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史上第一狂梟 > 第123章 西川大亂,敬王現身!
此時,在豫州城中。
秦川帶著張躍等人喝酒玩樂,十分開心。
張躍的臉色陰沉,雖然他現在是鄭家軍的負責人了,但他怎么也笑不出來。
鄭西還是被殺了,尸首都沒有讓他看見。
現在鄭家軍軍心不穩,他就算是擔任了這職位,也未必能調動這只強軍。
“來來來!”
“都給朕,接著奏樂接著舞!”
秦川喝的爛醉如泥,十分享受,這副做派明顯就和之前流傳的昏庸帝王形象毫無差錯。
難道秦川之前的英勇都是裝的?
這讓張躍的內心,不由得打起了鼓。
“報!陛下,大事不好了,我方軍火庫被人點燃,里面的軍火全部被焚燒一盡!”
這時,一個站崗的士兵沖進來匯報。
秦川聞言,氣的瞪大了眼睛,沖了下去,一把抓住士兵的衣領子。
“你說什么?朕的國之重器呢!”
秦川歇斯底里,那侍衛膽寒,支支吾吾道:“全....全部被焚燒......化為了灰燼!”
此話一出,秦川抬腳就將之一腳踹飛。
“所有人都去給朕救火,要是失去國之重器,你們全部給朕陪葬!”
秦川慌了神,當即下達指令。
眾人匆忙沖出大殿,只見軍火庫方向火焰沖天,就算是大羅神仙來了也無法挽回。
當然,還不僅僅如此。
“報!有人打開了豫州城大門,北蠻十萬鐵騎已經沖進來,開始殺人了!”
秦川聞言,臉色再度一變:“十萬鐵騎沖進來了,朕的國之重器還被燒了,你們都是廢物!廢物!”
王忠急忙道:“陛下,為今之計,我們還是先撤退吧!”
秦川原本驚慌失措的神情,頓變得欣喜:“對!為今之計,就是撤退!”
“傳朕旨意,通知所有人,撤退!”
張躍嘴角一抽,沒有了國之重器,但城中還有十萬人啊,怎么就要撤退了呢?
只見秦川帶著人馬,快速撤出豫州城。
而讓眾人沒想到的是,這一次,單于帶著十萬騎兵沒有停留,而是直接追著秦川殺。
“西川皇帝,你殺了我這么多的人,我要你為他們陪葬!”
單于大聲的喊著,帶領十萬騎兵精兵,仿佛殺紅了眼般,瘋狂追逐。
“北蠻騎兵來了,陛下快跑!”
“其余人馬,隨我攔住他們!”
徐正阿大喊一聲,率領三萬將士,留下來阻攔單于十萬人馬,仿佛要用人命阻擋敵軍。
秦川帶著其余三萬人馬撤退,一路上丟盔棄甲,逃跑慌不擇路,極其狼狽。
這邊正在上演追逐大戲。
同時,朝廷那邊也收到了消息。
“報!丞相,大事不好了!北蠻十萬大軍摧枯拉朽,已經穿過八城,直奔圣都而來!”
“陛下被一路追殺,快要到達圣都!”
聽見這樣的消息,上官平荊氣血上涌,眼前突然一黑,直接倒了下去。
“丞相!”
文武百官見狀,慌忙將上官平荊安頓了下去。
“趙老將軍,您說這可怎么辦吶!”
朝堂上,文武百官愁眉不展,瞬間就沒有了辦法,一個個好像無頭蒼蠅一樣在亂轉。
只有趙踏嵐神色淡定,霸氣道:“怎么辦?一戰而已!拿老夫的大刀來!”
高齡的趙踏嵐霸氣的說著,雖然年歲已高,但依舊擁有將帥之風,無人能比。
“請老將軍慎重,圣都的兵力無法和十萬騎兵對抗,而且都是北方蠻精銳部隊!”
“依我等之見,還是轉移圣都吧!”
“下官附議!”
“下官附議!”
就在文武百官慌亂議論紛紛,慫恿趙踏嵐轉移圣都時,秦川回到大殿之中。
“既然諸位都在!”
