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史上第一狂梟 > 第95章 徐正阿,百口莫辯!
像強橫如她這樣的女人,自然一般的男人是降伏不住的。
必須是天下數一數二能征善戰之人,才有將之征服。
“關先鋒小心了!”
秦川陡然大喝一聲,手中軍刀快速揮舞而來。
關銀屏迅速回過神,手中長槍快速揮舞,神龍擺尾,速度很快。
長槍很長,拉開距離,秦川就沒有優勢了。
秦川只能快速上前兩步,貼著槍身戰斗。
關銀屏看著貼近的秦川,手中長槍快速揮舞。
兩人你來我往,快速交手,兵器碰撞時火花四射。
徐清愁在旁白悠閑的喝了一杯茶水,兩個人的速度太快,她根本看不清。
倒是紅葉看的雙眼都是驚喜的光芒,好久沒有看見過這么精彩的戰斗了。
兩人交手百次,關銀屏始終無法擺脫秦川的貼身戰斗,長槍優勢一點沒有發揮出來。
然而此時。
秦川倒是熟悉了一些關銀屏的身法。
當即步伐緊逼,第一時間沖了上來,手中的軍刀順著長槍趕上飛舞而去!
關銀屏只能松開雙手,快速后退。
秦川身影更快,將一把軍刀當作匕首甩了出去。
關銀屏感覺到身后的殺氣,只能快速的躲避開。
卻不料秦川已經在另一邊等著她,手中的匕首架在她的脖子上,伸手將她拉到了懷里。
“那一夜,你為了朕受傷,朕的心里就有了你的位置,今夜你跑不了了!”
秦川幾乎是貼在她的脖頸處說的。
火熱的氣息吹著她的耳根,本來還想掙扎的關銀屏直接倒在了秦川的懷里,毫無反擊之力。
“哈哈!!”
秦川開心大笑,直接將關銀屏抱了起來。
“清愁姐姐,你看他!”
紅葉無語,這個家伙怎么這樣啊!
“君王,三妻四妾很正常,關銀屏姐姐以后就真的是你的姐姐了,不好么?”
徐清愁心胸寬廣,她知道秦川的心里有她就好了。
近日,她和紅葉都來了例事,秦川自然要找她人的,所以二人極為懂事,去偏殿住下。
這一夜,龍騰虎躍,高歌不斷。
就算關銀屏身體強悍,也架不住秦川的一路猛攻,最后不得不求饒。
這一夜才終于是結束了。
一早,秦川穿好了衣衫,關銀屏想起身,卻還是痛的深吸一口涼氣。
“今天,你就好好休息,朕上早朝之后再回來看你。”
說完,秦川走到她的身邊,貼著她的耳邊:“昨天夜里的你,很美!”
聽見這一句,關銀屏抬手就要打人!
強硬如她,也扛不住這么調戲!
秦川預料了她的舉動,快速后退一步:“罷了罷了,朕去上朝,你先休息休息,今夜再來打朕也可!”
說完秦川轉身就走。
說到今夜,關銀屏心中有一些期待又有一些害怕,無外乎他,秦川太強了!
......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早朝,大殿內,文武百官跪拜齊聲高呼。
秦川坐在高位之上,掃視下面的百官,目光平淡如常,不見絲毫波動。
“眾卿,平身。”
百官起身,陳明第一個上前跪拜,聲音激動:“陛下,臣有要事上奏!”
秦川微微皺眉,他剛要宣布徹查水壩貪臟事件。
這老家伙倒是先蹦出來了,是想將陳瑯這件事壓下去嗎?
“陳愛卿有要事,那就說來!”
秦川神色平淡,他倒要看看這老狐貍要干嘛!
“臣昨夜收到了刑部的奏折,徐家徐關,昨夜打死了禮部尚書周志的堂弟!還有兩個隨從!”
“現已押入監牢,還在此人身上搜查出,徐正阿和他一起開賭坊的證據!”
說著,陳明將證據呈上。
秦川心中一驚,目光轉而落在徐正阿身上。
“你放屁!老子開賭坊干什么!”
徐正阿受不了一點委屈,直接在大堂上罵了起來。
“朝堂之上,口出污言,此乃大不敬之罪!”
陳明等的就是徐正阿自己犯錯,他深知此人性子放浪,絲毫不懂官場規則。
徐正阿剛要罵人,秦川一個眼睛瞪了過來。
暗中,秦川對徐正阿幾乎是吊打。
現在徐正阿不僅僅是尊敬皇上,也不僅是害怕姐夫,更是被秦川給打怕了。
就算他是天生神力,也扛不住秦川一頓吊打。
“陛下!如此大逆不道之人,留在身邊,也是禍害啊!臣請求徹查此人!”
陳明一副我剛正不阿的架勢,要處理徐正阿。
“陛下.....”
“這老賊污蔑我!”
徐正阿是一個暴脾氣,現在就恨不得沖下去,擰下這老王八的腦袋!
“朕讓你說話了么?朕眼睛不瞎!”
秦川皺眉,沉著臉呵斥了一聲。
徐正阿氣的咬牙切齒,雙手緊握拳頭,如同猛虎一般死死盯著陳明。
陳明雖然感覺渾身一涼,但是他不怕。
這里是朝堂,徐正阿真的沖上來對他下手,秦川就算是不想處理他也不行了!
此時,證據傳到了秦川的手里,上面確實有徐正阿的名字,而且字跡都是一模一樣的。
“徐正阿你自己看,是不是你自己的簽名?”
秦川將東西丟在徐正阿的腳下,徐正阿連忙撿起來。
看著上面的簽名,確實是自己的字跡,但是他從來沒有寫過這樣的東西啊。
“陛下,臣沒有寫過這樣的合約,這不是我做的,一定是有人陷害我......”
徐正阿本來嘴就笨,這樣的事情,他根本解釋不清楚,一時間百口莫辯。
“朕就問你,字跡是不是你的!”
秦川沒有絲毫的猶豫,帶著三分殺氣,怒聲斥道。
“字跡確實和我寫的一模一樣,但是不是我寫的,我又不缺錢!”
徐正阿心中憋屈,只能說了這么一句為自己辯解,隨后跪在了地上。
“陛下!”
“這上面就是他的字跡,還請陛下為那冤死之人做主啊!”
陳明沉聲說著,這時,狗腿子周志也跪在地上,聲音悲切:“請陛下做主啊!”
“請陛下做主!”
“請陛下做主!”
跟隨陳明的官員們紛紛下跪,朝堂之中還是有半數的人都是陳明的黨羽。
半個朝廷的官員下跪,秦川眼睛瞇了起來。
這幫狗東西還真是團結,又開始上演這種一起壓迫他的戲碼了......
面對巨大的壓力,秦川沒有說話,而在沉思。
但徐正阿惱羞成怒,不再隱忍,直接起身,悍然沖向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