去了,兩人偶爾還相互拍拍肩膀以示安慰。

  老李繼續訴說著,他可是從來沒有和人述說過他的委屈啊,他是那種崇尚男人不管多苦多難多委屈,即便是打破了鋼牙,也得往肚子里面吞,他最討厭男人一天哼哼唧唧,可他今天遇到蕭爸爸這個有些老實巴交得男人,他也妥協了,不管什么男人不男人了,一股腦都講了。就連他實在忍受不下去后,和他老婆提離婚,結果被他小舅子大舅子岳父母胖揍的情節都描繪了一番,那真是雞飛狗跳,好一出好戲啊!不過最后他也沒退讓,直到他老婆喝農藥被搶救后,給他認錯,還給他寫了保證書,他才心軟了,想著那女生年紀也不小了,孩子也大了,怕她一個人面對生活會吃虧,才把這件事過去了。可是一個人要是隨隨便便就能改掉自己得脾氣喝德性,那就沒有古話講的:江上易改,本性難易了。特別是像她這種中年婦女,不看書,不旅游,更別說看新聞,每天就是追些腦殘劇,跳跳廣場舞,眼界和認知系統早就把她鎖得死死的,想跳出狹隘和病態的狀態,談何容易!這不,近段時間她老婆又開始嘮叨,開始疑神疑鬼起來了,雖然沒以前過分,但是他擔憂啊,萬一又像以前一樣,可怎么辦啊?

  老李啊!不得不說,真是條漢子!

  蕭爸爸越聽他講,越覺得他可憐,偶爾還上手拉拉他手,一番安慰。

  兩個大男人,坐在沙發上,稱兄道弟起來。老李叫對方叫自己兄弟,不然就是嘲笑他,瞧不起他,他要打人!

  哈哈哈,已經是兩個酒鬼了!

  “李兄,苦了你了,你這瘋婆娘,哦,對不起啊,李兄,說錯了,你這個老婆確實是太過分了,我之前還覺得我老婆有時候話多,看來是我錯了,現在看來,我老婆太好了,我太幸福了!你這老婆,怕是有病哦,我好像看電視里面有專家說,這是一種病,需要治療哦,你是文化人,這是比我懂,你也找時間了解了解,帶她去醫院拍拍什么‘黑吃共振‘的,聽說能照出腦神經來,還不殺細胞!“

  ”蕭兄,她這是……,我也不曉得她是犯啥毛病啊,之前帶她看過心里醫生,沒有啊,還把心里醫生罵了一痛,說我嫌她是瘋子……“老李已經不想在說了,心累!

  ”我覺得她怕是閑的哦!“蕭爸爸記得以前自己老婆有段時間因為受傷,好久沒有和他一起去菜場,也一天有些疑神疑鬼的,還怕他和菜場的小寡婦趙依依有啥關聯呢!

  ”難道她真是閑的,閑得蛋疼嗎?“老李沉思了一下,他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原因。不過她老婆和他結婚后,就沒有上過班,一來她沒有技術,二來她吃不了苦,三來她脾氣暴躁,有時候脾氣上來,老板都被他罵得二楞二楞的,四來生孩子時出現了意外,身體不好,綜上,老李便沒讓她上班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尼也的太陽的反面也溫暖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