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史上第一狂梟 > 第175章 正面對剛
見狀,秦川忽然俯下身來。
湊近黑衣人的耳畔低喃道:“你是德仁太后的人,但你覺得眼下你還有命活嗎?”
對此黑衣人忍不住打了個哆嗦,可依舊堅持著說道:“我什么都不會告訴你的,除非……你殺了我!”
秦川挑了挑眉梢,嘴角噙著一抹笑。
但他卻絲毫沒有憐憫之色,或者說他根本懶得廢話,單膝蹲下身,伸手直接抓住了黑衣人左臂的袖袍。
今日他和德仁太后說的那些一定要德仁太后感覺到了威脅,不過這才剛剛開始。
秦川猛地撕破了黑衣人的衣襟,露出了黑衣人結實精壯的肌肉,當看清黑衣人胳膊處所烙印的東西,秦川的嘴角忍不住狠狠的抽搐了一番!
秦川嫌棄的松開手,黑衣人頓時跌坐在了地上,他捂著自己的胳膊,怨恨的望著秦川:“你竟然敢撕毀老夫的衣裳!”
“呵。”
秦川嘲諷的瞥了他一眼,“你這種人穿再華麗又有何用?”
聞言,黑衣人的面龐一僵,眼底滿是羞惱,不過秦川也并未理會,命趙謙將人關押下去之后他才再一次躺在床上休息。
這一夜他來到了蘇芳芳的寢宮休息,二人一番運動過后,第二日秦川便長早朝去了。
待到秦川離開以后,蘇芳芳的寢宮頓時安靜了許多,原本守候在寢宮里的丫鬟小廝們皆悄悄的退了下去。
唯獨留下蘇芳芳獨自坐在梳妝臺前,她的臉色紅潤,臉上羞澀之意愈盛。
而朝堂之上的秦川則是冷眼看著下方的云山王和西山王二人,這兩位王爺平常沒事就喜歡往各官員府中跑,明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且他們每次來都會借機拉攏一些文官。
見秦川的視線看向自己,兩位王爺尷尬的收斂了笑容,他們干咳了兩聲,隨即轉移了話題。
秦川雙手環胸,姿態慵懶閑適的倚靠在龍椅上,“云山王、西山王,你們可知罪?”
二人互相對視了一眼,心思微妙。
他們怎么也沒想到皇帝竟會主動提起這一件事,更沒想到今日皇帝竟會找他們麻煩。
“臣弟不懂皇兄的意思。”西山王率先說道。
“哦?既然如此,那不如先解釋一番私自練兵一事?”秦川只是隨口說著。
云山王面色一變,隨即立即跪倒在地:“啟稟陛下,臣絕對沒有練兵!”
“臣附議。”
西山王也連忙表示支持,他怎么能承認呢!
秦川的神情頗為玩味,“哦?沒有練兵,你們又怎么能訓練出這么優秀的軍隊呢?”說完,秦川的唇邊泛出一抹輕蔑的笑容。
云山王與西山王一噎,不由得語塞。
秦川繼續道:“你們若真的沒練兵,那么就請拿出證據吧。”
聞言,西山王的眸光一閃,隨即大聲說道:“啟奏陛下,臣絕對沒有私練兵馬,臣雖然與云山王同流合污,但是這些年我們二人勤儉克己,從未逾越過雷池半步,陛下若是不信,大可查閱我們二人的賬本!”
西山王敢這么說秦川便知道他們不會給自己留證據的,畢竟這二人素來狡猾謹慎,哪怕他已經抓住了把柄也不會給敵人留下任何的痕跡。
想著,秦川瞇了瞇鳳眼:“云山王,你呢?”
聽到秦川點名詢問,云山王不禁吞咽了一下口水,隨后硬著頭皮道:“啟稟陛下,臣……弟也沒有私自練兵。”
“既然這樣那我便給你們二人一次機會,三天內,你們必須給我查出柳相私藏兵馬一事,否則我便治你們個藐視君王之罪。”秦川似笑非笑的看著這二人。
“你們現在可明白了?”
聽此一話,這二王對視一眼瞬間便明白了過來。
這柳相是他們的人,可是卻沒有想到在朝堂之上被秦川揭穿了柳相背后這些腌臜之事。
想通其中利害關系以后,西山王與云山王立即答應了下來。
待送走了這二人后,秦川緩緩閉上了雙眸,嘴角噙著冷冽的弧度,他們不配成為他的敵人,因此他絕對不會允許他們成為他的絆腳石。
“臣領旨謝恩,臣這就去調查,三日內必定給您交代。”西山王急急說道。
秦川見云山王愣愣的模樣便知道他們已經領悟了,他緩緩站起身,淡漠的掃視了二人一眼:“好了,散朝吧!”
“恭送陛下。”
二人異口同聲道,隨即快速的退出了金鑾殿。
瞧著匆匆離去的云山王和西山王,秦川的嘴角緩緩勾起一抹嗜血的弧度。
既然要戰,那么他就奉陪到底!
........
下朝之后。
秦川不自覺的便來到了徐清愁的寢殿之中。
只見徐清愁正站在花園之中喂著池子里的錦鯉,瞧見秦川進來,她柔柔淺笑。
“你今日怎么來的比較早?”
“嗯,沒什么。”秦川走至徐清愁的身旁,順勢攬住了她纖細的腰肢。
徐清愁抬頭望向秦川,目光溫暖如水,“你最近總是悶悶不樂,是發生了什么事嗎?”
聞言,秦川搖頭一嘆:“沒什么。”
說罷,他摟緊懷中的美嬌娘,腦袋枕在她肩膀上。
察覺到秦川心緒不寧,徐清愁輕拍了拍秦川的背部,溫柔的說道:“若是有事就跟我說,莫要瞞著我。”
微怔,片刻后秦川頷首:“嗯,我知曉了。”
見狀,徐清愁無奈一笑,她怎么會不知曉秦川不愿意告訴她究竟發生了什么事,但是她也沒有追問,只希望秦川能夠不要費心那么多。
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徐清愁的眼睛一亮,“對了,昨兒個你給我的糕點很好吃,我還剩了幾塊,我給你帶了一塊回來,等晚飯過后,你嘗嘗。”
說著,徐清愁就將食盒放置于桌上,隨后打開蓋子拿出里面的桂花糕遞給了秦川。
瞧著眼前香軟糯甜的糕點,秦川不禁勾起了唇瓣,“好,我嘗嘗。”說完,秦川伸手捏起一塊糕點咬了一口,入口即化,香甜酥脆,確實很好吃。
“如何?”
徐清愁期待的望著秦川。
“很好吃。”
秦川的臉上綻放出燦爛的笑靨,他伸手捏起一塊,再次放入口中品嘗起來。
甜而不膩的感覺讓他的心情漸漸愉悅了起來,不由得加深了這桂花糕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