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史上第一狂梟 > 第161章 放長線釣大魚
隨著時間的推移,朝廷之中也開始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
而這一系列的改革措施對朝堂造成了極大的震蕩,不過這些都和秦川無關。
他每日,除了處理政事便是在商業上下功夫,日子倒是過的挺充實的。
只是云山王得到消息后差點暴跳如雷。
秦川實在太陰險狡詐了,他這么一弄云山王和西山王都陷入了風雨飄搖之中,民怨四起。
云山王也意識到秦川已經準備對他動手了,這個家伙比自己所預想中更加陰險狡猾。
只是他并不知道自己應該如何對付秦川。
一旁的西山王也是生氣,畢竟現在他根本沒有太多的背景和資源,只能依靠無腦的云山王。
然而云山王卻根本斗不過秦川,看著云山王如此憤怒,他不禁有些覺得好笑。
“砰!”
云山王憤怒摔掉了桌子上的茶盞,怒喝一聲:“混蛋!”
秦川的手段實在是太毒辣了,竟然散播這種謠言詆毀自己和西川王的聲譽。
他的面容陰晴不定,思索片刻他的眸中浮現出了濃烈殺機。
既然秦川如此不仁那么他也不必客氣,只是眼下最重要的還是要解決那些民怨。
如果民怨不平息,那么即使將來自己登基,百姓也未必擁護自己.......
想到這里,云山王站起身來。
“你立即傳信給李忠,讓他和那位幕后之人聯系一下,讓他盡早出手幫助本王奪取皇位,事成之后,本王絕對不會虧待了他。”
云山王深諳拉攏人的道理,只有將這人徹底綁住,他們才不敢背叛自己。
“屬下遵命!”
那名屬下聽到云山王的命令之后立刻便退下了。
而西山王也很快走了出去,只是剛剛走到門口,便聽見屋內云山王咬牙切齒的低喃聲,“混蛋!”
這句話仿佛帶著無盡的恨意,西山王頓住了腳步,眸光微變,不管怎么說他和云山王也是親兄弟,眼下對付秦川之事,他自然也要出一份力,否則到最后他就是那顆棄子。
想到這里,他便也暗中開始培養自己的勢力。
秦川一直在等待著云山王動手,只是云山王卻遲遲不動,仿佛在等待著什么。
這讓秦川有些疑惑,莫非是云山王察覺到了什么?
轉念一想,秦川便又否認了,倘若真的察覺到了什么,那么云山王應該采用更激進的方式。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一籌莫展。
很快秦川便將這個問題拋諸腦后,自己做足了萬全的準備,不可能露餡,云山王只是在觀察自己罷了。
“皇上,不知道我們現在該怎么做,難道真的就這樣耗著嗎?”展鵬云問道。
他能文能武,自然希望盡快打贏戰爭回圣都述職,只是秦川卻似乎胸有成竹,并沒有急迫之色。
“急什么?朕不會放過他們的。”秦川冷哼了一聲,“你先回去休息吧,朕有點事需要忙一下。”
“皇上……”
展鵬云還想勸慰秦川幾句,秦川已經揮了揮手。
展鵬云無奈的離開了御書房,秦川拿起筆在紙上寫下了一排字,“調查出來的人員名單,還剩幾個?”
墨竹立即跪拜了下去,“回皇上的話,只余七人,其中五人是曾經的副將,兩人是云山王的親衛隊長。”
“很好,不要打草驚蛇,我們要放長線釣大魚!“秦川沉默半晌,突然開口。
“是!”
秦川抬頭看著窗戶外面,眸中精芒閃耀,云山王,你想利用西山王牽制朕,殊不知朕早有反攻的計劃。
隨后秦川直接來到了地牢之中,這里囚禁著之前江黎抓回來的云山王手下,當然秦川從來不相信云山王的人品。
秦川走到地牢之后,里面關滿了犯人,這些犯人都是窮兇極惡之徒,他們手上沾滿鮮血,死在他們手中的百姓數不勝數。
這群罪魁禍首看到秦川的到來紛紛站起身來開始怒罵。
地牢里面陰暗潮濕,旁邊是一個又一個的牢籠,正前方則是放著各種刑具,而在這群人的中央有一個人渾身染滿了鮮血,他的臉色慘白毫無血色,衣衫凌亂,整個人顯得狼狽至極。
看著他這幅模樣,秦川眉宇皺的更厲害了,“他就是張德海?”
墨竹點了點頭,“是的皇上,就是他。”
“將他帶出來。”
墨竹聞言立即派人把這張德海給帶了出來,秦川仔細打量著這個男人,年齡看起來二三十歲左右,長得普通,不過眉宇間卻透漏著一絲狠厲。
秦川緩慢走到他的跟前,“朕有幾個問題想問問你。”
張德海抬起頭,看著秦川嘴角露出一抹嘲諷,“我張德海一世英名,卻敗在你這小兒手中,今日落入你的手中,要殺便殺。”
秦川淡淡一笑,“你不怕死?”
聽到這句話,張德海的神色一愣,隨后嗤笑一聲道:“既然我身為王爺的手下自然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要殺便殺。”
秦川微微勾唇,“那好啊,那朕就送你上路。”
說完秦川便示意墨竹砍斷了他的一條手臂。
張德海雙眼瞪大,嘴中拼命大叫著,眼睛死死盯著秦川,眼底帶著濃厚的恨意。
他恨秦川,如果不是他,自己現在怎么可能被關押在這里,遭受酷刑。
秦川冷漠的看著張德海,“現在你可以回答朕的問題了。”
張德海看著秦川,他雖然恨,但是心里仍舊帶著一絲僥幸心理,或許秦川只是嚇唬自己呢,只要自己不回答他的問題,他就不會殺了自己。
想到這里,張德海咬緊了牙關,不再回答秦川的任何問題。
然而事情總是與期望的不同,張德海剛閉上眼睛就感覺到一股劇痛襲來,他忍不住發出了凄慘的喊聲。
張德海大吼著,他的手指因為疼痛蜷縮了起來,汗水瞬間布滿額頭。
只是秦川卻沒有任何耐心,只是冷笑著看向張德海。
“你不是說一世英名,視死如歸嗎,連這點勇氣都沒有,談何稱霸天下,你只配活在痛苦之中。”
秦川幽冷的目光盯著張德海,他的話語中充滿了輕蔑和鄙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