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史上第一狂梟 > 第147章 發現璞玉
那文人也是一個讀書人。
不過家境貧窮無法參加科舉,所以才會走上這條路,可偏偏那人卻仗勢欺人。
“哈哈……”
“張兄果然是學富五車啊,只是這學識明顯不如在下!”
那文人顯然不屑,一臉嘲諷的看著臺上那名姓張的青年。
很明顯那名張姓的青年衣衫有些破舊,顯然不是什么有錢人家,不過秦川很早就有了規定臺上題詩的臺子不論是誰,都可以題詩。
哪怕是乞丐,只要有能耐都可以上臺,這其實也是秦川的手段。
通過這些他也能找一些有實力的人做官,今日過來也是想要驗收一下如今這一方面做的如何了,只是卻沒想到竟能看到這一幕。
秦川淡定的坐在樓上,并沒有插手這一切,他也想看一下這青年如何反擊。
果不其然,在聽到張兄那句話后,青年的臉色有些難看,當初在家鄉時父親教導他,要行善積德,要樂于助人。
“哼!李公子這么說就有些過分了吧!在下的學識豈是你這種凡夫俗子能理解的?”
那張姓的青年有些氣憤,只是他也知道自己不是那個李公子的對手,只能忍辱偷生。
李公子似乎是覺得已經羞辱到了這名青年,臉色微微一變,當即轉移了目標。
他在臺上題詩一首,但是卻令人唏噓,臺下的眾人讀完之后便紛紛起哄起來。
“李公子,您這詩可不行啊!”
“這詩可沒有張文的詩寫得好。”
“無非也就仗著自己家世不俗的緣故罷了,你還真信他有什么才學啊?”
臺上的李公子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去,當即冷喝了一聲,“閉嘴,你們這群人懂什么?這是本公子的獨創!”
秦川聽到這話差點笑出聲來,他的獨創,呵,還真敢說。
這個李公子秦川也認識,這便是巡撫李忠建的兒子李明鵬,這可是他的寶貝兒子。
眼下養成這樣紈绔子弟,他也不奇怪,畢竟那巡撫雖然做事能力還可以,只是卻偏偏溺愛這個兒子。
這李公子的才學也就是一般,甚至連蘇芳芳也比不上,但是他卻仗著自己是巡撫府的小少爺便橫行霸道。
秦川搖了搖頭,這李明鵬今日是踢到鐵板了,張文的才學是很不俗的,但是他卻從未踏足仕途,否則這圣都之中必然有他的一席之地。
“哦,既然你這么厲害,那你倒是再作一首啊,光靠著這一首詩,恐怕還不夠看!”
李明鵬原本以為自己贏定了,沒想到半路殺出來這么一個人物,對此他看向張文的眼中滿是仇恨。
張文皺了皺眉,對這個紈绔子弟沒什么好感,“這是我自創的詩詞,代表我的心境,與李公子無關!”
“喲,這就慫啦!還說你自己有多大的本事,我呸!”
李明鵬見張文居然敢頂撞自己,心中怒意升騰,只想用盡辦法羞辱這個人。
然而在場的一眾賓客之中很多富家子弟,對比起來李明鵬的身份便不那么尊貴了,他們自然不害怕得罪他。
“呦呵,你還挺囂張啊,不如你來給我們念兩首?”
這一番言辭犀利的譏諷頓時讓張文臉色漲紅,不知該如何應答。
秦川冷冷的瞇起眸子,他本以為這個李明鵬會有些本事,但是他卻錯了,這種人根本就是一個草包。
秦川走下臺,也不理會這些人,直接將一首李白的將進酒直接寫了出來。
隨后他看向了李明鵬,“眼下還覺得你的詩句很好嗎?”
臺下的人看著這一首詩紛紛驚嘆起來,“此詩只應天上有!”
張文也是眼露崇拜的看著秦川,彷佛天神降臨一般。
李明鵬丟了面子,自然惡狠狠的看了張文一眼便離開了。
這一個小插曲并沒有影響到秦川,只見他來到了張文的面前淡聲邀請著。
“公子的才學在下很欣賞,不如我們上去坐坐?”
在秦川的面前,張文卻是露出了一陣窘迫,“秦公子,我……”
他的確不想上去,只是秦川的話卻是沒有任何拒絕的余地,他只是有些自卑的看著自己的衣服,似乎覺得自己不配。
“既然公子喜歡,不妨上去一觀!”
秦川說著便帶著張文上了樓。
二樓的雅間內,秦川和張文對坐著,張文有些緊張,眼神都不知道該看向哪里了。
秦川見此卻搖了搖頭,這個張文是一塊璞玉,若是雕琢一番必然會是一塊好料。
他雖然性格內斂,但卻不失傲骨,他相信只要自己稍微打磨一番就可以成為一顆耀眼的星辰,這人值得他投資。
在心中計較了一番,秦川果斷開口,“你愿意跟我干嗎?”
聽到這一句話,張文內心被觸動了一下,他猛然抬頭看著秦川卻不知道什么好。
秦川淡淡的抿著茶杯里面的茶葉,靜等張文的回復,良久張文才開口。
“公子,您愿意收留我?”
見此,秦川卻繼續說著:“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虧待你!”
秦川不需要什么謀士,只希望他能幫忙處理事情便好,他可以教授他一些東西。
這話說得十分誘惑,張文終究抵擋不住這份誘惑自然答應了下來。
只是答應下來之后他才恍然驚覺秦川的身份,心中更是慶幸了,在秦川的賞識下他更是一躍成為了西川的首輔。
當然這些都是后續,解決了這些事情之后秦川才帶著蘇芳芳離開了這里。
夜晚燈火闌珊,圣都更是要繁華很多。
萬家的燈火照耀著熱鬧的大街小巷,一路沿江十余里的燈光互相映照著。
蘇芳芳頓時神清氣爽了起來。
她一路跑跑跳跳,似乎已經忘記了秦川的存在。
而身后的秦川看著眼前的一幕,心中突然有些觸動,他淡淡的低語道: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這句話聲音不大,但是蘇芳芳卻也聽到了,心中震驚于秦川的才學。
同時也被這一句話觸動到了。
秦川回眸,恰好看到了蘇芳芳呆滯的模樣,嘴角微勾。
“怎么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