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史上第一狂梟 > 第166章 加倍小心
“朕猜測你想要借助這金蟬脫殼之術逃跑!”秦川直接說道。
云山王沉默不語,但是秦川已經知道了答案。
二人此刻的聊天便是各懷鬼胎,他們誰也不相信誰,秦川想要利用他,而他同樣也在利用秦川。
秦川當然不懼怕云山王的威脅,因為他知道云山王根本不敢對自己怎么樣,只要他還有一絲顧慮,那么他便不敢亂來。
“陛下,臣為陛下鞠躬盡瘁,自然不會使出什么花招來,請陛下放心!”云山王恭敬的說道,仿佛真的像秦川說的那樣,愿意輔佐皇帝,為陛下效勞,但是他的眼神中帶有一絲陰翳,讓人琢磨不透。
“希望如此!”秦川淡淡說道,云山王不愧是老狐貍,他知道自己奈何不了他,但是也決然不會被他算計。
“陛下,這件事您打算怎么辦呢?”云山王小心翼翼的詢問道。
“朕不會留任何隱患。”秦川冷冷的說道,隨即他揮了揮手,示意云山王退下。
“臣告辭!”云山王深深的看了秦川一眼,二人這一番交談看似沒有說什么,但是也都明白了彼此的態度,這一場較量,云山王落敗,他心有不甘,但是卻也無可奈何。
秦川送走云山王之后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云山王的確很狡詐,甚至可以稱之為心狠手辣,但是卻有著致命的缺陷,他最大的短板就是不夠聰明。
而另一邊的云山王走出御書房后,眼神變得凌厲起來,他轉身離去,很快便消失在了原地。
秦川看著離去的云山王,嘴角揚起一抹笑容:“既然你不仁,就休怪我不義,我倒是想瞧瞧,我們之間究竟鹿死誰手!”
秦川緩緩站起身來,他的目光凝聚在窗外,這一戰不論勝負結局他都會成功,到了那個時候,他才能真正放松。
云山王一路飛奔,很快他便趕到了一座破舊的寺廟中,這寺廟早已荒廢了許久,但此時這里便是他們合謀之處。
“王爺來啦!”寺廟之內傳出一道蒼老的聲音。
“嗯!”云山王推門而入,他剛走進院內便見到幾名身披黑袍之人,為首之人頭戴斗篷,看不清面目,但是從他的衣服上看來,此人正是昨日在皇宮之內的人。
屋內的眾人見狀紛紛站起身來:“見過王爺。”
云山王擺了擺手,示意眾人不必拘禮,然后他直接開口說道:“我要你們在三日之內殺了秦川!”
“是!”一眾黑衣人低聲說道。
云山王的眼底浮現出一抹瘋狂之色:“秦川,你毀我一切,就該承受代價!”
他想起自己之前所受到的屈辱,心中便充滿了恨意,這一股怨毒之氣化作一道戾氣沖向腦海之中,他雙眸通紅,渾身顫抖,這種恨意簡直令他癲狂。
秦川的話猶如魔咒一般纏繞在他的耳畔,每當夜晚降臨,他便夢見自己凄慘的景象。
“秦川,你必須死,必須死!”云山王喃喃自語道,他現在已經徹底瘋魔了,不僅僅是他,整個云山王府的人都恨透了秦川。
這一場權位的纏斗最終一定會是他的!
云山王眼眶通紅,似乎已經陷入了一種癲狂之中,他一拳砸碎了桌椅,桌椅瞬間化為粉末。
“啊!”云山王仰天咆哮,他的眼珠血紅,顯然已經徹底瘋了。
他現在的做法和之前完全不同,若是在平常,這些人絕不敢忤逆自己的意志,一旁的西山王看著這樣的云山王心中滿是興奮,這樣的云山王反而更好更好控制。
對于這一切秦川并沒有在乎,他還在處理著自己的公務,而另外一邊的德仁太后則是召見了徐清愁和關銀屏二人。
她的眉頭微皺,眼中滿是不滿的看著二人,“你們身為皇帝的妃子,眼下自然要為皇帝分憂,怎么現在你們的肚子還沒有任何動靜?”
聽著德仁太后的話,她們自然也不會將實話告知,這太后可不是什么好性子的人,自然也不是真心對皇上的。
德仁太后雖然不喜歡皇帝,但是卻喜歡秦家的勢力,因此皇帝娶了多少妃嬪她也不會管,畢竟皇家有錢,養幾個女人又算得了什么。
太后最關心的還是云山王和西山王,只是這段時間兩王和皇上的關系如此僵硬,太后還在這時找她們的茬,她們自然不會想是巧合。
徐清愁和關銀屏自然也知曉這一點,所以她們二人并未提及此事。
二人急忙假裝惶恐的說道:“母后,這孩兒也不是想要,只是……”徐清愁說到這里停頓了一下,她雖然沒有再繼續說,但是話中的意味卻很明顯,若是不生下一男半女恐怕難以取悅皇上。
“哼,一群廢物!”德仁太后冷哼了一聲,顯然對二人的表現頗為不滿。
其他幾名妃嬪聞言也不由低垂著頭,不敢抬起。
“行了,別說那么多廢話,既然你們不能給皇上生育子嗣,那么哀家便會迎新人入宮,對你們也算體面了!”德仁太后的語氣高傲無比。
只是在場的眾人都知道太后這是想要趁機安插在皇帝身邊奸細,這些年來她們的手段還是一如既往的愚蠢,只會暗害皇上的寵愛的妃子,除非她們掌握住后宮的大權否則她永遠也不可能翻盤,即便她是太后。
德仁太后看了一眼眾人道:“今晚你們準備一下,哀家要宴客!”
“是!”德仁太后吩咐完后便徑直離開了這里,留下眾人面面相覷,德仁太后這一次邀請他們到底是為什么?
“銀屏,您覺得德仁太后此舉是何用意?”徐清愁輕聲問道。
關銀屏搖了搖頭,表示不知,不過這樣也好,免得她們二人猜忌,她們是秦川的左膀右臂,一旦猜忌起來,那么后果不堪設想。
二人對視了一眼,皆是露出一絲苦澀,秦川不在,她們根本幫不到他什么,這一切的壓力只能秦川來承擔,他們唯一能做的便是保護好自己。
徐清愁看著窗外,不禁露出一絲擔憂之色:“皇室的水越來越渾了,我們必須加倍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