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神明,絕不會被信徒收買 > 第30章 大破敵軍
  海峰手下的武裝力量分成三部分。

  一部分是手中的親衛,這些人裝備最好,人數也最少,全都是脫產的職業士兵。

  一共不到兩百人。

  第二部分是雇傭兵,大部分都是無業的二流子或者亡命徒。

  這些人手中的武器都是自備,有什么用什么。

  這些人的人數大概在300人左右。

  這些人有一個缺點就是需要錢來激發士氣,而且,每餐必須有酒有肉,否則就會摸魚不干活。

  第三部分是被驅趕的奴隸,這些人最慘,只有石頭長矛,一塊破布就是他們的全部裝備。

  只能吃些爛谷子野菜胡亂煮的湯,就這還不能吃飽。

  這些人的數量最多,一共500人左右。

  他們除了要作戰,還要負責運輸物資,服侍其他的士兵,是整個隊伍的最底層。

  可以說為了討伐陶罐部落,海峰一下子出動了一千人,其中一半是職業士兵,這個陣容不可謂不華麗。

  當初征討巖石部落,他都沒動用這么多人手,可見他對陶罐部落的重視。

  浩浩蕩蕩的人馬出發了。

  這個消息,很快就被咪帕派出去貓娘看到了,迅速回轉,報告給了陶罐部落。

  不得不說,貓娘雖然力量不行,無法參加正面的戰斗任務,但是潛行潛伏當暗哨到是一把好手。

  有他們在路邊蹲守,很容易就能監控濱海城人馬的一舉一動。

  得知濱海城的人出動了之后,咪帕又激動又害怕。

  激動的是,大筆的投入終于能看到收獲的時刻了。

  害怕的是,擔心陶罐部落會失敗。

  畢竟,在她的印象里,濱海城實在是太強大了。

  得知了消息,陶罐部落也做好了準備工作。

  該訓練的繼續訓練,該打造兵器的打造兵器,一切都在井然有序的推進中。

  這一路上,海峰正不斷的催促隊伍加快趕路。

  因為,距離這一次大祭的時間快到了,如果不能在這一次大祭之前拿到蜜酒,他就得等上一年。

  這是他所不能忍受的。

  “你們這些骯臟的蠢貨,給我快點,如果今天不能趕到地方,我要把你們所有人吊起來抽!”

  海峰站在一個巨大的椅子上,周圍有四十個奴隸扛著這把椅子,呼哧呼哧的往前走。

  而海峰卻舉著鞭子不斷的鞭打著奴隸,催促他們快一點。

  這一路上,已經有十幾個奴隸被他活活打死了。

  當然收獲也是有的。

  原本需要十天的道路,他只花了八天就走完了。

  走出了樹林,他看到了陶罐部落的圍墻。

  由于貓女斥候的通風報信,陶罐部落早就掌握了海峰大軍的行蹤,在海峰到來之前,就做好了準備。

  吊橋高高的拉起,城墻上站滿了弩手。

  每個人都穿上了青銅盔甲。

  大酋長和咪帕站在城墻的最中央,凝望著遠處的來人。

  “就這么一個小部落?”

  看著陶罐部落的圍墻,海峰露出了不屑的神色。

  這圍墻的高度比巖石部落差遠了。

  巖石部落都被他攻下來了,還怕這個小部落?

  “制作梯子和攻城錘!”

  海峰大聲招呼著。

  一群拿著斧子的人開始就地砍伐樹木。

  很快,幾個簡單的梯子和一根去掉了樹枝的巨大原木就準備好了。

  一群傭兵扛著梯子做好了攀爬城墻的準備。

  而那些奴隸則扛起了巨大的原木,準備將城門撞開。

  至于那些親兵,站在最后做督戰隊。

  “沖啊!”

  海峰抽出了腰間的青銅劍。

  雇傭兵和奴隸們向著陶罐部落沖了過來。

  “做好準備,放進一些,不要把他們嚇跑了。”

  大酋長舉手示意。

  周圍的弩手紛紛上好了弓弦,開始瞄準。

  那些人越來越近。

  傭兵們甚至已經將梯子架在了高墻上。

  海峰看到這里大笑起來。

  “果然懦夫就是懦夫,一上戰場就害怕了。”

  想到馬上就要攻破陶罐部落,獲得蜜酒配方,他就滿心歡喜,端起酒杯噸噸噸的喝了起來。

  “痛快!”

  海峰感覺渾身血氣奔涌,恨不得親自上去砍下幾個敵人的腦袋。

  一些雇傭兵甚至爬上了梯子。

  他們眼中露出了猙獰的笑容,甚至直接抽出了腰間的短劍,單手向上爬去。

  看到敵人已經足夠近了,大酋長大手一揮。

  “攻擊!”

  早就等的不耐煩的弩手扣動了扳機。

  嗖嗖嗖——

  一連串弩箭激射而出。

  這些弩箭都有著三棱形的箭頭,每一個凹面閃爍著寒光。

  看到敵人舉起了奇怪的弓箭,那些雇傭兵并不在意。

  他們已經很有經驗了。

  他們每個人的手臂上都有一塊護臂,可以當盾牌用。

  他們直接將護臂擋住臉部位置。

  這樣就可以避免面部被攻擊。

  至于胸口部位,則是一塊巨大的銅板,根本不擔心箭矢。

  然而,他們剛剛舉起胳膊,就感覺到一陣鉆心的疼痛。

  他們低頭一看,原來是胸口正插著一支弩箭。

  那弩箭已經射穿了胸口的銅板,刺入了胸口。

  他們能感覺到箭矢刺入身體的撕裂感。

  “怎么可能?”他們的腦海中冒出了一個疑問。

  怎么可能有箭矢刺破銅板?

  但是,沒有人會回答他們的問題。

  他們的視線黑了下來,尸體栽倒在地。

  雇傭兵都是如此,沒有任何防護的奴隸就更是如此。

  直接被鋒利的弩箭射了個對穿。

  陶罐部落第一輪齊射就放倒了將近二百個敵人。

  攻擊的勢頭頓時一頓。

  “第二輪,放!”

  大酋長大聲喊著。

  弩兵們連忙雙腳踩著弩臂雙手把弓弦掛好,在凹槽內放好弩箭,瞄準,扣動扳機。

  所有動作一氣呵成,行云流水。

  這組動作他們已經練習了無數次,已經形成了肌肉記憶,甚至不需要思考,就能完成。

  又是一輪齊射。

  這一次又是一百多敵人被放倒。

  海峰帶來的大軍,在兩輪齊射之下,直接倒下了三分之一。

  城墻之下密密麻麻的鋪滿了尸體。

  海峰看到這種情況嘴巴張的老大,都合不上了。

  他怎么也沒想到,自己引以為傲的部隊,居然這么快就沒了三分之一。

  剩下的那些雇傭兵和奴隸看到這種情況,哪里還有作戰的勇氣,立刻化作鳥獸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