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史上第一狂梟 > 第117章 陛下轉性子了?
秦川手一揮,人就被帶了下去。
“啟稟陛下,敵人已經開始向徐州城移動了,我們是否現在過去?”
王忠在旁說了一句,這是剛收到的消息。
“人馬集合,等朕命令。”
秦川淡淡的說著,隨后看著胡大海。
“胡大海,現在情況特殊,應天城暫交給你管理,如果你表現的好,朕再考慮繼續用你!”
“至于你女兒......”
“朕會追加為貴妃,按貴妃制度安葬!”
聽見女兒得以貴妃規格安葬,胡大海感激涕零。
“多謝陛下,我發誓,一定為陛下穩住應天城,讓陛下沒有后顧之憂!”
胡大海跪下,有女兒的庇佑,只要他好好做事,胡家還是會有好日子的。
應天城,秦川的六萬人馬終于匯聚齊全。
“出發,隨朕,前往豫州城!”
秦川一聲命令,眾人全速前進,直奔徐州城!
.......
此時,豫州城。
五萬人馬戰戰兢兢的守在城墻上。
“北蠻子二十萬騎兵很快就要來了,聽說徐州城已經被屠城.......”
“就我們這五萬人能守的住嗎?”
站在城墻上的守衛,手中拿著三年沒有更換的兵器,眼神之中都是擔憂。
甚至已經有些軍心渙散,想要跑了。
就在此時,一些身上充滿血腥氣息的身影走了上來。
一看見這些人的到來,所有人肅然起敬。
“將軍!”
眾人沉聲呼喚。
來人殺氣騰騰,雖然身上有多處傷痕,眼神之中保家衛國的意志卻一點都沒有減少。
“將軍!”
“徐州城逃出的百姓,都已經安置妥當。”
身邊的先鋒將張躍,上前稟告道。
“恩。”
鄭西點點頭,神色嚴肅,但更多的是惱怒和恥辱。
鄭家鎮守邊關百年,今年在他的手里丟失,他就是戰死也難辭其咎!
但他還不能死,他要鎮守國門。
他,要帶著五萬殘存兵馬,守衛豫州城,并且將叩關的北蠻子趕出去!
“兄弟們恢復的怎么樣了?!”
鄭西詢問道。
“將軍,咱們五萬人馬,能上戰場的只有三萬人,還有兩萬人受傷嚴重,只能用來守城!”
三萬!
敵人二十萬!
“如此看來,只能優先防御了,朝廷的援兵還沒有來嗎?”
朝廷之中,唯一讓鄭西放心的就是趙踏嵐,至于那個皇上,他可是一點都不相信。
這一次的支援,他是直接寄希望于趙踏嵐。
“根據趙老將軍的回信,朝廷人馬已經出發了,這一兩天就快到了。”
“來了多少人?領兵的是誰?”
鄭西神色凝重,這才是最重要的,要是來的是朝廷的酒囊飯袋,那還不如不來。
“朝廷發兵兩萬,說是其余的隊伍聚集在應天城,具體數量不詳,領軍將領是陛下,秦川!”
聽見這個名字,鄭西臉色刷的變黑,整個人的神色頃刻間陰沉下來。
“秦川?”
“那個酒囊飯袋?”
“將軍慎言,這樣的話不能說啊!”
先鋒將張躍嚇的臉都白了,圣都里的陛下,生活奢靡,朝政混亂,眾人都知道。
現在這位主來到了這里,這無疑是添亂。
但他畢竟是西川皇帝,而主帥鄭將軍,畢竟是臣子。
背后妄議當今圣上,若是被有心人傳到秦川耳中,按照這位陛下的性子,指不定會做出什么事兒!
“朝廷抽調不出人來,我們要自己想辦法了!”
“徐州城本身有五萬兵馬,兩城加起來共計十萬人,雖然只是北蠻子一半兵力。”
“但只要運用得當,也可以將敵人擊退!”
鄭西長嘆一口氣,還以為趙踏嵐老將軍會派來援軍,但所來之人就是添亂啊。
“是,將軍。”
鄭西也知道,這五萬人平常沒有怎么訓練。
戰斗力遠遠不如鄭家軍,這五萬人,只要能抵兩萬鄭家軍,他也就知足了。
就是不知道,能否如愿!
