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神明,絕不會被信徒收買 > 第53章 投誠
  搓完澡之后,胖子熱情的領著灰塵進入了一個小房間。

  “難道終于要對我下手了?”

  灰塵作為親衛,見過貴族的一些荒唐的事情。

  海峰有一段時間,覺得女人沒意思,開始對男人下手。

  他的親衛們也慢慢的開始流行這一套。

  辛虧,他在別人眼中是個泥巴種,覺得贓,才免遭毒手。

  但他確實親眼見證了不少。

  灰塵還保留著自己是奴隸的意志,不知道是該順從還是反抗。

  小屋之中蒸汽彌漫,一排排凳子上坐滿了人,海峰注意到,幾乎每個人手中都拿著一杯水。

  正談笑風生。

  “第一次來吧?告訴你,這叫桑拿,要是不來蒸一會兒,這大浴場就算白來了。”

  “你第一次可能不太習慣,要是覺得喘氣不舒服,就用這個蒙著點臉,會舒服點。”

  胖子將一塊濕毛巾遞給了灰塵。

  又從旁邊的涼水桶里抽出了一根樺樹枝,往自己身上抽打著。

  雪白的肉頓時變得紅彤彤的。

  看到灰塵驚駭的眼神,胖子笑瞇瞇的問道:“這是這里的特殊療法,可以緩解疲憊,看起來怪怪的,但是特別舒服,要不要試試?”

  灰塵連忙拒絕了。

  在他的概念里,只有犯錯的奴隸才會受到鞭打。

  這里的人居然習慣自己鞭打自己,太奇怪了。

  胖子大概是見多了灰塵這樣的人,也不以為意。

  反正他們慢慢的都會習慣的,最終成為這種愛好的忠實擁躉。

  因為,他就是其中的一員。

  他還記得那個帶自己習慣這一切的人的名字——獵豬。

  從大浴場出來之后,灰塵被帶到了大飯廳。

  每個人都得到了一個大大的餐盤,每個人獲得了兩張烤餅,一碗米粥,一碗肉和蔬菜燉的大碗菜,一盤名為勇者之菜的東西,外加一份小咸菜和一個水果。

  這里的規矩只有一個,不夠可以無限添,但是不能浪費。

  每個人都要把自己打的東西吃完。

  如果第一次被發現浪費,就要做一天最辛苦的工作作為賠償。

  第二次就是十天。

  第三次就要由高層討論將其流放。

  一個不珍惜食物的人,是不配呆在陶罐城的。

  看到這如此豐盛的食物,灰塵都傻了。

  盡管,他已經做到了海峰的親衛,但所能吃的也不過是面餅和魚湯。

  肉的話,十天左右才有一次。

  他最喜歡的就是海峰開宴會的日子。

  因為,宴會會剩下很多食材,可以讓他們來改善生活。

  這種種類豐富,食材多樣的食物,在濱海城,只有城主海峰大人才能享用。

  而在陶罐城,他這樣一個奴隸居然都能享用這樣的美食,讓他宛如在夢中一般。

  他飛快的吃著,很快將盤子里的東西吃的干干凈凈,然后去盛了第二份。

  幾乎所有和他一起進來的奴隸都是如此。

  負責盛飯的大媽們也不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情況了,一邊給每個人打飯,一邊不厭其煩的說道:“多吃沒問題,但是記住不允許浪費!”

  灰塵吃了整整三份,吃到最后,肚子撐的圓滾滾的,甚至連彎腰都做不到了。

  以至于,他去夜校上課的時候,是站著上的。

  他感覺,自己一坐下去,那些食物就會從嗓子里冒出來。

  其他奴隸也基本都是如此。

  進入夜校之后,老師的第一堂課并沒有教他們陶罐部落的文字,而是教導他們陶罐部落的規矩,那就是人與人之間一切平等。

  大家都是偉大神明的信徒,都是兄弟姐妹,沒有高下之分,只有特長和職務之別,在這里,沒有貴族也沒有奴隸。

  只要你有一技之長,做出了卓越的貢獻,就能得到大家的尊重。

  你的一切,都來自于神明,你所做的一切,也都是為了神明。

  神明太過偉大,無需凡間的一切,但我們需要表達我們的敬意,奉獻上我們最好的,讓神看到我們的虔誠。

  在這里,只要肯努力,就能獲得一切。

  灰塵認真聽著老師所講述的話。

  要是別人跟他這么說,他肯定嗤之以鼻。

  在海峰的身邊,他看過太多的齷齪和蠅營狗茍。

  在濱海城,努力根本沒有用,只有血脈和人脈才是一切。

  他的祖輩為濱海城奮斗了一生,到了他這里,仍然還是一個泥巴種。

  但是在陶罐城這里,他獲得了以前他想都不敢想的一切。

  最重要的是,他感覺自己受到了尊重。

  “這里才是我想要的,這才是我夢想中的國度!難道我要親手毀掉它嗎?”

  灰塵內心掙扎。

  一方面是美好的新生活的向往,一方面是長期的壓抑的生活導致的心理依存,讓他畏懼海峰,不敢不聽從海峰的命令。

  灰塵猶豫了許久,最終鼓起勇氣來到了神殿。

  神殿是全天開放的,任何時段都可以來祈禱,祈求神明的幫助。

  不過,神明卻不是全天候上班,能不能獲得神明的回應,要看運氣。

  灰塵跪坐在神殿前看著眼前的雕像。

  供桌前有一堆篝火,火光不大,但是讓他感受到溫暖,就像是一年前那個雨夜,那些第一次進入神殿的流浪者一樣。

  神殿的夜晚十分的安靜,時不時的有人拿著一些東西來供奉給神明。

  有的是早上采摘到了野果,有的是一朵野花,還有一些是隨手雕刻的木雕。

  灰塵甚至看到一個剛學會走路的小孩子,拿著一塊石板,上面涂著各種顏色。

  那是小孩子畫的第一幅畫,他要將它獻給神明。

  灰塵發現,這里的人是真的從內心中信仰他們的神明。

  他曾經也是暴風之神的信徒。

  但他在暴風之神那里,所感受到的只有威嚴與可怕的風暴。

  而在這里,他能感受到的是永恒的安寧和祥和。

  “這里才是我想要的!我要守護這里!”

  在神殿跪坐了一夜,灰塵想通了。

  他要告密,要向陶罐城告發海峰的陰謀。

  他立刻請求神殿的守衛帶他去見陶罐城的高層,他有重要的事情。

  神殿的守衛立刻將他帶到了一棟大房子里。

  大酋長不在是木斧、獵豬和咪帕一行人聯合執政。

  聽到灰塵的訴說后,獵豬點頭:“我就知道海峰沒安好心,果然如此。”

  “可是大酋長已經離開了,他會不會有危險?”木斧擔心。

  “我的速度快,我現在就出發,或許還能趕上。”咪帕站了起來,貓尾巴在身后高高豎起。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