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史上第一狂梟 > 第178章 廢黜六宮!
“蘇小姐,你這是怎么了?為何一人獨坐在此傷懷?”秦川緩步來到蘇芳芳的跟前,神態溫柔的詢問著。
看著站在自己跟前的秦川,蘇芳芳的心猛地跳了一下,她急切的拉著秦川的衣袖,哽咽著嗓音道:“相公,你怎么在這里?”
“芳芳,你怎么哭了?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情?“秦川溫潤的開口,神色略顯詫異。
蘇芳芳抽噎著,淚水漣漣的看著秦川。
“嗚嗚……嗚嗚……”她哽咽著出聲:“相公,妾身只是因為心中難過,所以情難自已,還望陛下恕罪!”
蘇芳芳身姿嬌軟的趴伏在秦川的腳邊,雙臂環繞著他的腿,一臉可憐兮兮的模樣,好似被欺負了一般,令人不由得升起保護欲。
秦川的嘴角噙著淡淡的笑容,他輕輕撫摸著蘇芳芳烏黑亮麗的秀發:“既然是心中難過便說出來,我陪著你啊。”
“謝謝你相公,可是妾身實在是不知該從何說起!”
蘇芳芳的臉頰貼在秦川的膝蓋上,神色哀怨又可憐,仿佛真的受到了巨大的委屈。
“相公,妾身雖然嫁給了您,但妾身始終只把您當成丈夫來敬愛,您可曾怪妾身無理取鬧?”
聽著她充滿歉疚的話,秦川搖頭:“傻瓜,我怎么會怪你呢?我喜歡的就是你率性純粹,不做作、坦蕩磊落,只要是我喜歡的你皆可做到。”
“嗚嗚……相公,妾身好感動啊……”說到這里蘇芳芳突然撲倒在秦川的胸膛上嚎啕大哭。
秦川伸手拍了拍她的背,面色依舊沉靜,任憑她哭鬧。
“相公,妾身的心里難受的緊,妾身該怎么辦呀?”
蘇芳芳拽著秦川的胳膊不停地晃動,眼中含著希冀的光芒看向秦川。
秦川嘆了一口氣,他伸出修長的指尖擦拭掉蘇芳芳眼角的淚珠:“是不是宮中有人欺負你,你放心,朕定然不會讓你失望的。”
聞言,蘇芳芳破涕而笑,用力的點頭:“謝謝相公,妾身相信您。”
秦川揉了揉她柔順漆黑的長發:“好了,快去梳洗吧。”
聽此,蘇芳芳點了點頭,隨后離開了這里。
看著蘇芳芳離開的方向,秦川的眼中露出絲絲詭譎的光芒,他倒是要瞧瞧。
誰敢在他的地盤撒野!
秦川剛踏進大殿內,就察覺到大殿中彌漫著濃烈的火藥味兒,他眉梢微揚。
不解的看著眾人,隨后視線落在了高位之上的徐清愁身上,這才恍然。
“臣妾參見皇上。”
大殿之中的后妃都紛紛起身對秦川行禮。
不過秦川的表情并沒有如往常一般那么親和,反而透露出一股凌厲之氣。
徐清愁看著站在臺階下的秦川,眼中閃爍著晦澀的光芒。
不知怎的,他總覺得今日的秦川和平日里有些不同,卻又說不出究竟是哪里不一樣。
“眾愛妃請起。”
秦川抬手示意眾人起身,他坐在了徐清愁的身邊,大手一下子握上了徐清愁的小手,他手中的溫度十分灼熱,帶著暖意瞬間傳遞到徐清愁的心頭。
秦川的臉色陰冷一片,“不知各位愛妃找朕來所謂何事?”
“皇上,您看蘇妃她……”一名貴妃小心翼翼地開口,只是話尚未說完就被打斷。
“蘇妃怎么了?”
秦川嚴肅的臉上一副不怒自威。
那些原本想要找事的一眾妃子都不敢說話了。
畢竟秦川的名字可不是浪得虛名的,他殺伐果決,根本不允許任何人挑釁于他。
“皇上,昨晚上蘇妃妹妹一夜未眠,妾身們勸了半宿,蘇妃妹妹卻執迷不悟。”
另外一名貴妃皺著眉頭開口。
其余幾名嬪妃也紛紛點頭,明里暗里都是再說蘇芳芳家世不好,背地里頤指氣使。
還仗著自己受皇帝的寵愛對她們這些妃子無理。
聽到這里秦川才明白為什么蘇芳芳在御花園之中哭得梨花帶雨,原來是受了委屈。
想到這里,秦川的目光頓時變得冰冷,周身的氣勢陡然散發開來,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秦川的目光從眾人的身上掠過:“蘇妃乃朕的愛妃,她的品德豈容爾等質疑,若是爾等再胡亂攀咬的話,朕必定治你們一個誣陷皇室的罪責。”
聽到這話,幾名嬪妃噤聲不敢多言,她們心驚膽戰的跪在地上,連頭都不敢抬起。
秦川的語調雖然溫婉,卻夾雜著一種讓人膽寒的冷冽,尤其是最后一句話更是擲地有聲,讓整個大殿中的空氣驟然降溫,令眾多妃嬪的額頭都滲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眾人皆知道秦川素來強硬霸道,她們有些是云山王一行人安插進來的臥底。
有些是德仁太后安插進來的臥底。
秦川也知道,這是一個機會,正好可以借著蘇芳芳一事將這些后妃全部都打發出去。
他不愿意再留著這群禍害在這后宮中,否則遲早有一日他會死在這些女人的手上。
“既然如此,朕今日便宣布廢黜六宮,擇吉日重新冊封六宮。”秦川緩緩吐出一句話。
聽到這話,那些嬪妃紛紛瞪大了雙眼,她們沒有想到自己只是小小的耍了手段之后便被秦川下令要廢黜六宮。
這簡直太不合規矩了,即便她們的身份卑賤,可也算是后宮中的人,怎能如此草菅人命?
她們不甘心的看向秦川,想要求饒,可是秦川的神色冰冷,那張俊美絕倫的容顏上盡數是冷漠。
看著秦川堅決的神色,這一刻她們徹底慌了神,紛紛跪在地上苦苦求饒。
“皇上三思啊,奴婢等人絕對沒有任何非分之想。”
“皇上,奴婢等人對皇上忠心耿耿,萬萬沒有背叛皇上的念頭,還請皇上明鑒啊。”
“皇上,求你別廢黜臣妾啊,臣妾是冤枉的,求皇上明鑒。”
一名嬪妃直接沖到秦川的腳邊抱住了他的腿:“皇上,你一定要為臣妾做主啊。”
“哼。”
秦川冷笑一聲。
居高臨下的俯視著這名嬪妃,他的眼眸中蘊藏著危險至極的氣息,那名嬪妃的身體猛地僵住。
“朕已經查明,這件事情是你栽贓給蘇氏,現在朕懶得跟你計較,不過你若是繼續犯錯,朕定斬不饒!”秦川毫不客氣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