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神明,絕不會被信徒收買 > 第61章 決堤,水龍滔天
  看到自己辛苦培育的血肉黑甲蟲居然飛了回來,海奧差點氣的一口血吐出來。

  這可是他辛辛苦苦培育了幾十年的秘密武器。

  甚至比賴以成名的鐵甲軍都用心。

  結果,就這?

  剛一上來,就讓人趕回來了?

  海奧拿起骨笛,瘋狂的吹了起來。

  希望讓那些甲蟲強行回去,殺掉大酋長等人。

  那些血肉甲蟲在骨笛聲音的刺激下越發狂躁了,原地不斷的盤桓。

  大酋長見狀,也不甘示弱,接連使用法術:驅蟲術!驅蟲術!驅蟲術!

  一連三發法術徹底碾碎了那些血肉甲蟲的意志力。

  那些血肉甲蟲開始無差別的攻擊周圍一切可以攻擊的東西。

  但是,因為大酋長這邊有驅蟲術,那些血肉甲蟲不敢向大酋長這邊靠攏。

  那就只能向海奧這邊移動。

  這些甲蟲如同黑色的烏云一樣,將海奧眾人吞噬了。

  “你們這些該死的蟲子,給我回去,回去!”

  海奧一邊用袖子抽打著這些血肉甲蟲,一邊瘋狂的吹著骨笛。

  可是,他越吹,那些甲蟲越狂暴,攻擊的就越迅猛。

  直接將海奧包裹在了里面,片刻之后,眾多甲蟲散開,海奧連一片衣服碎片都沒剩下。

  那些跟在海奧身邊的護衛也是差不多的下場,全都被血肉甲蟲吃了個干凈。

  殺掉了那些人之后,血肉甲蟲開始互相廝殺。

  甲蟲的數量越來越少,體積也越來越大。

  最后,只剩下一只甲蟲,展翅向著遠處飛去,消失在了海平面上。

  看到甲蟲逃走之后,大酋長長出了一口氣,心中升起了一絲后怕。

  如果,臨走之前,沒有從神明那里獲得驅蟲術。

  不光他們這些人得死,攻擊濱海城的戰役徹底失敗,甚至陶罐城都有可能陷入危機。

  是神明拯救了他,拯救了陶罐城。

  果然,一切都在神明的掌控之中。

  “感謝偉大的神明,贊美偉大的神明!”

  眾人齊齊歡呼起來。

  占領了濱海城,大酋長放出了信鴿,通知木斧可以行動了。

  “濱海城戰役成功了,下面該我們的了!”

  木斧看到信鴿帶來的竹片,臉上露出了興奮的神色。

  此時連日的暴雨已經讓大壩達到了極限,大壩后面的水位已經快要沒過大壩了,隨時都有可能垮塌。

  木斧帶著眾多信徒一字排開,對著大壩施展了法術:化石為泥。

  大片大片的巨石化為了爛泥。

  本來大壩就已經有些支撐不住了,現在又驟然少了大片的巨石,整個大壩的結構直接被壓塊。

  海量的積水如同巨龍一般,向著下游沖了過去。

  氣勢浩瀚,奔騰萬里。

  巨大的聲響如同滾滾的驚雷,震耳欲聾。

  下游的海峰,正躺在自己房間的露臺上,一邊享受著幾個侍女的侍奉,一邊喝著冰鎮的啤酒。

  看著滾滾的紅水河,心中越發的愜意。

  “哼,什么狗屁大祭司,還不是要喝老子的洗腳水。”

  海峰看著下游的方向嘴角露出了笑容。

  心中越發得意,他只是利用了一個小小的計策,就讓陶罐城將夜鶯的地盤打了下來,交到了他的手里。

  唯一可惜的是,陶罐城的要價太高。

  不然,他真想讓陶罐城立刻把夜鶯的紅石堡打下來。

  這樣,他就可以獨享這一片區域。

  而夜鶯只能灰溜溜的滾回自己的夜鶯島。

  “哼,再能打又如何,還不是要做老子手里的刀。”

  海峰喝了一口啤酒,想到了陶罐城從他這里要走的物資,又感覺到一陣的肉疼。

  這幾乎把他這段時間存的家底掏空了。

  讓他不得不將仆役從三百人削減到100人,讓他的生活質量大大的降低了。

  “通知下去,以后食鹽的價格翻倍!”

  海峰對手下說道。

  從陶罐城那受到的損失,他要從別的地方找補回來。

  那些沒有陶罐城強力的小部落,就是最好的搜刮對象。

  “是!”

  侍衛剛想去傳達命令,忽然聽到了一陣陣巨大的雷鳴之聲。

  “打雷了?不對啊,明明是晴天。”

  侍衛疑惑的抬頭向著天空望去,萬里無云。

  忽然,他的眼角瞥到了上游。

  臉色大變。

  一股巨大的浪頭從上游奔涌而下,正向著他們沖了過來。

  “城主大人,你看!”

  侍衛大聲吼道。

  “亂叫什么?霧草!”

  看到沖過來的巨大浪頭,海峰直接從凳子上掉了下來。

  他想轉身逃跑,可是已經晚了。

  十幾米高的巨浪將這座靠近河灘的營地徹底沖垮,裹挾著向著下游沖了過去。

  這種巨浪的沖擊下,沒有任何人能夠幸免。

  巨浪中裹挾的巨石和木頭會將里面的一切都攪成碎片。

  連魚都未必能活下來,更別說是人了。

  海峰和他帶來的士兵們被卷入了巨浪之中,一起向著下游沖去。

  聽到了滾滾的浪潮之聲,一直埋伏在紅石堡附近的獵豬終于等來了機會。

  他站了起來,對著身后的信徒們說道:“我們立功的時候到了,對準紅石堡,施展化石為泥,拆了它!”

  “獵豬,我們這些人恐怕拆不了這么大一個堡壘吧。”一個信徒說道。

  “誰讓你拆整個的了,直接把面對上游的那面墻拆了不就行了,剩下的,河水會幫我們解決的。”

  “是。”

  眾人從草叢里鉆了出來,靠近到岸邊對著紅石堡朝向北方的城墻施展了化石為泥。

  巨大的紅色城墻,瞬間化作爛泥。

  城墻上的守軍還沒明白怎么回事,就陷入到了一灘爛泥之中。

  “敵襲,敵襲!”

  附近箭塔上的人見了,立刻高聲喊了起來。

  司號員吹起了海螺號角。

  兵營中的眾人聽到了號角聲,紛紛跑了出來,準備戰斗。

  正在高塔中盤算如何接手濱海城的夜鶯,聽到了號角聲愣住了。

  “是誰敢在這個時候攻擊我?他們看不到這高聳的城墻和上百艘的帆船嗎?”

  夜鶯向著窗外望去。

  愕然發現,一股滔天巨浪向著自己襲來。

  “海峰,你敢!”

  夜鶯咬碎了牙齒。

  因為信息差,夜鶯只知道海峰在她的上游,陡然看到這么大的浪潮,第一時間想到的必然是海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