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史上第一狂梟 > 第103章 惡戰虎王,生死危機!
“啟稟陛下,小女不會喝酒,但是陛下罰酒,就不得不喝。”敬王在旁邊抱拳解釋。
秦川愣了一下,一杯倒?
看著懷中那臉色火紅的模樣,倒是確實是喝醉了。
秦川將手中的東西遞給侍衛,將她攔腰抱起:“朕送她下去,諸位稍等。”
秦川說了一句,絲毫不管在場眾人的目光有多么吃驚,還是有諸多大人家的女子有多么的眼紅。
轉身就將此女送入自己的營帳。
此時的秦月已經昏睡過去,看著那可愛的容顏,秦川心里就有一種暖暖的幸福感。
好像上輩子兩個人就在一起了,這種熟悉的感覺好親近,好溫暖。
秦川剛要低頭,紅葉跑出來說:“剛一見面就要對人家下手么!”
“人家喜歡不喜歡你,還不一定呢!大壞蛋!”
紅葉撅著嘴說了一句,眼神之中卻有妒忌的火焰在燃燒。
“咳咳,這天下都是我的,何況是一個女人?”
“既然你來了,不如一起啊?”
秦川壞笑的對著紅葉伸出了手掌。
“我不,外面還有百官等著你呢,你確定要眾人都等你?”
紅葉撅著嘴說了一句,這是徐清愁叫她過來說的。
身為皇后,她有必要提醒秦川一下,因為她也知道,秦川一旦真的開始了,一時半會是不會結束的。
這還僅僅是看見了第一眼就將敬王的女兒給拿下的話,難免讓眾人落下話柄。
秦川深呼吸一口氣,將心中的火熱壓下去。
“你說的也對,走吧!”
秦川起身看了床上的秦月一眼,轉身走了出去。
走到帳篷的門口前,還轉身看了秦月一眼,才戀戀不舍的離去。
這一切都被紅葉看在眼里。
“男人啊!”
紅葉呢喃了一句,卻沒有意識到此時的她已經酸的像一把酸菜了。
秦川伸手抓住了紅葉的手,直接將她拉到了懷里。
“你說什么?”
秦川壞笑的看著紅葉,手中還十分的不老實。
“你....大壞蛋,塊放開我......”
紅葉掙扎著,但是渾身的酥麻感覺,讓她一點拒絕的力氣都拿不出來。
一路鬧著,秦川回到了宴會上,繼續和百官喝酒。
只是著宴會上,他始終心不在焉。
“陛下,接下來是騎射的比試了!”
一旁,禮部新任尚書蔣玉溪說了一句,這一次的秋獵都是他來負責。
“好,朕也來!”
秦川起身,他今日特意穿了一身鎧甲,就是為了和諸多差不多年紀的人一起比試!
秦川騎上自己的駿馬龍騰,手中拿著弓箭。
策馬揚鞭,沖到了騎射的比賽現場,在秦川的身后,還有幾十位年輕俊才有男有女。
“騎射比賽,開始!”
蔣玉溪大喊一聲,周圍的將士們開始吹落打鼓,氣勢強悍。
“上!”
秦川大喊一聲,第一個拉弓射箭!
嗖嗖嗖!
一聲接著一聲的破風聲音隨之而來。
秦川的力量十分強悍,弓箭飛舞而出,直接正中紅心,隨后那紅色的靶心直接被射穿,半只箭都穿了過去。
“陛下的力量好強啊!”
很多的年輕人看見這一幕,紛紛稱奇,這還是第一次看見有人將靶心射成這樣。
不僅僅是年輕人震驚。
百官,王侯也紛紛震驚。
敬王的臉色依舊溫柔平和,眼神中,詫異只是一閃而逝,旋即殺雞涌現。
“陛下力量很棒!”
戰天侯神色贊賞,倒是覺得秦川有自己當年的風范,甚至比自己巔峰時期還要強。
秦川回神,不知為何,他內心深處有種異常興奮的感覺,很是奇怪。
不過既然想不明白,那邊不再多想。
既然已經在文武百官,以及諸侯王爺面前展露實力,那就所幸玩一個痛快!
騎射!騎馬!狩獵!
三項比賽輪番展開,前面兩個項目都是秦川勝利。
最后一個狩獵,幾百人紛紛沖入了驪山,開始尋找合適的獵殺對象!
秦川四處尋找獵物,身邊十個護衛緊緊跟隨,寸步不離。
“人數太多了,離我遠一點!”
秦川呵斥了一聲,十個人猶豫一下,以兩人為一組,默默退后散開來。
和秦川拉開了一部分的距離。
“吼!”
前方不遠處突然傳來虎王的咆哮聲。
這一次為了秋獵的刺激和公平性,蔣玉溪倒是沒少花費心思,找了不少人抓了不少的動物回來。
其中最珍惜難得的,就是這一頭二百多公斤的虎王!
與此同時,在虎王的身后也有一男一女兩個人在追逐。
這兩個人秦川都認識,一個是戰天侯的女兒秦祁艷,是女子獵手之中最優秀的一位。
一個是敬王的二兒子秦戰,戰斗力十分的優秀,但好像是一直粘著秦祁艷。
然而秦祁艷十分的冷漠,沒有任何的態度,好像是跟了一個家奴一樣。
這就是傳說中的另一類舔狗?
此時兩個人拉弓射箭對著虎王射去。
眼前的虎王身體龐大,但是身體動作十分敏捷,快速的穿梭在樹林之中。
縱然身后箭羽不斷飛過,卻未傷分毫。
突然間,虎王奔著秦川這邊沖了過來。
“吼!”
一聲虎嘯,震山林!
秦川嘖嘖稱奇,一代森林之王的氣勢,果然不同凡響。
“呵呵,既然你是森林之王,而朕是西川之王,那便來戰個痛快吧!”
秦川大吼一聲,拉弓射箭,對著虎王的腦袋射了過去。
虎王仿佛通人性,那強勁有力的雙腿,猛地一蹬,直接躍上了一旁的大樹。
嗖!
秦川的箭落在了地上,射空了。
“不好!”
下一刻,秦川頓覺后背一涼,有一股殺機將他籠罩,緊緊鎖定了他。
只見虎王,就在他的頭頂。
這虎王也是膽大,竟然直接從高樹上跳下來,對著秦川就猛地撲了過去。
“保護陛下!”
距離秦川五十米之外的將士大喊一聲,十個人緊忙湊了過來。
雖然他們手里有火石器,但是秦川在這里,他們不敢射擊,要是一個不小心將陛下打死,那可就樂子大了。
此時,秦川直接被虎王撲倒,從馬上摔了下來,一人一虎纏斗在一起。
這時,遠處的兩個人也沖了過來,看著秦川和虎王對戰,秦戰二話不說,拉弓就射箭。
“不要!”
秦祁艷想要阻攔,但是已經來不及。
本來和虎王戰斗的秦川就十分的吃力了,陡然間,一道寒風飛舞而來。
秦川多年征戰殺伐的敏銳感覺,讓他下意識的側了一下頭。
“哧——”
箭飛舞而來,直接順著他的肩胛骨射穿了進去,紅色鮮血頓時飛濺而出。
右手的力量瞬間折半,虎王趁此機會,一口咬在了那本就已經充滿鮮血的肩膀上。
“混蛋!”
秦川沒有受傷的右手,從懷里拿出最小型的火石器,對準虎王眉心,悍然扣動扳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