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史上第一狂梟 > 第143章 辣椒轉性,少女嬌羞
江黎收到書信后,帶著手下繼續隱藏在川西,全權徹查此事。
至于秦川,在朝堂也是忙得不可開交。
隨著韓陽天,徐忠等人的雷霆手段,西川各地,大部分起義的黃衣衛歸回農作。
民生,日漸正常。
只是還有一些問題。
東部,原本出現了十幾股黃衣衛,情況也不是很好,現在已經被周培管控下來,所以無傷大雅。
南部,江南控制了一半,剩下的一部分仍在作亂,徐忠已經去交涉平息。
西部,黃衣衛作亂,還有封疆大吏自封為王,占據了西部大部分土地,要和朝廷對著干。
北部,諸多農民起義軍,十分混亂,在韓陽天的努力下,現在已經恢復了許多。
看著西川版圖烽煙四起,秦川很頭疼。
自封為王的那位封疆大吏,當年和他父親一起打天下,軍功赫赫。
先皇將西邊邊防交給他,現在他竟然趁亂造反,自立為王,真是不可饒恕!
可現在,西川四周虎視眈眈,內部也不安穩。
眼下還不是出兵征戰的時候,現在必須忍耐!
攘外必先安內,若內政都沒有梳理好,毒瘤沒有拔出,他就一日無法安心對外!
畢竟,誰也不愿意征戰沙場的時候,國內傳來消息,誰誰造反,哪里又起義了!
秦川揉著額頭,焦頭爛額。
這時,徐清愁端來了一份甜點,溫柔細語:“陛下不要著急,這些人成不了氣候。”
“只是陛下需要一個收拾他們的時機和機會!”
徐清楚的語氣十分溫柔,一字一句都說到了秦川的心里。
而后,一塊甜美的糕點,放在他的嘴邊,入口即化,甜甜的。
秦川伸手將徐清愁拉進懷里,在她光潔額頭上,親了一下:“老婆說的對!”
這時,一名太監換忙跑了進來:“陛下,大事不好了,府上的孩子們,都病倒了!”
“御醫已經去了,但現在,情況仍沒有好轉.......”
聽見此話,秦川神色嚴峻,這些孩子是他親自帶回來,是他要培養的人才。
然而現在,竟然都病倒了?
“朕現在就去看看!”
秦川神色嚴肅,快速踏步而出。
徐清愁和關銀屏對視一眼,俏臉愁容滿面,但既然陛下去了,那她們繼續忙手里的事務。
孩子們,交給陛下就好。
御書房里,還有很多奏折沒有批完,等陛下回來了,不一定是何時了。
.......
秦府上下,亂作一團。
這是從某個團亂違紀官員名下收回的住宅,命名秦府,用來安頓孩子們的住所。
秦川騎馬來到此處。
進入大廳的時候,蘇芳芳就緊忙迎了上來。
“秦大哥!孩子們都生病了!!”
“現在怎么辦啊,我.......”
見到主心骨到來,蘇芳芳急得眼眶通紅,眼看著淚水就要決堤落下。
“別著急,我去看看孩子們!”
秦川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撫道,隨后去找孩子們。
孩子們睡覺的房間里,一個個都躺在床榻上,陷入昏迷之中,不見往日活力。
旁邊的御醫忙的團團轉,有的在研磨草藥,有的在針灸,有的在煮藥。
“到底怎么回事?”
秦川神色嚴肅,伸手摸孩子們的額頭,額頭滾燙。
“回秦少爺,孩子們高熱不退,是什么原因引起的高熱,到現在都沒有找到原因.......”
旁邊,一位老御醫開口解釋。
秦川看著老御醫,神色嚴肅,隨后沉吟道:“是因為地方環境問題,造成的影響嗎?”
