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史上第一狂梟 > 第25章 致富之路
不過盞茶功夫,桌上便如滿漢全席一般,遍布菜肴。
“相公,這個好吃!”
“這個也好吃!”
起初,徐清愁還頗為拘謹,在嘗試幾個菜式后,整個人便化身吃貨。
“吃慢點!”
“你若喜歡,日后我常帶你來便是...”
秦川有些哭笑不得,在旁邊連聲勸阻。
眼前的徐清愁,仿佛一個沒長大的小丫頭一般,哪里還有半分皇后的威儀?
“相公還有很多事要忙,我們下次出來,又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
徐清愁放下手中筷子,莫名有些悵然。
秦川的承諾,讓她萬分感動,但西川現狀,又讓她不得不直視現實。
邊關戰火連綿不休,朝堂奸佞虎視眈眈,秦川身為新帝,又豈能花天酒地,夜夜笙歌?
一旁的歐陽木直視慢慢吃飯,笑而不語。
眼神更是在秦川和徐清愁身上來回掃視,時不時沉思片刻,旋即釋然。
“歐陽兄,你這番遠道而來,跨州連郡,莫非只是為了做那蜀錦生意?”
酒過三巡,秦川看向對面一直未曾開口的歐陽木,終于忍不住發問道。
北蠻商人,不在少數。
但大多都是成群結隊,結伴前來。
畢竟蜀路難,難于上青天,人盡皆知。
很少有人會如同歐陽木一般,孤身前往。
“正是。”
“蜀錦名揚天下,我四海商會自然也是慕名而來!”
歐陽木微微拱手,眼神中也是閃過一抹向往之色。
西川的商業來源,有一半都出自蜀錦。
西川錦繡,說是天下聞名,也不為過。
“眼下,還不知兄臺名諱?”
半晌,仿佛忽然想起什么,歐陽木看向秦川,發問道。
“姓秦,名川。”
秦川倒也不避諱,徑直答道。
當今皇權旁落,沒有那么多避諱。
尋常百姓,壓根不會避皇帝名諱,只是大概知道,如今西川皇族,姓秦。
“秦川...”
“關山三五月,客子憶秦川。”
“好名字!”
歐陽木沉吟片刻,兀自贊嘆道。
“歐陽兄好文采。”
秦川也是一愣,頓時忍不住夸贊道。
自己的名字,連他自己都說不上什么典故,歐陽木卻出口成章,屬實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碰巧前些年路過此地,便記下這句詩罷了。”
歐陽木擺擺手,淡淡道。
“對了,歐陽兄,我看這南來北往的行商,絡繹不絕。”
“哪怕劍閣瀕臨破關,這西川的行商,卻一點都不見少...”
“歐陽兄行萬里路,自然見多識廣,可否知道,這是為何?”
秦川微微拱手,有些疑惑道。
倒不是他故意裝糊涂,而是今天的所見所聞,讓他頗為詫異。
明明北蠻兵臨劍閣城下,西川覆滅在即,怎么還有數不清的商戶往西川跑?
到時候兵荒馬亂,第一個遭殃的,怕不是就是這些商戶。
“秦兄位處西川,自然有所不知...”
歐陽木長嘆一聲,臉色有些苦澀。
“這蜀錦,怕是未來幾年,中原唯一可用的錦緞了!”
“歐陽兄,此話怎講?”
秦川和徐清愁面面相覷,眼神中皆閃過一絲迷茫。
“前陣子,東海陳兵西川,東南沿海一帶防守薄弱,被倭國趁虛而入!”
“那些倭寇無惡不作,深知蘇繡冠絕天下,將蘇杭一帶的蘇繡劫掠一空!”
“整個江南織造行業,都遭遇了滅頂之災!”
“這些可惡的倭寇,在臨走之前,為了奇貨可居,更是一把火將蘇繡的蠶絲產地焚燒殆盡。”
“如今,整個中原,都面臨絲綢短缺的局面...”
秦川和徐清愁不是商戶,歐陽木自然也沒有隱瞞商業機密的打算,將實情合盤托出。
言談舉止間,更是咬牙切齒,恨不得將那些倭寇生吞活剝。
“不滿二位,我自幼便在江南水鄉長大,多年未曾返鄉,如今,便是想回,恐怕都無家可歸了...”
“蘇繡損失殆盡,不少有先見之明的商戶,便早早盯上了蜀錦。”
“這幾日,前往西川的商戶,更是多了數倍。”
“商人逐利,哪怕劍閣狼煙四起,也絲毫不能阻礙商戶繞路前往。”
歐陽木情真意切,饒是秦川對這個年代的倭寇一無所知,也不由泛起一抹同情。
“西川關稅極低,恐怕等這批商戶返回中原,便會引來更多的中原商戶。”
“眼下,不過是一小部分罷了!”
聽聞歐陽木解釋,秦川的眼神莫名閃過一模喜色。
他是穿越者,自然明白此事利潤。
蘇繡產地被毀,蜀錦,在中原便是獨一檔的存在。
西川坐擁蜀錦,簡直是懷抱金礦,而不自知!
“我聽聞這北蠻突然暴起發難,出了西川相父臥病在床,還有一個重要原因,便是想要這蜀錦...”
“劍閣城高墻后,北蠻豈能不知。”
“眼下就算不能攻克西川,只要打到西川議和,他們便可名正言順的向西川索要蜀錦!”
歐陽木作為商戶,眼界自然極為廣闊。
蜀道有天險作為屏障,北蠻哪怕冒著補給不足,凜冬將至的風險,都要不惜一切代價進攻西川。
其中意味,自然不言而喻。
他們,想發戰爭財!
“難怪...”
“我說這北蠻沉寂多年,怎么會突然來犯劍閣...”
秦川一副恍然神色,眼下局勢,仿佛忽然找到了緣由!
就算上官平荊臥床,西川也不該來的如此之快才對!
他秦川是出了名的昏君,上官平荊更是年事已高。
北蠻坐擁中原富饒之地,只需靜待上官平荊仙去,自然大有可為。
又何必在上官平荊死前,貿然來攻?
若這一切真如歐陽木所言,此戰,便解釋的通了!
“是啊,我宴請秦兄,也是出于這方面考量。”
“畢竟較大的絲綢產業,都把持在各大世家手中。”
“秦兄氣宇軒昂,一看便不是尋常富商。”
“想必手中,也會有著不少渠道人脈。”
“我四海商行遠道而來,如果能有本地士族相助,便有十足把握打開商路。”
“這也正是我此行的目的所在。”
歐陽木子倒是頗為直白,直接說出了此行目的。
他本就是有求于人,只有展現出足夠誠意,方才可能有所收獲!
秦川聞言笑了笑,開口道:“歐陽兄,你想打開商路,找我,算是找對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