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史上第一狂梟 > 第124章 戲中戲,敬王上鉤
“將秦川抓住,交給北蠻!”
敬王下達了命令,禁軍就開始行動起來,看來這敬王的命令倒是比秦川的命令好用很多!
“混賬,朕才是西川的皇,你們要造反么?!”
秦川沉聲大呵,但這些人依舊是不為所動,同時間拔刀指向秦川。
“保護陛下!”
追隨秦川的人站了出來,擋在了秦川面前。
“既然你們找死,那我就滿足你們!凡是保護秦川的人,給本王全殺了!”
敬王一聲令下,禁軍聞聲,就開始行動起來。
“我看誰敢!”
這時候,趙踏嵐手拿大刀走了過來,站在眾人面前。
就算秦川不成材,畢竟是西川的皇帝,他絕對不允許有人犯上作亂。
“趙老將軍,我敬重你是老將軍,但此子不配為西川皇帝!”
“你也看見了,就是因為他的處置不當,才讓西川陷入如此的困境!”
“這樣的人,你還要輔佐到什么時候?你這是迂腐,是愚衷!”
敬王一字一句的說著,咬牙切齒,一副恨不得將秦川骨頭咬碎的樣子。
“不管如何,他是先皇指定的,輪不到別人指手畫腳!”
趙踏嵐神色堅定,手中大刀揮舞,閃爍寒光,絲毫沒有退讓的意思。
“老將軍,我很敬重你,但你不要逼我!”
敬王神色犀利,他才是那個明君才對,為何這些人還是要追隨秦川呢?
“你為了得到皇帝的寶座,不惜打開八城之門放北蠻子進來,你以為我不知道?!”
“你為了一己之私,不顧西川百姓的安危,你以為我不知道?!”
“敬王,你可知老先皇為何不選擇你繼承皇位,而選擇了先皇?!”
趙踏嵐冷笑,鏗鏘有力道。
敬王雙眼疑惑,他當年才是應該繼承皇位的人,卻被秦川的父親得到。
這是他一生的痛!
“愿聽老將軍一言!”
他也想不明白,德才兼備的他,為何會輸給秦川的父親,現在聽趙踏嵐知道真相。
自然想要聽一聽!
“因為,你太自私自利!君王是要胸懷天下,而你的心中只有自己!”
“貧苦百姓是皇朝的基石,你卻將他們視為塵土!西川在你的手里,走不遠的!”
趙踏嵐一字一頓,敬王的眉頭緊鎖。
“報!北蠻軍隊,已經到了皇宮大門外了!”
這時,一名在前線作戰的士兵,滿臉焦急沖進大殿,向秦川稟告道。
聽見這一聲,敬王笑了:“成王敗寇,秦川你還是自己走出去吧!反正你必死無疑!”
敬王得意,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似乎已經看見了秦川必死的樣子。
“敬王,我的好皇叔啊,你,就這么想殺我嗎?當真不顧及親情?”
秦川嘆氣詢問,坐在自己的皇位上,反倒沒有之前那么驚慌失措了。
“呵!”
“親情?”
“皇家哪里來的親情?權勢斗爭,向來只有生死,今天我們叔侄只能活一個!”
不知為何,看見秦川一點也不著急的樣子,敬王的心里倒是顫抖了一下。
“動手!”
忽然,秦川打了一個手指響,禁軍之中的一半人馬忽然動手,將另一半的禁軍斬殺。
后宮之中。
也出現了大批火石器的持有者,將騷亂的人瞬間鎮壓。
后宮的騷亂漸漸的平息了下來,此時,大殿之中,一股不好的氛圍包圍敬王。
“秦川,就算你掌控了禁軍,又如何?外面的北蠻軍不會放過你的!”
敬王心里,突然生出一種不妙的感覺。
“北蠻軍,不會放過朕?我的好皇叔啊,你當真這般以為?那你且看看,他們會不會放過朕!”
轟轟轟!
隨著話音落下,忽然,大殿口傳來了巨響。
無數北蠻鐵騎沖了進來,為首的赫然是單于拓跋弘,看見身后那強大的隊伍,人人不為之色變。
“西川的皇帝,拿命來!”
單于揮舞手中的彎刀,直接沖了上去。
“混賬!老夫在此!”
趙踏嵐見狀,揮舞手中的大刀直接砍向馬蹄!
“好了!拓跋弘!演戲到此為止!”
秦川陡然大喊一聲,所有人都看著秦川,神色迷茫又不解,不知秦川此意何為。
趙踏嵐手中的大刀揮舞而出,拓跋弘適時拉緊了韁繩,才讓馬兒站立起來。
就差點,他的汗血寶馬就要少兩個蹄子了。
“這是怎么回事?”
看著單于拓跋弘真的住手,敬王的腦袋里還是一片空白,他看不懂但大為震撼。
單于拓跋弘一腳將敬王踹飛,砸在地上!
“就是因為這家伙,讓我帶著十萬人演了這么大一場戲?陛下,是不是太隆重了一些?”
拓跋弘不解發問。
這人戰斗力如此低下,有什么恐怖的?竟然讓秦川如此大費周章.......
“此人控制人心,安排間諜,可是一把好手!”
“要不是演一場西川危機,他藏的那些人,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冒出來!”
“這八城是如何打開的城門,可都是要歸功于我的好皇叔,敬王啊!”
“朕前腳走,后腳就有叛徒打開城門,生怕北蠻鐵騎追不上朕,可是把敬王的人馬給累壞了呢!”
聽著二人一唱一和的話語,敬王恍然大悟,原來從開始到現在,都是秦川和拓跋弘在演戲。
目的。
就是引出他藏在皇宮里的探子,還有朝廷里的人馬,好讓秦川一網打盡!
而剛剛!
他以為時機成熟,安排秘密培養多年的人手全浮出水面,秦川目的達到,自然沒有演戲的必要了。
“不可能!”
“鄭西是你殺的,你這樣昏庸無道的人,怎么可能做皇帝?!”
敬王正是聽到秦川殺了鄭西之后,才覺得時機成熟了,這才發起政變!
“鄭西,人家敬王,想你了呢!”高位上,秦川聞言,突然玩味兒道。
聲音落下。
只見禁軍之中,一個人摘下鐵面具跪在地上。
“末將鄭西,拜見陛下,當時陛下只是殺了一個戰俘,并沒有殺我!”
“陛下說,既然有人這么討厭我,那就幫助他們完成解決我的心愿,好讓他們安心!”
“但也是我報復的機會,因為就是有你們這幫狗東西,我和邊關的兄弟們吃不飽穿不暖的。”
“今日騙了你們,我也是一番解氣!”
鄭西開心的笑道,終于看見這幫王八蛋吃癟了,他好好出了一口惡氣。
敬王趴在地上。
看著一屋子的人,這才明白,原來輸的人是他,他面如死灰,不做任何抵抗,
此時大殿之中的眾人,也才明悟過來,原來一切都是秦川設下的計謀。
老將軍趙踏嵐,看著大殿的情況十分欣慰。
與此同時,在后面休息的上官平荊,也是通過徐正阿送來了一封書信明白了事情的全部真相。
“這個混小子!”
前方大殿之中,氣氛嚴肅,不少追隨敬王的大臣癱軟在地,都知死到臨頭了。
“將追隨敬王的人一起打入天牢,誅九族!”秦川淡淡的說了一句。
下面的禁軍第一時間動了起來。
“陛下......”
“我等是西川老臣,為西川貢獻多年,還請陛下三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