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史上第一狂梟 > 第200章 假身份
“原來是個窮酸商人啊,難怪不敢跟本姑娘多說話了。”小姐輕蔑的掃了秦川一眼,隨后扭腰離開。
見狀,秦川也不惱怒,只覺有些好笑,一旁的楚雅韻則是來到了秦川的身邊,“公子,你便是這酒樓老板?幫我開一間上等房,我就在此住下了!”
說話的同時她掏出了一塊玉佩遞給了秦川:“這是本公主賞賜給你的。”
秦川垂眸掃了眼那枚碧綠的玉佩,隨即抬頭道:“我這里的客房不多了,恐怕不能再招待公主殿下了,請恕罪。”
聞言,楚雅韻蹙起秀眉,“你這人有錢掙還不樂意啊?”
她精致的小嘴微撅起來,整個人顯得十分嬌憨,秦川忍不住勾唇淺笑了下,只淡淡道:“既然如此姑娘不嫌棄,那我當然要安排好姑娘。”
不知為何,看著楚雅韻如此原本不想多惹閑事的秦川還是改變了主意,他淡笑著問道:“姑娘可是有急事?”
“是,我是大遼的和談使者。”
“使者?”
“嗯,我們大遼同西川的皇帝已經商討好和約,我奉命帶著大遼誠意而來。”
楚雅韻笑著解釋道,那雙水潤的桃花眸仿佛會說話一般,格外吸引人。
秦川挑了挑眉頭,沒有拒絕她留宿的要求,只淡淡說道:“公主殿下暫且休息片刻,容我吩咐人準備晚膳。”
楚雅韻點了點頭,而后跟著小廝進了包廂。
秦川對小廝叮囑道:“去告訴廚房準備一些我們西川特色的美食。”
如今西川人人喜愛的可都是什么火鍋麻辣燙之類的東西,偶爾也會有一些新奇的菜肴。
“哎喲,公子放心吧,小的肯定將公子的吩咐傳到。”小廝諂媚的笑道,隨即退了下去。
而另一邊,歐陽木則在門口盯著那輛被砸壞的馬車,這馬車雖然不算奢侈華麗但也比一般的馬車要好很多,可是現在居然被砸成了這副模樣,這讓歐陽木很生氣。
“公主,在下找來了工匠修補這輛馬車,至少需要一個月的功夫才能修復好。”
歐陽木拱手向楚雅韻匯報著。
聞言,楚雅韻微微抿唇,眼下這些倒是沒有什么用處了,但是一想到那群人竟敢對她如此不敬,心底更是涌現了一股惡氣。
“這件事情不必追究了,你只管派人守住這里便可,若是再有這種行徑,那就不要客氣了。”
她冷冷的吩咐道,那語氣冰寒刺骨。
“是,公主。”說完,歐陽木便離開了,楚雅韻則繼續在大街上逛著。
忽的,她停住了步伐,視線落在了不遠處一個男子的背影上。
只見那名男子一襲青衫長袍,衣擺繡著繁復的紋路,墨黑色的頭發被簡單的束在腦后,這不正是那酒樓的老板?
楚雅韻心中有些好奇,只是跟著那秦川而去,卻不想被秦川逮個正著。
“只緣感君一回顧,使我思君朝與暮,姑娘,你似乎總喜歡跟著我?”
秦川好笑的看著她,隨口如此感嘆著,卻不想楚雅韻聽到這一句詩竟然面紅耳赤著。
楚雅韻尷尬的咳嗽了兩聲:“我只是覺得你這個人有趣,所以想要多接觸接觸而已。”
“這么巧,其實我也覺得自己挺有趣的,要不要交個朋友?”
秦川瞇眼淺笑著,露出白皙的牙齒,那燦爛明朗的笑容讓人目眩神迷。
楚雅韻愣了愣,隨后笑盈盈的點了點頭:“好呀,正好我也缺少一個朋友呢。”
秦川微微頷首,隨后便領著楚雅韻回了酒樓,“姑娘先歇息下,晚飯我會差人送過來的,至于這馬車的費用也記在我賬上。”
楚雅韻連忙推辭道:“不用啦,這馬車本來就是我砸壞的,理應由我賠償,我是大遼使者,哪有讓朋友付錢的道理,若是傳了出去我這臉面往哪擱?”
見她這般堅持,秦川最終也沒有再多言,只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謝過姑娘了。”
二人一路說笑著回到了酒樓之中,這個包廂內已經放滿了食物,而且香味撲鼻,讓人食指大動。
楚雅韻坐下之后,拿起筷子夾了些許牛肉吃了下去,瞬間瞪圓了杏眼,“哇,這些菜好好吃。”
“姑娘喜歡就好,慢點吃,還有很多呢。”秦川含笑道,隨即便給自己倒了杯茶。
見狀,楚雅韻也不矯情,畢竟她肚子真的餓了,而且她也從未在西川享受過這樣的待遇,因此一時間吃的十分爽快。
“唔……真舒服。”
楚雅韻擦了擦嘴角的油漬,臉上盡是滿足。
“姑娘喜歡的話以后可以常來我們西川。”秦川如此說著,也是覺得楚雅韻這個人確實天真爛漫。
“可惜,我這一次便是來和親的,西川以后就是我的家了,不過我卻不能像現在這般在宮外無憂無慮。”
楚雅韻略帶遺憾地說道,這也是她來西川的目的,因為只有西川這個地方才是大遼的國土。
秦川點了點頭表示理解,只是在心中卻默默想到,這姑娘也太單純了吧?
“對了,你怎么稱呼?”楚雅韻突然問道,隨即便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幾口。
“叫我林川。”秦川回答道。
聞言,楚雅韻眨巴了下眼睛,“這么奇怪的名字……不過我們以后就是朋友了!”
說著還煞有介事的點了點頭。
瞧著楚雅韻這般模樣,秦川莞爾一笑:“你這性子倒是挺合我胃口的。”
“那是自然。”
楚雅韻得瑟道,這一頓午餐倒是吃的極為痛快,不僅解決掉了早上的問題,還吃飽了,這可把楚雅韻高興壞了。
不過吃著吃著,她便停頓了下來,心中也有些傷心。
秦川見她有心事,便問道:“不知姑娘是否有心煩的事?若是姑娘愿意說的話,我或許能夠幫助姑娘。”
聽言,楚雅韻猶豫了一會兒才緩緩道:“我父王讓我前來和親的,可我根本就不喜歡秦川那個混蛋!”
秦川挑了挑眉,被人當面罵著他還真有些不習慣,不過卻也沒有告訴楚雅韻自己便是西川的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