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史上第一狂梟 > 第121章 凱旋歸來,良駒發狂
單于看著秦川的神色揶揄,滿臉狂傲,擺著一副你打不過我的樣子!
秦川聞言,覺得這大塊頭有點意思,雖然語氣揶揄譏諷,但實則在警告他別動用火石器。
“哈哈!”
“朕乃秦川之皇帝,自然要堂堂正正的解決你!”
秦川脫下衣衫,撕下一條將大腿綁緊,再一次走到了戰場的中間,直面單于!
“陛下!”
“必勝!”
隨著秦川再次上場,身后的護衛大聲的喊著,聲威震天,也是在給秦川打氣。
看著面前的小個子,單于的眼神之中凝重三分。
一個男人有膽量走到他的面前,就足以得到他的尊重了。
“你很有膽量!不愧是西川的皇!但勝利仍然屬于我這匹北蠻的狼王!”
唰——
單于果斷出手,彎刀揮舞而出,仿佛割裂空氣發出聲響。
秦川站在原地,果斷伸出雙手,纏繞在單于的臂膀上,一手抓住他的手腕,阻止彎刀劈下。
另外一手,突然握成拳,使用寸勁打在單于的臂膀關節處。
咔嚓一聲!
突然,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只見單于的一條臂膀,竟然直接脫臼了。
“啊——”
單于的右手臂直接被廢掉,哀嚎一聲。
此時,秦川雙手勒緊了他的脖子,說什么也不松手,這可是聞名的鎖喉。
一旦鎖住,不管對方有多么強大的力量都很難掙脫。
“啊!額!呀!”
單于就剩下一只手,想掙脫開,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單于臉色血紅,呼吸都變得十分困難,他胡亂揮舞左手想要抓住秦川。
但伸出的手卻總是落空,隨后,他看見身后的大樹,狠狠的撞了過去。
轟!
秦川吃痛,雙手卻鎖得更加用力。
勝利的機會只有這一次,若是他松開手,再戰斗下去,就很難抓住時機了。
“啊!結束了!”
秦川也是全身的肌肉緊繃,青筋暴起,將自己全部的力量都孤注一擲。
雙手,猶如鐵鏈一樣,緊緊的鎖住了他的喉嚨。
時間悄然溜走,單于雙眼上翻,臉色漲紅,似乎已經看見了死亡向他招手!
“單于!”
身后眾人,大驚失色,眼看就要沖上來。
“你們幫忙的話,就是他輸了!這樣你們也要出手嗎?”
秦川身后護衛,同時拿出火石器對準他們,要是這幫家伙敢胡來,他們就開火!
“朕是西川的皇帝,你臣服朕,或者死!”
此時的單于已經是強弩之末,呼吸已經完全停止,身體也開始失去了掌控。
這頭狂傲的北蠻的狼王,眼神黯淡,放棄了抵抗,秦川也松開了他。
“單于!”
身后的護衛們沖了上來,此時的單于終于恢復呼吸,胸膛不停的起伏。
半晌后。
在手下的幫助下站起來,隨后半跪向秦川。
“成王敗寇,今天我輸了,愿賭服輸,北蠻單于拓跋弘,愿意歸順西川!”
北蠻眾人,臉色瞬間一變!
在北蠻,強者為王,單于也是憑借自己的力量廝殺到今天,獲得所有人認可上位單于!
秦川靠著自己的實力,將他狂傲的獠牙掰斷。
現在這狂傲的北蠻單于,折服了,成為了秦川手下一頭兇殘的狼王!
“好!很好!非常好!”
“北蠻依舊交給你管理,但是雙方可以多多通商,隨后的事宜,朕會安排大臣前去溝通。”
“你就留在朕的身邊,為朕效力吧!”
“是,西川皇帝!”
