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世家贅婿 > 第二章 四丫鬟 小師姐
  “真是氣死人了,王竹用人家戥子,卻不想著還。與她要來,她還不滿意了。”

  門閥世家渡江,在金陵城中安頓下來。唐家的軍隊在西北,故而渡江時得到軍方照顧相對較少。樊老太君和武定侯唐杰等人登上大船,可還有許多唐氏族人留在北岸。忽有傳言,契丹人迫近,故而眾人驚慌,擁向小船。結果七小姐唐詩,就掉水里了。

  七小姐唐詩,是當今皇后的侄女,安國公神策大將軍唐沖的胞妹,還是唐氏家族里管事的。家族錢糧賬目,倉庫鑰匙,都過她手。渡江那日她本有機會登上大船,可她卻要求留在后面,組織余眾渡江。家族人無不夸贊七小姐有擔當。

  要說七小姐命大,落水后被一赤膊男子救上岸來,不多時便被唐家武士護送而走。其實唐詩身邊本有武士,可他們身披甲胄,剛落水就沉底兒了,無一生還。

  幾日過去,七小姐身體已無大礙,又開始忙碌起來。不過最近她有些神不守舍,自覺不妥,便把一些事交給丫鬟去辦,她留在家里拜佛念經修身養性。可丫鬟們或是太年輕,或是平日里就有些嫌隙,這不就計較起來。

  剛才是小丫鬟白荷,抱怨王竹不知主動歸還物品。

  古人多文盲,男人識字者十不出三,女人識字的就更少了。可七小姐管理偌大家族,身邊需要幫手,不識字怎能行?

  但七小姐不愛用小廝,只覺閨房出入不便,因此選機靈丫鬟,教其認字。這一批丫鬟八人,教育三年有余,大面上的字都認識,而且還會乘除數術,可算文化小成,可惜渡江時淹死四個,只剩下白荷、王竹、李梅、尤蘭,都只有十二三歲。

  其中尤蘭長得最妙,只是性子慢了些,看起來懶懶的一個人。老太君早就說過,這妮兒太過妖艷,身子骨不勤快,留之無益,早早送出府去才好。

  既然老太君發話,自然要當事辦,可現在小姐屋里丫鬟死一半,就不再提這事了。

  尤蘭長得俏,白荷也不差,人如其名,白白凈凈的一個小姑娘,桃形小臉兒,瓷娃娃一般。

  當主子的面,小丫鬟們老老實實,可是離開主子視線,就不是她們了。嬉戲追鬧,打科犯渾,磨牙拌嘴,尋常事耳。

  尤蘭正坐庫房,手持針線縫補袖口,不抬頭地說:“你這心直口快的毛病,真的要改一改才行。若是被那人聽見,又要罵你。”

  白荷嘟噥道:“我有理,她憑甚罵我?”

  尤蘭悠悠道:“你有理怎的?人家是族親哩。”

  “你們嘀咕甚的?”一張瘦長臉從窗后飄來,眼神陰郁,聲音低沉鏗鏘:“欠抽是不是?敢在背后說我?今個敢說我,明個敢說小姐了?都給我出來,門口站著去,晌午不許吃飯!”

  真是怕什么來什么,七小姐屋里首奴王熏,突然出現在窗口。被她聽到一些不遜之詞,體罰打罵自不在話下。

  其實小姐才十八歲,王香薰只比小姐大四歲,自然不老,而且不丑,可她整日拉長個臉,而且發髻高挽,看起來像個惡婆娘,而不是留著雙丸子髻的丫鬟。

  若是聽到她的聲音,蘇慎倒是會多看幾眼,因為那日在江上喊著要棄船騰位置的人就是她。

  以前,武打丫鬟王熏總是一步不離小姐左右,可最近幾日不知在忙些什么,每日早出晚歸,風塵仆仆,搞得好是神秘。今日她突然上午殺回,倒是打兩個小丫鬟一個措手不及。

  王熏訓誡丫鬟一番,便大步走了。不久,外出買水果的王竹、李梅擓小筐歸來,路過庫房門口,見白荷、尤蘭低頭呆立。

  精瘦丫鬟王竹嘴角一提,輕笑道:“呦,這不過年過節的,你們在這兒列什么儀仗呢?莫不是特意歡迎我們兩個的?”