“那朕宣布一事,那便是,朕決定誓死保衛圣都,諸位可愿意隨朕一起?!”
秦川神色淡定。
似乎十萬北蠻騎兵,他絲毫不放在眼里。
“陛下,這都什么時候了,可不是你玩鬧的時候,為今之計還是撤離圣都!”
“以求他日東山再起!”
不少官員聞言面色驟變,和北蠻打,拿什么打?一個個眼神之中寫滿了惶恐。
“諸位怕什么?!”
“諸位不是西川的官員嗎?應該和西川共存亡啊,朕和你們同在!”
“報!北蠻子已經將圣都包圍,說要交出西川的皇帝,不然就要血洗圣都,一個不留!”
就在這時,又有士兵來報。
聽見這樣的話,百官喧嘩,一個個六神無主,只敢低聲議論,不少人眼神時不時望向秦川。
“都在議論什么?”
“有什么想說的,就直接說出來!”
秦川坐在皇位上,目光威嚴掃過下方眾人。
此時,一人從大殿之外走了進來:“陛下,臣請你,將自己交給北蠻。”
“以解今天滅國之危!”
踏步進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敬王!
他沒有想到,苦等了這么多年,老天終于給了他一個合適的機會,天賜良機。
“敬王,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朕秦川,才是西川的皇帝,你要將皇帝交出去求和,自己做皇帝么?!”
秦川從龍椅上站起來,對著敬王大聲怒斥。
“我做不做皇帝由天下人決定,而你做不做皇帝,都是你自己作的!”
“那時,是你自己說,能將北蠻子二十萬大軍解決,如今這二十萬大軍攻城門下,一切都是你的罪過!”
“你難道就不該去承擔這一切的后果么?!”
敬王字句鏗鏘有力,百官之中也是安分了下來,紛紛看著敬王,心中都在盤算自己的小算盤。
“敬王,你知道你在說什么么!”
秦川雙眼犀利,這老家伙,終于露出狐貍尾巴了!
“臣說的是實話,還請陛下為了西川的百姓,為了圣都的百姓,為了滿朝無辜臣子,將自己交出去吧!”
大殿下方,敬王遙指高位上的秦川,一副大義凜然,義正言辭的模樣。
“敬王,你大膽!”
秦川大喝一聲,殺氣澎湃。
“報!陛下,有奸細突然打開了城門,北蠻的騎兵,就要殺進來了!”
聽見消息,大殿之中,不少人慌了神。
“秦川!你難道還不肯交出自己嗎?一定要整個圣都的人都為了你陪葬嗎?!”
敬王負手而立,直喊出秦川姓名,此時他仿佛一個悍不畏死,勸諫君主的諫臣。
“混賬,來人將敬王拿下!”
秦川大喊一聲,禁軍紛紛沖了進來。
“護本王之人,何在?!”
這時,敬王亦然大喊一聲,只見禁軍中,不少人手持刀劍護住敬王。
雙方人馬,刀劍相向!
此時,大殿之內的肅殺氣氛,也是瞬間被提升到了極致的地步......
另外一邊,后宮。
太監宮女們也是亂作一團,一個個拿著寶貝就跑。
只有溫德殿比較安靜,周圍有秦川提前安排的火石器護衛,守護在這里。
而后宮之中,隨處可見的,是眾人為了爭奪金銀珠寶,互相殘殺......
不多時,有大批宮女太監,目標極其明確的,奔著溫德殿沖了過去。
“殺!”
火石器直接開火。
無數宮女太監倒在了地上。
關銀屏站在門口,俏臉震撼,一切都讓秦川說對了,這后宮有好多黑手。
后宮紛亂不斷,慘叫聲,喊殺聲,此起彼伏。
然而前方大殿之中,在場百官顫栗,秦川指揮的禁軍,也是不為所動。
“你們,這是要背叛朕嗎?!”
秦川目光掃過下方禁軍,怒聲斥道。
“陛下,臣說了,您應該將自己交給北蠻,來確保我西川子民的安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