北蠻單于跪在地上,神色恭敬,這個世界永遠都是強者為王,他心服口服。
這時,秦川也是咳嗽了幾下,這家伙撞的他那一下,至少四五根肋骨骨折了。
大腿的傷勢也需要養一些時間,不過收下了一個戰力滿滿的狼王,也是值得的。
“你若是留在朕的身邊,北蠻你會讓何人管理?”
秦川看向拓跋弘,沉吟片刻后,繼而開口詢問。
拓跋弘看著耶魯齊爾道:“這是我的左膀右臂耶律齊爾,將北蠻交給他,我放心!”
“好!耶律齊爾,朕準你回北蠻,回去后,管理北蠻和西川通商的事宜。”
“遵命,西川的皇帝!”
耶律齊爾也識相,自己的單于都成為人家的臣子了,他還能說什么呢?
“拓跋弘,朕還有一件事要拜托給你!”
秦川眼神流轉,一場西川大戲,就此而生.......
第二天一早,秦川帶著隊伍返回,但是拓跋弘并沒有在此,而是另有安排。
“恭迎陛下!”
見秦川歸來,三人早早就在城門口恭候多時。
“嗯,你們三人干的很好,收獲了多少戰馬?”
望向跪地的三人,秦川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后問起他心心念念的戰馬。
西川的戰馬,都是漢馬,用來戰斗實在是讓老漢狂奔,有點費勁。
但北蠻的馬兒不一樣,都是上等的好馬,速度和耐力都十分的強大。
秦川早就看上這些馬兒了,但奈何,北蠻和西川不通商,因此他只能眼饞。
“稟告陛下,好馬兒還有八萬多匹,都已經管理起來,就等您回來了!”
王忠神情欣喜道,他看著那強勁有力的馬兒,內心也是十分的喜歡。
身為男兒,當馳騁沙場,為國浴血奮戰,保家衛國!
但若是沒有好良駒,如何在沙場馳騁呢?
隨后,一行人來到豫州城外,八萬匹北蠻的好馬兒,被圈養在這里。
還讓北蠻子的傷兵照看,生怕有任何閃失。
此時鄭西帶人巡視這里,打掃戰場時,照顧這些馬兒也是他的責任之一。
簡單來說,就是從守城的將軍,變成養馬的馬夫了。
“拜見陛下!”
蘭陵和王忠,以及徐正阿三人圍著秦川,不用說,秦川的身份自然不簡單。
鄭西將態度擺在最低位的程度。
然而秦川看都沒看,直接抬起腳,仿佛無視一般,繞著鄭西走開.......
張躍看見這一幕,就要說話,但被鄭西拉住。
雖然他身為西川五虎之一的鄭家后人,還是第一次被人如此對待,但不敢動怒。
因為,秦川是西川皇帝,身份尊崇,帶兵作戰更是甩了他十幾條街!
只是他還沒想明白,自己是哪里得罪了陛下。
此時,秦川來到馬廄中,左右看著馬廄中的馬兒,越看越滿意。
黑的,紅的,白的,灰的,純色的馬兒比比皆是,強壯的肌肉線體代表它們征戰多年。
都是良好的戰馬!
秦川點點頭,信誓旦旦:“有這些馬兒在,我就能打造西川最強的隊伍了!”
西川的騎兵十分的罕有,有編制的那幾萬騎兵,一個個還都是歪瓜裂棗,什么樣的馬兒都有。
哪里能和這樣的馬隊比?!
“快來人啊,這匹黑馬又發瘋了!”
這時,一道驚呼響起,那人是給馬兒洗澡的馬夫,剛刷了一下,這黑馬又開始暴躁起來。
一個蹄朝天,就將面前的馬夫一腳踹飛。
渾身漆黑锃亮的毛發,高大魁梧,肌肉線條完美,威風凜凜,極具壓迫力,看著就讓人心顫。
“好馬!”
眾人的評價,脫口而出!
“誰能擒住此馬,朕有重賞!”
秦川大喊一聲,馬場里眾人紛紛都沖了出去,一個個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秦川轉身騎上自己的寶駒龍騰,伺機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