  身材矮小的李梅憨憨一笑,沒說什么。

  白荷氣鼓鼓,瞥了王竹一眼,扭過頭去不看人。

  尤蘭輕哼一聲道:“當初也不知是誰,偷吃被罰,不是好姐妹求情,少不了挨手板。若那人是個有心的,想來不會看別人笑話;若是個沒心的,這人也忒孬了,可不值得迎接。”

  聞言,王竹憤憤哼了一聲,跺腳走了。李梅站了一會,后知后覺的小跑跟上。

  午時,小姐用餐畢,便離開沁香園,說是要去老太君屋里坐坐。路過庫房,見白荷尤蘭規矩立著,小姐一揮手,她們便回屋去了。

  站一個多時辰,腳底發麻,眼瞅著王熏跟著小姐一起離開,白荷才抱怨幾句。尤蘭勸她,別再嘀咕,省得連累我。

  這時李梅笑嘻嘻走進來,從袖中掏出兩個紙包,放在桌上:“方才吃飯,我和王竹各留了些,揉成飯團,藏在袖中。快吃吧,省得餓死兩個小鱉兒。”

  “呦,這話讓你說得,好像一頓不吃就真的能餓死似的。”尤蘭白了一眼:“這救命之恩,咱可擔不起。”

  李梅氣道:“真是好心當了驢肝肺,你不吃算了,我拿走便是。”

  “唉!別!我能餓死!”白荷撲了上去,一手抓一顆飯團,笑嘻嘻哄著李梅。

  渡江之后,唐家經濟好像出了些狀況,連吃飯都要限制。主子們尚能保證一日三餐,可奴才們已減為兩餐。丫鬟們聚在一起,不免有些抱怨,可丫鬟們的話題總是轉移得很快。

  “聽說沒,小姐又退婚了。”李梅左右看了看,低聲說。

  白荷手捧飯團,瞪目道:“又退了?小姐都十八了呀,還不嫁啊?”

  李梅道:“這次渡江,宋王沒幫唐家,小姐生氣了。”

  “本來就看宋王子不順眼,再有這般事,可算是找到藉口,徹底斷了。”尤蘭剛才不肯拿飯團,這時說話,才伸手去拿。

  李梅道:“話說,若不是魯王登基,唐王妃成為皇后,我看小姐想退婚也不成。別的不說,安國公和武定侯都不會答應。就算老太君寵著七小姐,也是不成。”

  白荷皺眉:“可小姐畢竟大了呀,再不嫁人,要讓人說閑話了。”

  李梅突然壓低聲音,壓得很低很低:“方才我在屋里聽小姐和王熏說話,小姐這次去找太君,是打算……”

  ……

  出城十里,鏡湖畔邊李家村,村塾朗朗讀書聲,驢車吱呀路過。蘇慎乘驢車而歸,車上除車夫和老黃,還坐著一名勁裝少女。少女蓬頭垢面,卻難掩其靈動雙眸,和青春氣息。只是不知為何,少女看起來不大高興,好像是誰得罪她了。

  來到唐家,少女取水凈面,伸手去抓毛巾,竟抓了個空,少女擰眉,扭頭道:“小慎子,取帕來!”

  剛才蘇慎把架子上的毛巾取走,是打算給她換一條新的,值得一提的是,毛巾這東西漢代就有,只是頗費手工,價格稍貴罷了。

  蘇慎手捏毛巾,緩步而來,嗔道:“黃毛丫頭,跟我裝什么大輩?小慎子也是你叫的?”

  少女不爽,瞪目道:“門派規矩,先入門者為大!”

  這丫頭名叫顧金蟬,是紅花會總舵主“大金剛手”顧全之的女兒,值得一提的是,紅花會是顧全之的母親“紅花老妖”梅紅杉所創。

  顧全之,武功卓絕,當今武林五大宗師之一,早有俠義之名。蘇慎穿越不久,因在江邊做了件好事,巧被顧全之碰見。顧全之覺得此少年值得培養,故收門下,不出一年,又封堂主。

  在紅花會里,蘇慎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頗受尊敬,可是在顧金蟬面前,形勢就變了。

  見丫頭不遜,蘇慎拉沉臉道:“你還好意思跟我提規矩?你不得調令,私自帶領幫眾潛入城中,欲刺契丹使者。”說話間,蘇慎將毛巾摔在桌上,喝道:“你好大的膽子!”

  顧金蟬梗著脖子,斜視不語。

  蘇慎又道:“這件事我會上報總舵主。”

  顧金蟬跺腳道:“不許告訴爹爹!”

  蘇慎抖袖,泰然坐下,抱著二郎腿道:“你求我。把我求高興了,或許會答應。”

  今日早晨,蘇慎把堂主腰牌交給老黃,讓老黃告訴大家撤走,可還是晚了一步。帝都之內不許百姓攜帶武器,而顧金蟬一行人袖中藏刀被錦衛發現。錦衛要拿人,顧金蟬性子野,與錦衛動起手來,結果沒打過,這不就弄得灰頭土臉蓬頭垢面。

  幸得蘇慎認識那錦衛小旗長,花百兩銀子,求取通融。可現場人太多,小旗長不方便把人都放了,于是只把顧金蟬放出。其余九人還關在牢里。

  蘇慎這次回家,是打算取些錢,再去城里打點。顧金蟬性子急,可蘇慎卻一副不著急的樣子,使得顧金蟬更急了,一跺腳道:“我求你啦,你行行好,別告訴爹爹!另外,你能不能快點取錢?艮艮肉肉的,急死人了!”

  “不行,這樣求人可不行,重新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