秦川不禁響起,上一世去各地執行任務,有戰友會水土不服,出現發燒腹瀉的癥狀。
這些孩子,此前生活在別地,如今來到圣都,抵抗力低下,說不定是水土不服。
“回秦少爺,起先我們也懷疑是水土不服,但藥喝下去了,還是沒好轉......”
御醫神色也十分的焦急。
他們都知道這些孩子對于秦川來說是多么的重要,可現在,確實找不到病因,無法對癥下藥。
秦川陪伴孩子身邊,下令道:“來人,去買一些酒來!”
秦川喊了一聲,旁邊的人雖然不知道要做什么,但還是按照秦川說的話去做。
蘇芳芳和孩子們不知道秦川的身份,負責照顧孩子,以及裝成普通大夫的御醫們可是直到。
皇令一出,不遵循便是抗旨不尊!
不一會,一壇子酒就被端了過來。
“不管是什么病癥,都要先降溫!”
說著秦川親自動手,倒出一些酒,用手巾沾濕,擦拭孩子們的手掌,腳掌,額頭,身體。
其余人見秦川都這么做了,也跟著一起做。
蘇芳芳看見秦川如此著急,親自動手,內心對秦川的好感直線上升。
甚至有一種錯覺,就好像這些孩子是他們兩個人帶大似的。
古代的酒讀書不高,品質也一般,但其中蘊含酒精,酒精揮發吸熱,高燒時擦拭皮膚可加快退熱速度。
擦了一遍之后,然而孩子們的溫度實在是太高了,酒水很快就蒸發了。
隨后秦川拿來了五條手巾蓋在孩子的頭,手腳上,干了就再洗一遍放上去。
秦川一直守護左右,直到深夜。
當秦川迷迷糊糊,給孩子換手巾的時候,伸手一摸,孩子的溫度降下來了很多。
蘇芳芳已經困的睡了過去。
“哈哈,總算是見效了!”
聽見秦川的笑聲,又困又累的蘇芳芳睜開雙眼。
見秦川神色欣喜,她瞬間清醒,伸手摸了一下,溫度真的是降了下來。
御醫緊忙給把脈之后,點點頭說:“孩子的情況穩定了很多,我再準備一些滋補身體的藥物!”
“給孩子們調養調養!”
秦川點點頭。
“秦大哥,你都忙到后半夜了,還是先去休息吧,孩子們都沒事了。”
幾個御醫對視一眼,也沒有說話。
自家的陛下是一個什么存在,他們都清楚,紛紛忙著手里的工作,仿佛未聞。
“好,那就給我安排一間房吧。”
蘇芳芳帶秦川來到一間房子的門前,隨后打開門,本來是想拿鑰匙出來的。
然而一轉身,只見秦川直接走了進去,躺在了床上。
“秦大哥......”
蘇芳芳輕聲呼喚,此時的秦川又困又累,直接睡著了,根本沒有聽見。
蘇芳芳拿著鑰匙,看著秦川睡在了自己的床上,站在原地知所措......
叫醒?
但她心疼,畢竟秦大哥已經累了一晚上,心力憔悴,應該好好休息。
不叫醒?
可這是她的房間,是她的床鋪啊!
下一刻,只見秦川翻身,抱著折疊好的被褥,睡得香甜,蘇芳芳的臉色瞬間就是一紅。
現在已經是深夜了,蘇芳芳想走也不是,想留下也不是,只能換一個房間了。
第二天一早上,秦川睡眼惺忪,習慣性的喊了一聲:“來人,給朕更衣!”
一抬頭,蘇芳芳站在秦川的面前,疑惑道:“秦大哥,你說什么呢?”
秦川愣了一下,揉揉眼睛,清醒道:“芳芳,你怎么在這里?咦?我這是在哪里?”
秦川左右看了看,房內收納整齊,干凈整潔,散發著陣陣清香.......
“秦大哥......”
“這是我的房間......”
說到這里,蘇芳芳的聲音越來越小,面對秦川,她露出了少女嬌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