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史上第一狂梟 > 第41章 意氣之爭
歐陽木有些愕然,一時竟有些反應不過來。
你們倆爭執,扯上我干啥?
我是來收漁翁之利的黃雀,又不是大慈大悲的佛!
“事關重大,王兄還是回商盟再做商議吧...”
歐陽木皮笑肉不笑,在一旁推脫道。
“我反倒是覺得坊主為人正直,王兄不妨走個正常流程。”
“若是你王氏商行當真能開出讓人心動的條件,又何愁坊主不跟你合作呢?”
秦川眼神微動,便明白了歐陽木的小算盤。
王氏商行仗勢欺人,他喜聞樂見。
天青坊自然斗不過成名已久的十大商行。
等到天青坊遭難,他四海商行在一旁仗義出手,自然能白嫖不少好感...
驅虎吞狼,雪中送炭,二者結合,不失為一條妙計。
“吃里扒外的東西!”
黑衣男子怒哼一聲,絲毫沒有給歐陽木留半點面子。
商界有輩分一說,歐陽木在他面前,如同襁褓中的嬰兒,如今竟公然忤逆,他自然極為不滿。
“怎么,你們商盟自己人都不站你這邊了,你還要攔我不成?”
紗裙女子黛眉微蹙,淡淡開口道。
她是來吃飯的,可不是看這些人勾心斗角的。
天青坊的蜀錦,有的是人要,她對所謂的十大商行,并不感冒。
“哼,敬酒不吃吃罰酒!”
“你今日折辱與我,我他日定當百倍奉還!”
紗裙女子眼神中閃過一模無奈,語氣蘊含了絲絲怒意。
“你要找我上門談生意,我給了正常預約流程,你不愿意遵從。”
“反倒是走偏門來另辟蹊徑,我拒絕還成了折辱你?”
本來被人出賣行蹤,她就一肚子氣。
眼前這個黑衣人,邏輯更是與白癡無異。
“別說這么多廢話,今天這醉仙樓,我也是正常流程包場。”
“我說了,你吃不成!”
黑衣男子被懟的一時啞口無言,頓時有些氣急敗壞。
“卑鄙無恥!”
紗裙女子銀牙緊咬,憤憤道。
“誒,我說了,你不跟我們談生意,日后有的是地方惡心你!”
“下流小人!”
“是又如何?”
...
看著面前爭執兩人,歐陽木眼神中也有些意外。
王氏商行能做到今天,他本以為在為人處世這塊,不會有短板。
眼前情況,屬實讓他大跌眼鏡。
“秦兄,這醉仙樓包廂,你有辦法靠關系拿下一間嗎?”
他思忖片刻,還是朝秦川問道。
既然王氏商行是拿錢訂下來的,他加價,對方也會加價,算下來還是無用功。
但若是能動用政治手段,靠士族施壓,情況自然大不相同。
士農工商,士排第一,商排末尾,話語權更是無法相提并論。
“包廂?一間?”
秦川面色有些古怪:“可以倒是可以...”
眼看秦川就要說但是,歐陽木眉頭一挑,直接接話。
“需要什么代價,我四海商行出了!”
“這件事,事關能否談下天青坊的蜀錦銷售,若是事成,我們四海商行,愿意再讓一分利!”
他倒也不吝嗇,直接開出了條件。
“一分利?”
“這么點,你瞧不起誰呢!”
紅葉在一旁撇撇嘴,有些不滿。
百分之一的利潤,在她看來,滄海一粟罷了。
“你少說兩句!”
秦川眉頭一皺,忍不住呵斥道。
一分利,在長遠的商業合作中,算是一筆極為龐大的利潤。
更何況,他身為西川皇帝,別說是醉仙樓一間房了,他就算明天找個由頭讓醉仙樓直接歇業,都不成問題!
這等舉手之勞,便能換來利潤,屬實出乎他的意料。
“這事,我辦了!”
秦川微微頷首,直接應了下來。
言罷,他也不再理會眼前爭執二人,徑直走出酒樓,找出了跟隨在暗處的暗衛。
有了上次遇刺的前車之鑒,帶上紅葉,不過是明面上的保障,暗地里,他早就從禁軍中調出三五個身家清白的好手,護衛在側。
雖說沒有什么武藝傍身,但總歸算是一份保障。
“找平準令丞,讓他在醉仙樓定一間最好的包廂給我。”
秦川揮揮手,直接開口吩咐道。
“平準令丞...訂房?”
暗衛大腦一時有些宕機。
平準令丞在朝中,屬少府,俸六百石,為七品官員。
職責便是負責調控全國物價。
讓一個國級官員,來訂房?
這不是大炮打蚊子嗎?
“怎么,他做不到?”
秦川挑挑眉,有些疑惑。
他身為穿越者,對這些基層官員不夠了解,鬧出烏龍倒也不是第一回了。
旋即沉思片刻,淡淡開口:“那讓大司農來訂!”
“大司農...”
暗衛人都傻了,三公九卿,給陛下訂包廂...
“怎么,莫非你要告訴朕,這大司農也訂不了一間包廂?”
秦川著急回去,被眼前這個暗衛豐富的表情整的一臉懵逼。
你說平準令丞不行,我給你換大司農。
還不行?
我堂堂西川皇帝,還訂不下一間房?
“行,肯定行。”
眼前暗衛也被秦川的怒火嚇了一跳。
聯想到坊間的暴君傳聞,額頭頓時冷汗直冒。
“行就快去,讓大司農給朕訂一間!”
秦川揮揮手,有些不耐煩道。
“是!”
暗衛不敢多嘴,躬身而退。
半晌,秦川回到醉仙樓內,兩人的爭執已近尾聲。
紗裙女子頗為剛烈,自然不會對黑衣人低頭。
王氏商行也是鐵了心感覺自己被羞辱,更是不愿退讓半分。
兩人雖說一時陷入僵持,但時間一久,便意識到了問題所在。
“不就是一頓飯嗎,今天姑奶奶就不在這吃又如何?”
紗裙女子冷哼一聲,竟是直接要扭身離去。
“一頓飯?”
“我王氏商行,最不缺的就是錢!”
“你天青坊一天不跟我們合作,這醉仙樓,我王氏商便包一天!”
黑衣男子肆無忌憚,高聲道。
“臥槽,這人有病吧?”
饒是歐陽木財大氣粗,也不由下意識爆了粗口。
商人逐利,這是共識。
能做到十大商行這個份上,無一不是逐利做到了極致。
此舉的確能惡心天青坊坊主不假,但就為了出一口氣,便付出如此大的代價...
這人,真的是商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