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神明,絕不會被信徒收買 > 第55章 血手鋼拳
  這些看守穴居人的守衛只是一群普通的士兵。

  因為作戰能力不行,才被扔到這個地方當守衛。

  連職業士兵都打不過,更不用說喝了酒的黑白熊了。

  三下五除二,這些守衛就都被干掉了。

  一個想要叫人的守衛,也被咪帕控制住了。

  “說,你們是誰,這里的守衛有多少,你們的首領是誰?”

  大酋長將鐮刀壓在對方的脖子上。

  能被扔在這里的守衛基本上都是混子,被鋒利的鐮刀一壓,頓時什么都說了。

  “我們是夜鶯城邦的二等守衛,在這里的目的是看守穴居人,讓他們幫我們挖礦。”

  “這里的守衛一共是兩個小隊,20人,首領是血手鋼拳大人。”

  “血手鋼拳?不是夜鶯?”

  大酋長有些意外。

  “夜鶯大祭司怎么可能留在這里?”那守衛苦笑,“這里除了惡臭的爛泥,就只有臟兮兮的穴居人,沒有啤酒也沒有女人,連一等守衛都不愿意過來,夜鶯大祭司怎么可能留在這里。”

  “如果不是因為這里是橋頭堡,需要有一個有能力的人坐鎮,連血手鋼拳大人都不會留在這里。”

  “不過,據說過一段時間,就不會一樣了,紅堡那邊已經開始籌集物資了,準備將這里修繕一番,到時候這里的環境就不會那么糟糕了。”

  那守衛將自己知道的都說了出來。

  “紅堡?紅堡是什么,在哪里?”

  大酋長問道。

  “紅堡是夜鶯大人在紅水河河口建立的要塞,因為全部使用紅色的石頭而得名。是夜鶯大人挺近大陸的重要樞紐,只要從紅河逆流而上就能到達黑水沼澤的外圍。”

  “這樣嗎?”大酋長皺著眉頭深思了起來。

  辛虧,他們早來了一步,如果等紅堡的人來了,將物資籌備齊全,這里的防衛力度就會提升,就沒有這么容易突破了。

  “怎么辦?”咪帕走了過來問道。

  她發現事情遠遠比她想的更復雜。

  “先把這里的守衛干掉,搶先占領這里,鹽湖對我們至關重要。然后再考慮怎么對付紅堡。”

  大酋長說道。

  咪帕點了點頭,事到如今也只好這樣了。

  兩個人向著礦洞深處走去。

  根據守衛的話語,血手鋼拳平時都呆在礦洞深處,因為那里的環境更適合他的修煉。

  礦洞潮濕陰暗,到處都是用木頭做的支撐,但仍然時不時的能看到水從洞頂滲出。

  咚咚咚。

  從礦洞的深處傳來沉悶的聲響。

  很有節奏,好像是有人在用銅錘砸礦石。

  大酋長在銅錘的鍛造工坊里經常聽到這種聲音。

  兩個人順著聲音向著礦洞深處走去。

  在礦洞的最深處,他們發現了聲音的來源。

  一個光著上半身的壯漢,正在用拳頭不斷的砸著礦洞的墻壁。

  那墻壁上明顯是一塊塊鐵礦石。

  拳頭砸上去,發出沉悶的響聲。

  借著火把的光芒,大酋長和咪帕愕然發現,那個家伙的雙手居然冒著金屬的光澤,看起來就像是鋼鐵鑄造的一般。

  拳頭上還殘留著干涸的血跡,在他的腳邊扔著幾具殘破的尸體,有的是穴居人礦工,有的是二等守衛。

  全都被撕成了碎片,胡亂的散落在地上。

  “闖入者?”

  看到兩人,血手鋼拳反而露出了興奮的神色。

  “終于有點有意思的玩物了,希望你們能結實一點,不要像他們一樣,隨便兩下就玩壞了。”

  血手鋼拳說著露出了嘴里尖銳的牙齒。

  “哈!”

  大酋長大吼一聲,猛的向著血手鋼拳沖了過去。

  手中的鐮刀和斧子猛的向著血手鋼拳砍了過去。

  血手鋼拳舉起手中雙拳招架。

  砰!

  鐮刀斧頭和拳頭砰在了一起,冒出了一道道金屬的火花。

  “好厲害,”大酋長看了一下自己的斧子,刃口都有些蹦了,不由得露出心疼之色。

  這可是神明賜予的武器,居然在他手中出現了損傷。

  血手鋼拳看了看自己的拳頭,關節位置居然出現了一道深深的痕跡。

  “很好,你是少有的讓我受傷的人,我會把你徹底撕碎。”

  血手鋼拳再次沖了上來。

  然而,一道閃光亮起。

  刺眼的光芒讓血手鋼拳睜不開眼睛。

  血手鋼拳不由自主的用手遮住了眼睛。

  “酸液飛濺!”

  伴隨著咪帕的聲音,一道酸液噴射到了血手鋼拳的身上。

  被酸液噴射到的地方都發出了刺啦刺啦的響聲,冒出了白煙。

  “啊!”血手鋼拳感覺痛苦的感覺席遍全身。

  自從,獲得了神明賜予的能力,他還從來沒感受過這種痛苦的感覺。

  血手鋼拳一時間無法適應,腦子被突然的疼痛沖擊的一片空白。

  “酸液飛濺!”

  “酸液飛濺!”

  咪帕接連又補了兩發酸液。

  這些酸液全都瞄準了血手鋼拳的腦袋。

  酸液順著他的指縫流到他的臉上,高濃度的酸液瞬間將他的臉燒毀了,露出了森森白骨。

  借助火把的光芒可以看到,那些白骨都已經泛著金屬的光澤。

  因為酸液將血手鋼拳的眼睛腐蝕了,再加上劇烈的疼痛,讓血手鋼拳失去了判斷的理智。

  他像是瘋子一樣在礦洞里亂沖亂砸,如同受傷的野豬。

  咪帕和大酋長見狀躲的遠了一些,避免被狂怒的血手鋼拳波及到。

  狩獵經驗豐富的他們都知道,受傷的獵物才是最危險的。

  “酸液飛濺!”

  看到血手鋼拳漸漸的慢了下來,咪帕遠遠的一記法術,將血手鋼拳的顱骨破開,燒掉了對方的腦子。

  血手鋼拳的尸體倒在了地上。

  大酋長看了看倒在地上的血手鋼拳,看了看手中崩壞的斧子和鐮刀,再看看發絲都沒亂的咪帕不由得有些氣餒。

  自己一直都是部落中最英勇善戰的人。

  他也是一次次憑借自己的勇武,幫部落戰勝強敵。

  可是,今天,他忽然生出了一種無力的感覺。

  忽然感覺,自己好像已經落伍了,無法適應新的時代。

  就像是那些青銅短劍一樣,被淘汰掉了。

  看到有些失落的大酋長,咪帕走了過去,想要拍拍大酋長的肩膀。

  但是,她努力了兩次,發現個頭不夠,只能拍了拍大酋長的胳膊。

  “你已經很棒了,但不要沉浸于過往,你太過相信自己的肌肉了,其實,如果你能想起來使用神術,也能做到和我一樣,甚至更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