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史上第一狂梟 > 第106章 月下美人,秦月
話音落下,秦川從懷里拿出了一個東西,秦戰看清時,瞳孔猛地一縮。
忽然他想到在虎王撕咬秦川的時候,他似乎聽見了一聲不一樣的聲音。
隨后虎王就倒下了。
眉心只留下一道細小傷口,一擊斃命!
“報,邊疆急報!”
這時,一名士兵騎馬狂奔而來。
敬王聞聲,嘴角揚起邪冷笑容,眼神悄然打量秦川,他倒要看看秦川如何應對。
而這,才是他期待的機會!
“陛下,先處理邊疆急報吧!”
“是啊,陛下,邊疆戰事吃緊,一切以國事為重,以大局為重啊......”
幾名臣子上前勸諫,苦口婆心。
看似在勸秦川先處理國事,其實秦川心中明白,他們是讓自己轉移注意力。
“砰!”
突如其來的一聲槍響,鮮血迸濺一地。
秦戰雙眼一瞪,整個人都沒有反應過來,就被秦川打爆了頭,瞬間了無生機。
“啊——”
文武百官見狀,驚叫連連,一個個失魂落魄的滾爬在地上,樣子狼狽。
至于始終好整以暇的敬王,猛地起身,看著自己的兒子,瞪大了眼睛。
那張臉上寫滿震驚,心中怒火沖天而起!
他萬萬沒有想到,秦川小兒,竟真的敢當著他的面,殺了他的兒子!
秦戰是他的二兒子,雖然平時頑皮了一些。
但卻是征戰沙場的好手,也是以后,為他逐鹿天下,帶兵打仗的大將!
現在卻死在這里,死在他的面前。
秦川神色冷漠的看了敬王一眼,看見他眼神深處的憤怒和惱火。
呵呵,老家伙果然坐不住了。
“報!邊疆急報!北疆戰事吃緊!”
秦川悠閑的走到了那傳報之人的身邊,將密封的奏折打開,一字一字的看了起來。
“朕知道了,退下吧。”
那侍衛領命,退了下去。
秦川目光掃量在場所有人,旋即笑著問道:“諸位還有什么想說的嗎?”
此前說話的幾人跪在地上,人都死了,還能爭辯什么?
“陛下,您這是錯殺好人啊,事情還沒有分辨出來呢!”
然而這個時候,太尉盧布先老淚縱橫,泣不成聲,好像是他死了兒子似的。
“太尉大人這么想知道答案啊?”
“秦祁艷,你來和太尉說說,何為真相!”
秦川轉身坐回自己的椅子上。
秦祁艷回去之后就將這件事和自己的父親說了。
戰天候緊忙站出來,為自己的女兒解圍:“小女回去之后,將事情的經過和本侯說了!”
“當時她和秦戰一起看見陛下正在和虎王搏斗!”
“小女伸手阻止秦戰,叫他不要射箭,但秦站擔心自己無法射殺虎王,毅然決然的出手。”
“全然不顧及陛下安危!”
盧布先腦袋一頓,下意識道:“你怎么知道,他射箭不是為了保護陛下呢?”
“老匹夫,你說什么?!”
戰天侯虎目圓瞪,死死盯著盧布先。
這老王八蛋,他堂堂戰天侯,西川皇室王爺都站出來作證了,老王八蛋竟敢質疑他?
原本他跳出來,就是在保護自己的女兒,盧布先敢質疑冒犯,他不介意出手解決!
“戰天侯,我也是就事論事......”
盧布先渾身一抖,戰天侯他也得罪不起。
“好啊!那我就親自重復一遍秦戰小王爺說的話!諸位且聽好了!”
“混賬!秦川你算什么東西!西川一半都是我父親幫助先王拿下的!”
“你父親就是一個卑鄙小人!”
戰天侯此言一出,百官戰栗,紛紛跪下。
敬王的臉色微微一變,沒想到自己的兒子竟然說出這樣的大逆不道的話。
但是,這也是他的心里話啊。
“諸位還有什么想說的呢?”
秦川看著下面的百官,神色漠然,尤其是望向敬王時。
“小兒出言不遜,對陛下大不敬,處決他理所應當,還請陛下也處理臣吧!”
敬王走出來,跪拜在秦川的面前,神態虔誠。
秦川心中冷笑,老東西真能忍,剛才兒子死了的眼神可是被他記著呢。
“冒犯朕的人,朕已經處理了,敬王不必如此,這件事到此為止,秋獵繼續!”
秦川說了一句,大手一揮。
秦戰他必殺,拉回來只是為了看看下面官員的態度,試試水深水淺。
果然不出他所料,很多人都蹦了出來,也釣出敬王這條躲在泥里的黑魚。
隨后秋獵繼續。
一天下來,狩獵吃喝玩樂倒是享受。
晚上,眾人喝酒,秦川也喝的迷迷糊糊的。
他視線注意到秦月,月色下的秦月依舊是那么可愛,可惜是敬王的女兒。
秦川抬頭將手里的酒杯一飲而盡。
沒人注意到,秦月時不時的也會悄悄的偷看秦川,她心里直打鼓。
她剛來的時候,就晚了。
秦川就懲罰她喝酒,后來秦戰得罪了秦川,自己是秦戰的妹妹,會不會也被討厭呢?
秦月難受,俏臉布滿愁容,甚至覺得自己都沒有機會再接近秦川了。
良久,宴會到達尾聲。
文武百官散去,秦川下意識看了秦月一眼,碰巧秦月也抬頭看了過來。
相視的一瞬間。
兩人眼神中,似乎迸出不一樣的火花。
秦川喝的迷迷糊糊的,站起身來,對著徐清愁柔聲道:“我去透透氣。”
徐清愁應道:“陛下小心一點。”
秦川負手,一個人走到場外,來到一處草坪,躺在地上看著天上的明月出神。
就在此時,一道身影也走了過來。
秦川一抬頭,明顯愣了一下,秦月很美很熟悉,這種陌生又熟悉的感覺。
是他從來都沒有過的。
“陛下......您的傷勢好一些了嗎?”
秦月看著秦川走了出來,猶豫很久,決定最后為自己的命運嘗試一下。
就跟了過來。
從第一天見到秦川,她便暗生情愫,后來秦川受傷了,她都沒有機會見他。
這一次她要把握這個機會。
“朕的傷勢好多了。”
“你也覺得宴會無聊嗎?”
秦川反問了一句,那精巧可愛的容顏,令他的眼神遲遲無法移開,那種命中注定的感覺,他拒絕不了。
“恩,太壓抑了。”
秦月見四周無人,徑直坐在秦川身旁。
秦川有些意外,沒想到小丫頭膽子倒是不小。
猶豫片刻,秦川開口詢問:“我殺了秦戰,你不生氣嗎?”
不料,秦月展顏一笑:“我不生氣,反而謝謝你,我和二哥的關系并不是很好。”
“因為我是養女,二哥不喜歡我,總說我身份地位卑賤,不配叫他哥哥!”
秦月神色帶著淡淡的悲傷。
秦川忍不住伸手將她攬到自己的懷中。
結實的肩膀,強勁跳動的心臟。
秦月有些小驚慌,這還是第一次被人如此火熱的抱著,這種充滿安全的感覺,讓她貪戀。
兩個人的身影就這么在月光下融合為一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