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史上第一狂梟 > 第21章 火器
“陛下,您找我?”
御書房內,軍器局大使低頭躬身,語氣更是有些惶恐。
士農工商,工排在倒數第二位。
他身為軍器局最高官職,也不過是正九品。
據說新皇脾氣暴虐,三品大員都罷免了不少。
自己這個九品芝麻官,若是說錯一句話,恐怕烏紗帽不保。
“嗯,我傳你來,是想問問咱們西川軍器情況。”
秦川點點頭,不動聲色道。
陳家勢力盤根錯節,大都負責一些肥差。
軍器局大使這種九品官員,向來由閑人擔任,自然不是陳家所屬。
若是能提前拉攏,自己日后扳倒陳明,也能多一張底牌!
“西川軍中,目前主流武器是什么?”
秦川微微頷首,開門見山。
“回稟陛下,是刀槍劍戟四類,根據不同兵種,配發不同武器。”
軍器局大使大氣都不敢多喘,認真回答道。
“目前我西川軍中,可有遠程武器?”
秦川微微頷首,繼續道。
“遠程武器?”
“弓弩皆有!”
軍事局大使有些摸不著頭腦,還是老實答道。
“可有火器?”
“火器?陛下是說火箭?”
秦川一愣,火箭?
西川還有這種能上天的高科技?
“這火箭,是什么?”
“在箭矢上涂抹油布,點燃后射出,便是火箭啊...”
軍器局大使一臉懵逼。
自家這個皇帝,怎么連這種最基本的問題都不知道?
莫非真是個昏君?
“...”
秦川翻了翻白眼,虛驚一場。
差點忘了古代的特色武器...
“我西川可還有其他遠程武器?”
“帶火的那種?”
秦川眨眨眼,瘋狂暗示道。
“帶火的...”
‘火燒赤壁?’
軍器局大使也懵圈了,今天這陛下,抽的什么風?
刀槍劍戟,弓箭連弩,他想破腦袋,都想不出如今軍隊還配了什么武器...
“罷了,沒有就好!”
看面前軍器局官員費勁腦汁的模樣,秦川的一顆心也終于放回了肚子里。
沒有,那就好辦了!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既然西川人力,糧草全部處于劣勢。
那便要另辟蹊徑!
這火器,便是重中之重!
“對了,一般攻城,會用什么器械嗎?”
秦川仿佛忽然想到了什么,繼續追問。
“攻城?”
“前朝有人發明了投石機,對城墻效果極好,不過只有中原有這等器械...”
“北蠻將此物列為機密,保管極嚴!”
“其余各國,并無這門技術。”
軍器局大使思索片刻,試探性說道。
這投石機,他也只是聽說,并未見過。
畢竟是北蠻的鎮國重器,他一個小小的西川九品芝麻官,又怎會了解具體情況...
“這投石機,可有運用火藥?”
秦川面色一肅,連忙問道。
“火藥?”
“什么是火藥?”
軍器局大使也蒙了,自家這皇帝,今天怎么跟這個火字過不去了?
“沒有火藥就好...”
秦川訕訕一笑,直呼自己多心。
連火器都沒有,哪來的火炮!
“咱們西川逢年過節,可有煙花爆竹?”
“這個倒是有不少...”
軍器局大使有些被秦川的跳躍性思維鎮住,下意識回復到。
“這樣,你下去,幫朕收集一些煙花爆竹過來。”
“派人拆解其中燃料,告訴朕配方!”
“明白了嗎?”
秦川并未過多解釋,大手一揮,便直接下了口諭。
“是!”
軍器局大使滿臉惑色,但皇帝的口諭,他也不敢多問,只得連聲稱是。
“對了,今日,去民間廣招匠戶,有冶鐵經驗的優先。”
“等這批煙花爆竹拆解完畢,朕另有他用!”
秦川微微點頭,繼續吩咐道。
“是!”
軍器局大使早就被這一連串稀奇古怪的政令搞蒙了,連聲應答。
西川新帝,脾氣果然古怪!
又交代了一些細枝末節,等軍器局大使躬身告退,已是深夜。
饒是秦川這些天盡量強身健體,仍是一股濃濃的乏意傳來。
他下意識揉了揉有些發酸的老腰,頓時皺了皺眉頭。
古代的椅子,是真硬啊!
“陛下,皇后求見!”
還不等他起身,一個青袍小太監匆匆上前,開口道。
“清愁?”
“這么晚了,她還沒睡?”
秦川一愣,下意識喃喃自語道。
“傳她進來!”
片刻后,徐清愁端著一碗清湯,小心翼翼的走了進來。
“陛下,政務固然重要,身體才是立國之本啊...”
眼看秦川處理完政務,早在門外等候多時的徐清愁頓時有些心疼。
“愛妃有心了...”
秦川有些愣神,心底更是涌出一抹暖流。
結束一天忙碌的政務,有如此佳人煲湯,夫復何求!
“陛下,這湯是我向華安先生新學的!”
“據說是中原有名的安神醒腦湯,有固本培元之效。”
“不但能幫陛下解乏,還能替陛下補補身子!”
徐清愁被秦川直勾勾盯著,雙頰飄上一抹紅暈,小聲解釋道。
“哈哈哈哈,清愁,我這身子,可是結實的很!”
“上次放過你一次,莫非,這次又想來試試?”
秦川看著面前嬌羞的美人兒,頓時起了逗弄的心思。
“陛下,您龍體未愈,不能想這些事!”
徐清愁臉頰羞紅,強自板著臉,嚴肅道。
“知道你最關心我了,傻丫頭!”
秦川看著身前對自己噓寒問暖的佳人,哪還有半點帝皇威儀,有些寵溺道。
“等過了這陣子,朝堂安定后,朕一定為你補上最隆重的婚禮!”
“讓整個西川都知道,朕有多么賢明一名皇后。”
“我西川,有多么傾城絕色的主母!”
秦川接過徐清愁手中玉碗,只是輕抿一口,一股清流便直沖腦門,讓他瞬間清醒不少。
“陛下有這份心,清愁就很開心了。”
“當下國事為先,清愁定然不會讓陛下分心。”
徐清愁點點頭,小聲道。
秦川更是心頭一暖,下一秒,便將她攬入懷中。
“啊!”
“陛下!”
徐清愁嬌呼一聲,整個人毫無防備,頓時癱軟在秦川胸膛。
感受著面前男子喘息間的熱意,和周身溫度,她頓時感覺四肢乏力!
平日里三從四德,她又如何與男子如此親近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