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神明,絕不會被信徒收買 > 第25章 貪婪與追擊
  海峰是濱海城的城主。

  作為一個擁有三千直屬領民的大城主,他的日子可是過的十分的滋潤。

  再加上地處要地,依靠定價權和利潤差就能吃的滿嘴流油。

  衣食不愁的海峰除了侍奉暴風之神外,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享受。

  而海峰最喜歡的就是酒。

  因為,暴風之神最喜歡鮮血與酒作為祭品,他作為祭祀自然也喜歡上了。

  此時,他正躺在一個蛇女的懷里,享受著兩個貓女的按摩,手中還有一杯放滿了冰塊的酒杯。

  這是他最喜歡的飲用方式。

  冰涼的冰塊能稀釋苦澀的味道。

  就在這時,鑒定官捧著蜜酒壇子恭恭敬敬的走了進來。

  “城主大人,這是今天新收到的酒,請您品嘗。”

  鑒定官將酒壇放在了地上。

  立刻有侍衛將酒壇搬起放在了擺滿瓜果的長桌上。

  “新酒?味道好甜啊,倒一杯我嘗嘗。”

  海峰提了提鼻子,聞到了蜜酒的味道,不有的坐直了身體。

  他還從來沒聞過這么香甜的酒水。

  旁邊的貓女立刻幫海峰倒了一杯酒,恭敬的送到了海峰的面前。

  海峰一把抓過了酒杯,輕輕的抿了一口,香甜的味道刺激了味蕾,讓海峰的眼睛都瞪大了。

  他從來沒喝過這么好喝的酒。

  這是他從喝酒以來喝到的最好的酒。

  他敢肯定,如果將這壇酒當成祭品,獻給暴風之神的話,一定會獲得神明的贊許,甚至賜予神術,讓他成為掌握神術的紅衣大祭司。

  海峰的眼中冒出了光芒。

  “賣酒的人呢?”海峰立刻問道。

  “不知道,應該去買東西去了。”鑒定官連忙說道。

  “廢物!”

  海峰一腳將鑒定官踹翻在地。

  “去把人給我帶過來。”

  海峰厲聲厚道。

  這么重要的人,他一定要親自抓在手里。

  蜜酒,以及制作的秘方,事關他的未來,必須要親自握在手里,才能放心。

  “是。”鑒定官連忙站了起來,準備離開。

  “等等,”海峰望向旁邊的護衛。

  “銅山,你帶上我所有的護衛去尋找,記住,一定要把人完完整整的給我帶回來,不能缺少了一根手指頭。”

  “是。”銅山敲了一下厚實的胸甲,拎著巨劍帶著上百名護衛向著外面走去。

  “詢問他們去了哪里。”銅山甕聲甕氣的說道。

  “是。”鑒定官不敢多說話,立刻去找賣鹽的人打聽大酋長一行人的行蹤。

  這是濱海城最重要的物資,幾乎百分之九十的人來濱海城,就是為了食鹽。

  在這里打聽,大半能找到消息。

  果然,打聽了幾個人之后,鑒定官得知了消息。

  “那些人出城了,不過,具體方向不知道。”

  鑒定官連忙說道。

  “出城后,各種大小岔路一共有20條,所有人分頭行動,找到人后,能抓就抓,抓不到就跟著,找到對方的老巢。回來匯報,如果有人沒回來,那就是那條道路有問題,到時候,沿著那條路追擊。”

  銅山說道。

  “是。”眾人組隊分開。

  銅山帶來四名士兵,帶著鑒定官親自走上了一條未經探明的小路。

  這條路是最新走出來的,還沒進過詳細的勘探,銅山猜測,那些陌生的面孔,很有可能是從這條新路來的。

  一行人沿著小路快速向前尋找痕跡。

  走了幾里地,銅山忽然在一塊泥潭里發現了一溜蹄子的印記。

  “好像是毛驢。”銅山比劃著大小。

  “那些人確實攜帶著毛驢。”

  鑒定官連忙說道。

  “那就差不多了,追!”

  銅山站起身,帶著人快速追了上去。

  轉過了兩個拐口,前方忽然出現了一支商隊,商隊里有十幾頭毛驢,每個驢的身上都駝著大大小小的罐子,里面是滿滿的食鹽。

  還有幾個藤筐,里面放著幾只鵪鶉。

  一個大個子,騎著一直黑白雙色的熊走在商隊的最前面。

  “就是他們,我記得那只熊!”

  鑒定官大喜過望,指著黑白熊大聲喊了起來。

  不知道是不是過于激動,鑒定官喊聲有些大,讓大酋長也聽到了。

  大酋長猛的回過了頭,凝望著眾人。

  當他看清來人是五個身穿青銅鎧甲的士兵,跟著賣東西的鑒定官的時候,就知道情況不妙。

  連忙騎著黑白熊往回趕。

  “被發現了。”

  銅山狠狠的瞪了鑒定官一眼。

  如果不是鑒定官喊著一句,他完全可以跟著對方一直找到對方的老巢所在。

  然后帶人一網打盡。

  但現在,打算恐怕要落空了。

  “不過,把這些人全抓住了也一樣。”

  銅山抽出了短劍,對著身后的士兵喊道:“準備戰斗,所有人都留活口。”

  “是!”

  眾人舉著圓盾,將短劍抵在圓盾后面,小心翼翼的向著大酋長逼近。

  “準備戰斗!”

  伴隨著大酋長的命令,隨行的眾多信徒也紛紛拿出了投矛和弓箭,對準了這些人。

  “放!”

  大酋長單手一揮!

  投矛和弓箭向著眾人砸了過去。

  “舉盾!”銅山喊道。

  眾人將青銅圓盾舉了起來。

  那些箭矢和投矛撞到了青銅盾牌上,便掉落了下來。

  連一絲凹痕都沒留下。

  看到這種情況,大酋長心里咯噔一下子。

  他沒想到,對方這么厲害,居然連弓箭和投矛都無法傷害到他們。

  “你們走,我來攔住他們!”

  大酋長拿出了鐮刀和斧頭,騎著黑白熊,向著銅山發起了沖鋒。

  看到大酋長沖來,銅山露出了冷笑,他將短劍抵在盾牌之后,雙腳一弓一繃做好了準備。

  只要對方沖過來,自己就用盾牌拍對方的臉,然后短劍就可以順勢從旁邊刺進對方的胸口。

  用這一招,他干掉了不知道多少其他部落的勇士。

  “野蠻人就是野蠻人,不堪一擊。”

  銅山冷笑著啐了一口。

  看到這一幕,魏武皺起了眉頭。

  他知道,如果讓大酋長這么沖上去,只有送命的份,就算加上一只黑白熊也沒用。

  他打開了列表,對著大酋長和黑白熊開始賜福。

  蠻牛之力,鋼筋鐵骨,巖石皮膚,貓之迅捷,勇氣倍增……

  一個個加持BUFF像是不要信仰一樣往外丟。

  大酋長和黑白熊身上不斷的閃爍著亮光,像是跑馬燈一樣,將人的眼都晃花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