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史上第一狂梟 > 第61章 善后
隨著兩人距離不斷拉近,看著面前紋絲不動的秦川,陳兵戈臉色也是愈發得意。
這兒皇帝,莫不是被這番陣仗嚇傻了!
“陛下,小心!”
關安國心急如焚,他是武圣后人,自然知道秦川水平。
不能說手無縛雞之力,也算是一個拎不起劍的主。
要是真被陳兵戈近了身,那還了得?
“關統領,你還是多關心關心自己吧!”
三五名將官把關安國齊齊圍在中央,當即獰笑道。
趁著方才關安國分心,他們又在他身上添了兩道傷口。
雖說有鎧甲保護,傷口并不太深,但積少成多,哪怕關安國武藝高強,他們也有把握將其拿下!
“正阿,怎么辦!”
一側,趙統也有些心急如焚。
擒賊先擒王,若是秦川被生擒,他們又該如何是好?
“啥怎么辦?”
一旁的徐正阿仿佛絲毫沒有意識到問題嚴峻性,撓撓頭,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陛下要被陳兵戈生擒了!”
“你沒看到?”
趙統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主子都要被抓了,你這侍衛,居然不動聲色?
“陳兵戈?生擒陛下?”
“別逗了,反過來還差不多...”
徐正阿瞥了一眼遠處局勢,喃喃自語道。
他好歹也是徐清愁的妹妹,前幾日陛下生擒紅葉,他出于好奇,還跟紅葉過了幾招。
雖說他天生蠻力,但紅葉仗著身法靈動,也跟他斗了個旗鼓相當。
且不說紅葉還在陛下身側,就秦川三兩招生擒紅葉的本事,再來五個陳兵戈,都不是秦川對手!
“委屈陛下了!”
眼見秦川毫無反抗之意,陳兵戈內心得意更甚。
禁軍?保衛京師?
權力的游戲罷了!
他仿佛已經看到了榮華富貴在向自己招手,陳明登臨帝位,自己從龍之功!
“你說你一個反派頭子,不好好茍起來,非要來送什么人頭...”
只聽秦川低嘆一聲,整個人也是瞬間上前一步。
下一秒,異變陡生。
只見秦川身形一晃,整個人如同離弦利箭一般,直面陳兵戈而去。
“瘋了嗎?”
陳兵戈一愣,整個人的大腦也有些發懵。
這兒皇帝不跑就算了,還趕著送人頭?
“砰!”
一聲悶響,陳兵戈連退數步,反觀秦川,不退反進!
“怎么可能!”
陳兵戈臉上的胸有成竹早就被拋到了九霄云外,取而代之的,是滿臉驚駭欲絕。
下一瞬,秦川身形如同鬼魅,整個人直接出現在陳兵戈身后。
眾多將官甚至沒看清秦川動作,眨眼功夫,陳兵戈便轟然倒地!
營帳眾人頓時默契停手,面面相覷,皆是滿臉駭然。
方才還大張旗鼓的陳兵戈,不過數吸時間,便被放倒在地。
擒賊先擒王,是沒錯。
萬萬沒想到,被擒的,居然是自家將軍...
“逆賊頭領陳兵戈已伏法。”
“還有誰,想要與他一同禍上作亂?”
秦川反手打昏還在不斷掙扎的陳兵戈,抬頭環顧場中,淡淡開口道。
“...”
營帳內,是死一般的寂靜。
不過是利益共同體,陳兵戈都垮了,誰還會為他賣命不成?
“很好,看來,還是聰明人多。”
秦川微微頷首,嘴角也勾起一抹弧度。
“朕相信,諸位都被陳兵戈這反賊蒙蔽!”
“只要放下武器,愿與陳兵戈一黨為敵者,官復原職,既往不咎!”
一語落地,頓時,營帳內武器落地的聲音不絕于耳。
除了極少數陳家死忠,絕大多數人都選擇原地投敵。
剩余寥寥無幾的反對力量,在關安國一眾親兵清理下,轉眼間便土崩瓦解。
“陛下,這些將官,當真還要繼續留用?”
一旁,關安國看著清理場地,方才還跟自己打的熱火朝天的將官,忍不住皺了皺眉頭,開口問道。
“法不責眾。”
“禁軍換頭目,倒是小事。但基層將官的清洗,不能一蹴而就。”
“當下,若是沒了這些運轉禁軍的零件,一切都要從零開始。”
秦川看向面前關安國,耐心解釋道。
“這些人好歹也是基層將官,都有親信。”
“倘若全部罷免,難免會有不少怨氣,不少便會陽奉陰違。”
“我要的,是一只當下便有戰斗力的禁軍,而不是一個需要內耗磨合數月的禁軍!”
關安國武人出身,對這等人情世故自然不甚了解。
但關家世代忠良,指點一下這等棟梁之材,也是他必須要做的。
眼下,若整個禁軍只剩一個忠于自己的光桿司令,就算他有通天本事,自己也難以調動這支軍隊。
陳兵戈伏法,接下來的事情便簡單了很多。
整個禁軍營地的接管,顯得頗為簡單。
秦川統計出所有陳家直系,悉數關押。
一時間,不少曾跟陳家關系親近的將士,更是人心惶惶,生怕下一個就輪到自己頭上。
“關統領,召集禁軍將士,前往演武場。”
秦川看著身側有些唯唯諾諾的禁軍兵士,眉頭微皺,對一旁關安國吩咐道。
“是!”
關安國應答一聲,雷厲風行。
禁軍雖說這些年在陳兵戈統率下頗為散漫,但好歹也算是軍士,組織力還在。
不出片刻,演武場便聚攏起黑壓壓的一片人群。
眼看人聚攏的七七八八,秦川也在萬眾矚目下,登臨高臺。
“諸位將士,今日,朕巡查禁軍,發現禁軍統帥陳兵戈禍亂軍紀,欺上瞞下,魚肉鄉里!”
“朕當面問責,他不思悔改,反倒意欲謀反,蠱惑諸多將官,已被關將軍化解!”
“經朕查明,謀反一事,實乃陳兵戈自導自演,與諸多將士毫無關聯。”
“參與其中者,朕思忖許久,既往不咎!”
“曾與陳兵戈一起禍亂軍中者,禁閉一日,不再追究罪責。”
“凡供出陳兵戈同黨者,官升一級,封百夫長!”
一番話說出,偌大一個廣場,瞬間鴉雀無聲。
片刻后,嘈雜的竊竊私語聲瞬間爆發。
不少曾經主動或被迫成為陳家黨羽的將官,更是滿臉詫異。
本以為陳兵戈倒臺,下一個倒霉的便是他們。
眼下,陛下居然只罰他們禁閉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