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史上第一狂梟 > 第122章 擒拿寶馬,敬王時機
說來這寶駒龍騰,也是北蠻的馬兒,是西川商販從北蠻那邊買過來。
專門給皇家貴族使用的。
秦川騎著龍騰,快速沖向那胡亂逃竄的黑馬。
與此同時,上百人伸出套馬桿,黑馬一次次躲避,閃躲,左右亂撞。
場面瞬間一片混亂,煙塵四起。
眾人紛紛包圍上去,一群人圍著一匹黑色的駿馬,一個個斗志昂揚。
“上啊!抓住它!”
周圍眾人吶喊助威,一時間,整個馬場熱鬧起來。
這時,秦川瞅準時機,身形一動,騎著龍騰如同一道閃電般,快速沖了出去。
“是陛下!”
眾人見是秦川,雙眼火熱。
眼前的黑色駿馬,將北蠻的野蠻和強大表現的淋漓盡致。
忽然,秦川縱身一躍,直接跳到了黑色駿馬身上,隨后死死的抓住鬃毛。
嘶——
黑色寶馬嘶鳴吼叫,隨后馬蹄狂奔,聲音清脆悅耳。
秦川雙手緊緊的抓住它的鬃毛,雙腿也用力,整個人的身體都繃緊了狀態。
黑馬急速狂奔,這速度竟然和龍騰不相上下。
此時,黑馬雙眼血紅,仿佛通人性般,猛地對著前面的木頭欄桿沖了上去。
“陛下小心,還是先放開這匹黑馬吧!”
一旁的王忠焦急大喊,生怕秦川有什么閃失。
然而秦川看著前面的木頭欄桿,整個人的臉色都是一沉。
雙手死死的拉著黑色駿馬的鬃毛:“朕就是不松手!倒要看看你如何甩掉我!”
秦川的倔脾氣也是上來了,雙手抓得緊緊的。
眼看著黑馬就要撞到木欄桿上,所有的人都是神情緊張的看著前方。
心都要跳出嗓子眼。
黑色駿馬嘶鳴,在即將要撞上時,忽然站起身,巨大的慣性,直接將秦川的身體甩的飛起五米高。
秦川死死的抓住手中的鬃毛,手掌都已經被鬃毛勒出血了,卻仍然不松手。
隨著馬兒前蹄落地時,秦川又穩穩的落了回去,重新坐在馬背上。
在場眾人見狀,心也是隨之起伏不斷,好馬,若是馴服絕對是強大坐騎。
“陛下威武!”
在這一次折騰之后,這黑馬的脾氣似乎這才穩定下來,也不折騰了。
秦川坐在上面喊了一聲:“駕!”
黑色駿馬奔騰而出,速度極快。
跑了幾圈后,秦川這才意猶未盡,將黑馬栓了回去。
馬圈門口,一幫人還都處于吃驚中,驚嘆陛下的強大身手,沒有回神。
“一匹馬而已,諸位有什么可驚慌的,倒是有些人的脾氣可是比馬要倔強的多了!”
秦川不冷不熱的說了一句,轉身就要走。
鄭西聞言,臉色驟然一變,連忙跪下:“陛下,末將知錯了!”
聽聞此言,秦川停下腳步,轉身看著鄭西道:“鄭大將軍何錯之有?”
“臣不該不給朝廷上奏奏章,只是當時情況危急,臣也是無可奈何!”
當時,朝廷一片混亂。
他遞出去的軍務奏折都被壓了半年。
那個時候,他就對朝廷十分的失望。
隨后,敵人進攻,他也是懼怕同樣的事情再一次發生。
情急之下,就只給五虎之一的趙踏嵐送去了書信,并沒有上報朝廷。
“朝廷是昏亂,但是朕不也是處理了么?!”
“就算朝廷有諸多不對,你身為朝廷的將軍,難道不應該上奏?!”
秦川怒斥,龍顏大怒!
“陛下責罵的對,臣愿意接受任何懲罰!”
鄭西跪下,神色誠懇。
“好!朕罰你去死!”
此言一出,眾人皆驚!
“陛下萬萬不可!鄭將軍是鄭家唯一的后人了,您不能讓鄭家斷子絕孫啊!”
張躍直接跪在了地上,聲淚俱下,拼命求秦川開罪!
“徐正阿,將人帶下去處理了!”
秦川冷冷的說了一句,沒有任何的放過之意,語氣神情都是必殺此人。
“陛下!您!您!您不能啊!”
張躍大聲的喊著,跪著走向秦川。
“張躍!好好守護邊境,我死不足惜!我死后,將我的墳墓埋在邊疆!”
“我就算是死,城在魂在!”
鄭西虎目泛紅,他不舍,但罪責確實不可饒恕,如今陛下刺死也是咎由自取。
隨后不做任何掙扎,不說任何言語,就被徐正阿帶了下去。
“將軍!將軍!陛下!鄭家軍五萬人,鄭將軍是軍魂,邊疆不能沒有他!”
“您這么殘忍,恐軍心不穩!”
看著鄭西被帶了下去,張躍的臉色也是一沉,開始口出狂言。
“張躍,你大膽!”
王忠在旁陡然大喝一聲,聲音震懾心肺。
張躍此時才意識到自己說了大逆不道的話,整個人都跪了下去,連忙改口。
“臣一時說錯了話,還請陛下恕罪。”
“但是臣都是為了西川!陛下,北疆不能沒有鄭將軍,您不能殺他!”
然而秦川抬腳就走,根本不聽張躍的話。
至于秦川的這些作為全部都傳回了圣都。
面對他斬殺鄭西一事,朝廷之中的眾人都無語了。
鄭西雖然這么做,有一些不尊重朝廷,但趙踏嵐收到軍報后,第一時間就傳達給朝廷了。
也算是幫鄭西彌補了啊,可現在陛下下令殺鄭西,難不成又昏庸了?
“丞相這?”
朝堂上,文武百官看向上官平荊,一個個都是滿頭霧水,不知陛下此舉有何深意。
“咳咳.......”
“陛下做事,自然有陛下的道理,我們身為臣子,各司其職,做好自己該做的便好!”
“都散去,各自做事去吧!”
上官平荊硬著頭皮,將眾人的質疑給鎮壓了下去,但他卻眉頭緊鎖。
他也覺得,陛下此舉不妥,但也沒想明白,陛下為何會做出這種有些糊涂的事情來。
雖然此次,陛下率兵大敗北蠻。
但鄭西是西川五虎之一,鄭家唯一的后人。
就算是鄭西犯了天大的過錯,也要考慮鄭家以及其功勛,三思而后行!
“陛下!”
“您可莫要讓我失望啊......”
上官平荊的內心也擔憂起來,殺了鄭西,無疑殺賢良,這可不是什么好兆頭。
另一邊,敬王府上。
二十萬北蠻軍隊被滅掉了一半,還有一半不知所蹤,危機還沒有徹底解除。
秦川竟然在這關鍵的時候,斬殺了鄭西。
這番操作,無疑是秦川昏庸無道,親自折斷了自己手中的一把利刃。
“哈哈!還以為這秦川能有多么厲害呢!”
“剛剛勝利了一把,就將多年鎮守邊關的將領斬殺了,我看他腦袋又傻了,父親您說呢?”
秦葉望向自己的父親,神色期待。
“現在的局勢不好說,秦川手里的秘密武器,還沒有弄清楚是什么。”
“北蠻的危機,也并沒有真正解除。”
“他現在自斷臂膀,倒是我們的好機會!”
敬王冷靜分析,沉吟片刻道:“最近盯緊朝廷動態,有什么變化,第一時間向我匯報!”
“是,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