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神明,絕不會被信徒收買 > 第60章 驅蟲術
  海奧不敢怠慢,連忙沖上城頭。

  他看見,對面居然是陶罐城。

  陶罐城的人穿著改良的鋼甲,舉著大盾站在戰車之上。

  一排排弓弩手站在前排做好了發射的準備。

  一輛巨大的攻城錘在隊伍的正中央,由上百人推動著,緩緩的向城門的方向靠攏。

  陶罐城看起來兵強馬壯,反觀自己一方,守城的都是臨時征召的平民。

  幾乎毫無戰斗力和作戰意志。

  他們握著刀劍的手都開始發抖了。

  “一群廢物!”

  大祭司海奧氣的怒罵了一句。

  如果他的鐵甲軍在,絕對不是這個樣子。

  “陶罐城的人,你們在干什么?難道你們要破壞彼此間的和平與安寧,挑起戰爭嗎?”

  海奧大聲質問道。

  聽到海奧的話,大酋長不由得笑了。

  他記得,從陶罐部落時代起,挑起戰爭的一直都是濱海城一方。

  現在,實力翻轉,濱海城就開始將挑起戰爭的帽子扣在陶罐城的頭上。

  不過,那又如何。

  他們此次來,就是為了攻占濱海城。

  “為了神明!”

  大酋長舉起了斧頭。

  “為了神明!”

  眾人高聲喊著。

  攻城錘繼續向著城門靠近,馬車隊列也緩緩靠前。

  弓弩手舉起了手中的弓弩,向著城頭發起了一輪齊射。

  刷刷刷——

  一輪箭矢射上了城頭。

  幾個嚇傻了新兵腦子空空,忘記了躲閃,被飛來的弩箭直接命中。

  運氣好的被當場射殺。

  運氣不好的,躺在地上哀嚎不止。

  慘叫聲讓他們身邊的新兵更加恐懼了。

  有的人甚至扔下了手中的武器,向著城下跑去。

  高聲喊著:“我不干了,別殺我!”

  看到手下的這些士兵這幅樣子,海奧很生氣。

  要是他的鐵甲軍在何至于如此。

  “都不準跑,誰敢跑,就殺了誰!”

  海奧大聲怒吼著。

  一些新兵攝于海奧的身份,猶豫了起來,腳步變慢了。

  海奧可是大祭司,身份尊貴,如果違抗的話,以后遭到報復,可不是他們能承受的。

  上一個敢于違抗海奧命令的,還在城門口掛著呢。

  然而,就在這時,又一輪箭矢射了上來。

  又有幾名新兵被射倒在地。

  這下,那些新兵一下子全都跑了。

  他們已經看開了,不聽海奧的,可能以后遭到報復,但是要是聽了,現在就要死。

  他們雖然只是不太聰明的小市民,但是趨利避害還是懂的。

  這些人加快了腳步,迅速跑到了城下,鉆進了小巷子之中。

  他們的逃跑,帶動了不少人。

  僅僅兩輪箭雨,就讓城上少了一半的人。

  把海奧氣的差點沒背過氣去。

  就在城墻上亂亂哄哄的時候,巨大的攻城錘已經推到了城門前。

  眾人晃動起巨大的圓木,向著城門撞去。

  咣當!

  一聲巨大的撞擊聲響起,震的人心一緊。

  灰塵撲簌簌從門上飛起,巨大的門栓發出了刺耳的聲響,隱隱有了斷裂的樣子。

  看到這一幕,海奧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

  繼續拖下去,城門一破,就全完了。

  “立刻射箭,射死他們!”

