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史上第一狂梟 > 第30章 深夜拜訪
“唔,這倒也是。”
女刺客明顯陷入了糾結。
片刻后,她目光堅定。
“好,我答應你,跟你兩年便是!”
“但兩年內,你要教會我功夫!”
“至少...至少要比那顧清寒強!”
她語氣篤定,眼神更是有幾分期待之色。
“行,我答應你。”
秦川嘴角微抽,一時也不知道是喜是憂。
好在他好歹兵王出身,教會一個小丫頭報仇,應該綽綽有余吧...
只是這丫頭,心性有些過于單純。
若真想培養成老朱那樣的錦衣衛,恐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眼看事情解決,秦川松開手腕,將女刺客從手底放了出來。
以這個女刺客的頭腦,他倒是毫不擔心她會反水...
朝徐清愁揮揮手,便徑直朝皇宮趕去。
一路上,二女交談甚歡,大有相見恨晚之意。
一個頭腦簡單,三兩句內能被人把家底騙的干干凈凈。
一個心性純良,天天在后宮以德報怨。
這倆人湊到一起,當真是天雷勾動地火,絕配!
“沒看出來,你還是個皇帝?”
剛邁入皇宮,女刺客眼珠四處亂轉,眼神更是流露出一抹詫異。
“什么叫是個皇帝?”
“莫非如今這天下,皇帝很多不成?”
秦川一時啞然,被她這番話語逗的忍俊不禁。
“不管,就算你是皇帝,也休想賴賬!”
“兩年內,必須教會我武功,讓我親手找那顧清寒報仇!”
女刺客鼓起嘴巴,絲毫沒有因為秦川是皇帝,就有半分畏懼。
“話說回來,我連你叫什么都還不知道...”
秦川搖搖頭,嘴角也是勾起一抹弧度。
“我自幼被姑姑收養,無名無姓。”
“因為姑姑是在一棵紅色楓樹下發現的我,因此給我起名...”
眼前少女模樣的刺客故意拉長音調,賣關子道。
“紅色楓樹?莫非你叫小紅書?”
秦川眉頭一挑,有些訝異。
這年代的人,這么有時代遠見性?
“你在說什么胡話!”
“是紅葉!”
眼前少女臉色漲紅,小拳頭更是因為憤怒緊緊攥緊。
要不是因為打不過,她真想胖揍秦川一頓!
哪有女孩子起什么紅書的名字!
“咳咳,好吧。”
秦川訕笑一聲,并未接話,暗罵自己魔怔。
“清愁,今晚讓紅葉跟你睡吧。”
“我待會要去相府一趟,若是讓宮內那些宮女太監來安排,我有些放心不下。”
秦川似乎想到了什么,轉向徐清愁,特意叮囑道。
“陛下安心去便是,紅葉與我一見如故,我自然會安排妥當。”徐清愁微微一笑,示意秦川大可放心。
“那便好。”
秦川看著情同姐妹的二人,頓時有些忍俊不禁。
傻白甜配傻白甜,倒也合適...
...
月上枝頭,街上唯有宵禁的鑼鼓聲,搖搖傳來。
相府臥房內,上官平荊面色有些蒼白,依舊半依在床頭,正專心致志的復審白天奏折。
眼下正值多事之秋,她平日里批閱過的奏折,晚上睡前還要再看一遍。
生怕有什么錯漏,影響西川未來。
“大人,陛下來訪...”正當他有些疲乏,準備小憩一會,一位下人匆匆上前,低聲道。
“陛下來了?”
上官平荊一愣,下一瞬,眉頭便皺了起來。
“快讓他進來!”
倒不是他有多不歡迎秦川。
只是深夜來訪,八成是出了什么岔子。
當今西川局勢,內憂外患,他可不期待再有什么亂子。
“秦川,拜見相父!”
秦川剛踏入臥房,便躬身行禮,朗聲道。
“陛下!”
見秦川向自己行禮,上官平荊連忙站起身,恭敬回禮道:“這么晚了,陛下此行,莫非出了什么大事?”
他也不寒暄,直入主題。
“相父神機妙算,秦川嘆服。”
秦川微微頷首,向上官平荊使了個眼色。
“都下去吧,我跟陛下有話說!”
上官平荊心下了然,當即呵退左右。
片刻功夫,諾大一個臥房,只余他和秦川兩人。
“陛下,西川這是出了什么亂子?”
“能讓你甚至挨不過今晚,便要來與我這老骨頭商議?”
上官平荊臉色也有幾分疑惑,忍不住發問道。
按這兩天的奏折來看,陳明頗為隱忍,黨羽群龍無首,更應該安分守己才對!
“我今日出宮,微服私訪,回宮路上,遇刺了。”
秦川表情平靜,淡淡道。
“遇刺?”
上官平荊臉色大變,整個人更是失聲道。
“可有侍衛傍身?”
“陛下可有受傷?”
秦川自幼體弱多病,手無縛雞之力。
他身為相父,自然一清二楚,若是遇刺,若無侍衛,后果不堪設想!
“相父,我能好好的坐在這里與你議事,自然是護得自身周全!”
秦川一時啞然,寬慰道。
“我真是老糊涂了,你都在我面前,我還問這問那...”
上官平荊也有些愕然,忍不住自嘲道。
倒不是他思維遲鈍,而是關心則亂,秦川是皇室獨苗,若是有個三長兩短,后果不堪設想!
“刺客是誰派去的,可有交待?”雖然他知道殺手大多都是死士,仍不死心問道。
“交待了,是陳明。”
秦川點點頭。
“死士嘴硬也沒...啊?交待了?”
上官平荊安慰的話說到一半,硬生生被自己卡了回去。
眼睛瞪大,語氣更是透出一股弄弄的不可置信。
“交待了,是陳明。”
秦川不可置否,將事情始末和盤托出。
上官平荊微微皺眉,神色中沒有來透出一抹凝重。
先前他不動陳明,是因為他雖有野心,但本質也在為西川著想...
眼下,他竟有了謀逆之心!
“這陳家,不能久留啊...”
他語氣悵然,眼神卻分外堅定。
秦川,是西川的命根子,不容有失!
“對了,相父,此番出宮,也并非毫無收獲。”
“我從南來北往的行商口中,撈到了一個天大的消息!”
秦川仿佛想到什么,忽然開口道。
“天大的消息?說來聽聽!”
上官平荊一怔,示意他繼續。
“有行商號稱,只要我們給予他蜀錦專賣權,他可讓我西川的商業稅,勝北蠻十倍!”
此話一出。
偌大一個臥房內,落針可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