“將軍,前方五十里處,已經可以看見騎兵的身影!還有半天的時間就能到達豫州城!”
這時,前方斥候傳來消息。
鄭西神色凝重,當即下達軍令:“所有將士準備戰斗,誓死保衛豫州城!”
鄭西大喊一聲,軍令快速傳達全軍,眾將士很快便進入隨時戰斗的狀態。
“報告將軍,我方身后出現六萬人馬,這些人鎧甲精致,手中的兵器卻很奇怪!”
這時,另一方向的斥候來報。
鄭西聞言,眉頭緊皺,沉聲道:“張躍,你去接見陛下,我在這里迎敵!”
騎兵的速度很快,鄭西要守在城門口,根本沒閑心去迎接那位胡鬧的陛下。
“是,將軍。”
張躍第一時間下去,去迎接秦川。
此時,秦川也已經帶著人馬到了北城門。
“朕乃西川之皇秦川,守將快打開城門!”
秦川大聲的喊著,張躍聞聲,站上城墻高處,目光打量著下方隊伍。
面露疑惑,不解。
他西川軍中多年,還從來沒有看見過全身披著鎧甲的部隊,而且那兵器看起來也是造型奇特。
他自認為見多識廣,但這些奇特兵器,卻見所未見!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當今陛下,但現在豫州城危機,不能讓你隨便進來!”
“你有何證明?”
張躍小心謹慎,現在敵軍靠近,他不能拿身后的豫州城百姓做賭注。
“混賬東西!”
“陛下駕到,還不快打開城門!”
王忠脾氣暴躁,當即朗聲呵斥道。
身為西川重地守將,陛下御駕親征,親自叩門的情況下,竟然不讓秦川進去。
此乃大罪,和找死無異!
張躍神色為難,看著王忠,又看看秦川,王忠這樣的氣勢,再加上秦川身上散發著獨特氣質。
這種氣質很難形容!
因為和他印象中的陛下形象,完全不同,為首之人氣質不凡,身上有殺氣,也有威嚴,有上位者所積累的氣勢。
印象中,西川當今陛下,平庸無奇,容易聽信小人讒言,是個沒主見的君王。
可眼下,他所見到的,和記憶中全然不同,一時間,他陷入兩難境地。
“你看看這是什么?”
王中掏出令牌,城墻上,張躍神色震動。
對方拿出來的東西,是代表象征,在整個西川權力場,是能夠代表職位的令牌。
他自然認得。
而且就在剛才,他雖拖拉時間,也在默默打量和感受著秦川的表現。”
氣勢強悍,明眼人,自然一眼都能看出為首領兵主帥,十有八九就是秦川。
他猶豫一下,旋即下令道:“來人吶,為陛下和支援軍,打開城門!”
城門大開,秦川率領人馬直接沖進城內。
張躍帶著人站在兩邊,神色恭敬:“末將張躍,拜見陛下!”
秦川勒馬,心疼道:“張先鋒快請起,這段時間,辛苦你們了,對了,現在情況怎么樣了?”
“陛下,在五十里外,斥候已看見北蠻騎兵,正浩浩蕩蕩直取豫州城!”
秦川想了想說:“速速帶朕去南門,朕來迎敵!”
張躍神色一變,勸諫:“陛下,鄭將軍已經死守城池,請您以龍體為重!”
“混賬!陛下下達命令,你們聽從就是了!”
“打開城門,讓我等出去迎戰,你們守好城門!”
王忠是魯莽的性子,但是他知道秦川的計劃,看著這家伙磨磨唧唧的。
急脾氣就爆發出來了。
秦川神色冰冷:“告訴鄭西打開城門,讓朕去迎戰,若是敵人沖到弓箭射程范圍,你們盡管射箭。”
“而且就算朕死了,也不必為朕打開城門!”
這一刻,秦川毫無畏懼道。
讓張躍震撼的是,陛下遠非其他人描述的那樣,昏庸無能,只會聲色犬馬。
難不成,陛下轉了性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