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史上第一狂梟 > 第96章 以傷口辨死因
“啊!”
徐正阿從小到大,什么時候被人如此誣陷過,他倒在地上,惱怒的大喊。
聲音震耳欲聾,充滿殺意。
猶如一頭尊嚴不容侵犯的獅王!
眾人臉色一白,紛紛后退。
陳明見狀,心中暗喜,老臉卻義正言辭:“此人咆哮公堂,還請陛下按照西川律法,將之關押起來啊!”
“徐正阿!”
“鬧夠了沒有,你想害了你全家么?!”
秦川大喝一聲,龍威席卷。
徐正阿不甘的閉上嘴巴,眼睛死死的等著陳明,看的陳明渾身發毛。
其余官員也紛紛后退。
徐正阿雙手撐著自己的身體,抽筋的大腿還在緩慢的恢復中,轉身跪向秦川,不再說話。
“這件事,事有蹊蹺,朕要嚴查!”
“涉事全部抓起來,朕親自問!陳明,周志,刑部尚書,你等四人和朕一起去!”
“另外,徐正阿暫時收監,聽候發落。”
徐正阿剛為了他辦了事情,就被陳明盯上了,老家伙好手段。
今天的事情暫時不能公布,徐正阿自身有了麻煩,即便論功行賞,徐正阿也不會有任何的獎賞。
陳明,老狐貍一般的存在,豈能讓徐正阿崛起?
按照他的性子,只怕早已將此事廣而告之,西川百姓不明真相,只會認定徐正阿濫用私權。
殺人放火,無惡不作!
這個節骨眼褒獎徐正阿,百姓只會覺得陛下秦川,是個昏庸君王......
陳明此舉是明謀,但不得不說,很有用。
隨后百官退朝,秦川帶著幾人,在眾多禁軍護衛下,一起去了刑部大牢。
畢竟,誰知道陳明會不會狗急跳墻,萬一派死士暗中給他來一刀,就麻煩了。
這一次涉事的人員,和周志徐正阿有密切關聯。
時間,發生在凌晨。
那個時候,秦川還在龍床翻滾呢!
此事,必有蹊蹺!
刑部大牢,下方人證物證都在那,死去的人也躺在那,仵作也在那。
秦川身穿一身黑色華麗素衣。
親自上前,查看傷口,一看他就笑了。
其余幾位官員見狀面面相覷,想破腦袋,也不知秦川到底在笑什么。
“仵作的檢驗結果是什么?”
秦川翻看手里的仵作報告,但還是開口詢問道。
畢竟,若是他們提前對過話,突擊審問,一定能從中發現紕漏......
仵作聞言,愣了一下。
陛下都在看本子了,還要詢問作甚?
這仵作五十有三,從事二十年,回過神后娓娓道來:“啟稟陛下,死者被人刺穿頸部而死!”
“那是怎么被刺死的,你來給朕演示一下!”
仵作愣了一下,這怎么演示?
他只是按照別人吩咐的去說的,還沒真的驗尸,哪里知道傷口啊?
仵作神色糾結,看了一眼陳明。
“陛下讓你演示,你就演示!”陳明呵斥了一聲,看他作甚!
仵作扭扭捏捏的起身,將地上死去的周志旁親扶起,拿著匕首演示了一下。
此時的徐關臉色慘白,感受到徐正阿恨不得現在就踩死他的視線,連忙大喊。
“陛下,我昨天是去喝花酒了,但是對于殺人這件事我是一點也不知道啊!”
“閉嘴,朕和你說話了么?”
呵斥的時候,秦川看了徐關一眼,又看看死去的周志旁親。
死去之人,身強體壯,而眼前的徐關,常年夜夜笙歌,一副腎虛的樣子。
而且徐關絕沒有練過武。
一個陰陽兩虛的人,饒是他喝了酒,秦川也不相信他能殺了死者......
這時,仵作硬著頭皮,演示了一下。
“你演示的時候,順便刺穿他的脖子給朕看看傷口!”
忽然,秦川隨意開口,幾個人的臉色頓時一變。
周志連忙跪下:“陛下,朕的堂弟已經死去,還請陛下不要擾了死人的安寧啊!”
在古代,死者為大,不可冒犯。
“朕不是給他找公道的么?”
“壯的像牛似的就死了,死的多冤枉啊!”
秦川所言,意有所指,周志的心里一哆嗦,一股不好的預感隨之彌漫而來。
下一刻,仵作只好刺了下去。
秦川伸手翻開傷口看了看,玩味道:“仵作啊,你自己伸手摸摸,你演示的對嗎?”
仵作愣了一下,只能伸手去摸,一摸,兩邊的傷勢果然不一樣。
“陛下,下手之人是徐關,您研究那傷口干什么?”
周志看不下去了,皺眉道。
“看傷口,辨別死者死因,再找犯人!你說朕在干嘛?難道朕在玩?”
秦川的語氣先輕后重,言辭犀利。
“那陛下可是看出了什么?”
刑部大人好奇的問了一句,他看的云里霧里的,也不知秦川在干嘛。
“死者的傷口是一擊致命,力度強悍。”
“你們再看看徐關,一副夜夜笙歌,明顯陰陽兩虛,此人拿筆寫字都拿不住,你們還奢望他能殺人?”
“這死者的傷口是非常專業,刺進去的角度精準,徐關是做不到的。”
秦川說完,眾人震驚。
只是看了一個傷口,秦川就斷言不是徐關所為,陛下什么時候還懂這些了?
“那.....也有可能是徐關派人殺的!”
周志直接說了一句,秦川轉身瞪了他一眼:“在場的人都在這了,你看看徐關身邊的仆從,比他還虛!”
周邊的衙役聽聞此言,忍俊不禁。
至于徐關,和自己的狗腿子彼此對視,愧疚的低了頭。
周志卻是笑不出來。
秦川看了看,跟隨周家旁系的手下,那二人身體倒是不錯,手中也有老繭。
“你二人如此強橫,竟然能讓周家旁系死于弱雞之手?!”
秦川看著二人,言語中都是嘲諷之意。
“當時事發突然,我等也沒有想到。”
其中一人說話了,神色之中沒有絲毫的畏懼,倒是侃侃而談。
“將這二人和徐正阿關在一起!明日再說!”
秦川轉身離去,留下一幫人暈頭轉向的。
這是什么意思?
秦川給了徐正阿一個眼神,徐正阿微微點頭。
“陛下,您這是何意?那您這不是要徐正阿打死二人,殺人滅口嗎?”
周志疑惑不解,以他的小腦袋瓜子,實在想不通陛下是個什么意思。
“徐正阿真的殺了這二人,不就遂了你的愿么?”秦川冷笑一聲,瀟灑離去。
周志站在原地,聽見這一句,臉色一白!
他感覺那一刻,自己暗地里動的手段都被秦川給看透了一樣,濃濃的不安將他包圍。
剛來到溫德殿。
只見徐清愁跪在那,紅著眼睛懇求:“還請陛下對臣弟從輕發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