  海奧招呼著。

  弓箭手畏畏縮縮的靠了上來,想要攻擊攻城錘。

  但是,他們愕然發現,攻城錘上面有著一個像是屋頂的東西。

  將攻城錘牢牢的罩在了里面,上面還覆蓋上了一層鐵板。

  弓箭射上去根本不起什么作用。

  哪怕將石頭扔下去,也只是將鐵板砸出一個凹坑,根本無法對躲在下面的人造成傷害。

  這些弓箭手嘗試了很多方法,就是無法攻擊到推動攻城錘的人。

  反倒是他們為了尋找角度,太過靠近城墻邊緣,被陶罐城的弩手找到了機會,一波亂射,又射殺了幾十個。

  弓箭手也人心惶惶,不敢靠近城墻,只敢遠遠的拋射箭矢,也不管準頭,只管把箭矢胡亂射出去了事。

  就在這時,轟隆一聲悶響,城門門栓被撞斷,城門被撞開了。

  “吼!”

  信徒們高聲歡呼著,將攻城錘拉到了一邊。

  等候多時的戰車向著城門沖去。

  海奧連忙組織長矛兵組成方陣在城門口阻擋。

  但是,看到那頂著長長撞角,周圍全是尖刺的巨大戰車,那些被強征來的新兵當場就崩潰了。

  戰爭很多時候都是意志的較量。

  意志薄弱,士氣衰落,再好的裝備也沒用。

  更何況,這些人本身就是缺乏訓練的新兵。

  平時唬唬人還行,到了戰場上,連填線都不配。

  甚至,還可能帶垮正規軍。

  眼前的這群新兵就是如此。

  一個人膽小逃跑,他身邊的人就會想,憑什么他可以逃跑,我就要在這里拼命?

  于是也跟著逃跑,然后就引發了連鎖反應。

  大潰逃開始了。

  濱海城的防線徹底被攻破。

  陶罐城的戰車沖進濱海城內,四處出擊,清剿著試圖反抗的新兵。

  “就知道這些骯臟的垃圾靠不住。”

  海奧騎上快馬在幾個親衛的保護下回到了城主府。

  “去,把我的那些東西拉上來。”

  “是。”

  幾個親衛從地下室抱上來一個個陶罐。

  每個陶罐都封著口,只露著幾個氣孔,散發著惡臭的味道。

  這時,大酋長帶著人也沖到了城主府。

  咣當一聲悶響,城主府的大門被黑白熊一腳踹開,一群人沖了進來。

  “海奧,束手就擒,可以饒你不死。”

  大酋長沖在前面大聲喊道。

  “哼,饒我不死?”

  “先考慮你們自己怎么活下來吧!”

  海奧說著讓那些親衛摔碎了手中的陶罐。

  嘩啦!

  嗡嗡嗡——

  一群黑色的甲蟲從陶罐里鉆了出來,煽動著翅膀,飛了起來,發出了嗡鳴聲。

  如同一道黑云一樣,攔在了大酋長與海奧之間。

  大酋長眾人看到成群的黑色甲蟲,不知道是什么東西,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幾步。

  看到眾人的樣子,海奧大笑了起來:“這是我精心培育的血肉甲蟲,哪怕是一只大象,也能在頃刻之間被吃個干凈,放心吧,你們連骨頭都不會剩下,能成為我的甲蟲的食物,是你們一生最大的榮耀,享受最后的時光吧!”

  海奧說著,從懷里摸出一支骨笛,吹出了一段怪異的音符。

  那些甲蟲聽到音符后,猛的向著大酋長眾人沖了過來。

  看到那些甲蟲,大酋長福至心靈,伸出了右手高聲喊道:“驅蟲術!”

  那些甲蟲像是撞到了一面看不見的墻一般,猛的停了下來,隨后瘋狂的向后飛去。

  海奧整個人都懵了。

  他完全沒料到會出現這個種情況。

  這可是他在海外的島上偶然發現的甲蟲,經過幾十年的辛苦培育才訓練出來的血肉甲蟲。

  不光甲殼堅硬,還兇猛異常,一頭大象都能頃刻間被吃的干干凈凈。

  這一直被他當做底牌雪藏。

  為的就是在危機時刻反敗為勝。

  可是沒想到,第一次對敵居然被人趕了回來。

  海奧氣的血壓上升,差點當場被氣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