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史上第一狂梟 > 第110章 陳家異動
聽見這樣的圣旨清吏司劉瑾也是一愣。
五年前,他以為老禮部尚書下去了,自己可以成為禮部尚書。
卻沒想到突然冒出來了一個周志管理禮部多年。
他就只能隱忍,后來周志下臺,又來了一個蔣玉溪,他還是隱忍。
沒想到啊,沒想到!
自己還有代理禮部尚書的機會。
這說明什么,說明他還有機會成為禮部尚書的,以觀后效,就是看他這半年能做出什么來!
禮部內部的腐亂,他是一清二楚的。
在他的心里早就計劃好,如何改造禮部了,這是老天給他機會,陛下給他機會啊!
“臣,劉謹接旨!”
劉謹接了圣旨之后,為官多年的他,自然知道要給眼前的公公一些好處。
“公公來此,一路辛苦了,不知蔣尚書去哪了?”
劉謹知道這位蔣尚書也不簡單,不會被突然撤走的,應該是被安排走了。
拿人好處,替人消災,這太監也十分懂,于是說:“蔣尚書被安排去江南做巡撫了。”
“蔣尚書在出發之前,推薦了你,劉大人,這半年的時間你可要把握好啊!”
“另外,陛下聽說劉大人做事拖拉,小的提醒劉大人一句,陛下喜歡的是有能力,能辦事兒的人。”
辦事拖拉!
劉謹聞言,不禁嘴角一抽,他本是雷厲風行之人,做事從來不拖拉。
之所以拖拉,是因為周志在位時的所作所為,他看不下去,不想去做罷了。
“多謝公公提醒,日后有機會請公公常來塌下飲酒!”
那公公擺擺手說:“多謝好意,奴才就先回去復命了。”
……
三天后。
后宮張燈結彩,好不熱鬧。
這一日,親川迎娶明月,正式舉行。
負責這一次婚禮的是禮部尚書劉謹。
大婚當天,百官送上祝福。
復雜的婚禮禮儀讓秦川焦頭爛額,他以為處理國家政務就夠麻煩的,沒想到結一個婚更加麻煩。
麻煩的婚禮結束。
夜晚,月光明亮。
秦川身穿紅色禮服,走到了新房之中。
到處都是紅色的花朵,看著就十分的喜慶。
在婚房之中,一個嬌小的身影坐在床邊,身穿鳳凰紅袍,頭戴黃金鳳釵。
秦川一步一步走來,心跳的速度瞬間加快。
以往,就算是遇到了威脅到生命的事情,秦川的心臟也未曾跳動的這么快。
唯獨在明月的面前,有一種感覺叫做悸動!
或者是傳說中的一見鐘情,命中注定!
秦川伸手溫柔的將紅色的蓋頭掀開,看著那嬌艷欲滴的新娘明月。
“今天的你,很美!”
平常秦川的話語很多,現在卻有一些謹慎的就只剩下幾句描繪。
都說嫁人的新娘是最美麗的時刻,眼前的明月嬌艷欲滴,絕美容顏,溫柔的氣質。
對于秦川來說,就好像得到了世間的珍寶一樣。
“陛下!”
明月抬頭,看著秦川那火熱的雙眼,她心里也是美滋滋的。
她從來沒有被一個人如此珍視過。
秦川伸手觸摸她的臉龐,靈魂深處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兩人對視,眼神之中只有火熱的情感,秦川低頭堵住那可愛的櫻桃小嘴,如猛虎一樣將之撲倒。
這一夜,月華殿龍騰虎躍,高歌不斷。
此時另一邊。
陳家大廳。
“司徒大人,這是我父親的計劃,還請你即刻執行!”
敬王的兒子秦葉深夜拜訪,遞給陳明一個奏折。
陳明打開一看,里面的內容讓他后背生涼。
上面寫北疆匯聚了敵軍二十萬,就要突破北疆,需要陳明內部配合。
只要將一路的人都打開城門,那么就可以直接打到圣都!
“這....這是......”
陳明看著手里的奏折,內心都在顫抖,這是要將現在的西川全部推翻啊!
“這是不是太冒險了?”
陳明看著秦葉憂心忡忡道。
“富貴險中求,秦川已經快要掌控江南了,到時候你的下場會怎么樣,不用我說了吧!”
秦葉的眼神犀利,說的也是一個事實。
江南的大半都已經不在他的掌控之中。
只要江南不被他掌控,他這個陳家的當代家主的人生也要到達盡頭了。
“下官明白了,下官一定盡力而為!”
送走了秦葉之后,陳明仔細的看了地圖。
最快到達圣都的方式,就是通過西川的八座重要城池。
這八座重要地,其中四城是陳明有交情的人,至于另外四城,并不是很熟悉。
必須要在三天之內,將這四座城池的大門打開!
想到這里,陳明連忙開始給認識的四城要員寫信,同時也附贈上諸多的銀票。
“勝敗在此一舉了!”
陳明將書信寫完,就立刻安排手下人快馬加鞭的將書信送出去。
“記住,明天一定要送到!”
“是老爺!”
手下人出去了八個人,兩個人一組騎上快馬出發。
監視陳明家的人也第一時間向秦川匯報。
此時已經是后半夜。
秦川剛剛酣戰結束,看著懷里已經累的深深睡過去的明月,神色滿足。
“啟稟陛下!陳家派人出動了!”
忽然間,門外傳來了太監的聲音,雖然這是深夜,但是秦川吩咐過,陳家有動靜要第一時間告訴他。
秦川轉身穿上衣衫推門而出,皺眉問道:“陳家有動作,怎么回事?”
太監遞上來一封書信,大致講述了陳明家發生的事情。
“陳明!秦葉!”
“好!很好啊!”
秦川勃然大怒,將手里的信件捏碎:“朕知道了,告訴徐正阿按照計劃行事!”
“是,陛下。”
太監轉身離去,秦川轉身回到了房間之內。
明家為敬王效力,明月是自己的心愛之人,有點麻煩啊。
似乎是注意到了秦川注意的視線,明月拖著疲憊的眼皮,努力睜開。
伸手摸著秦川的臉龐,柔聲道:“陛下。”
“臣妾能得陛下寵愛,已經十分滿足,如果我的存在會讓陛下為難。”
“就請陛下處置我,我寧愿為陛下去死,也不愿意讓陛下為難。”
明月用盡力氣的說完這一句。
手臂就沒有了力氣放下,她實在是太累了。
秦川伸手抓住她的手臂:“古有金屋藏嬌,不管發生什么,朕都會保護你。”
“自己喜歡的女人都保護不了,朕就不配當西川的王!”
“只是你的家人,如果還執迷不悟,朕不得不處理,希望你能理解朕的苦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