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神明,絕不會被信徒收買 > 第19章 討伐野狼大作戰
  魏武將屏幕調整到部落上方。

  此時,信徒們正在哼哧哼哧的建造鹿舍,鴨舍。

  不過,這也導致本就不大的部落面積,更加擁擠,看樣子再次擴建已經要提上日程了。

  大酋長正和木斧、獵豬討論著擴建的問題。

  “我需要更多的木料,還有稻草,還有,部落太小了,需要更大的面積。”

  木斧大聲說道。

  “那就去樹林里砍伐好了。”

  獵豬說道。

  “可是,樹林里有狼群,他們還呆在那里,我可以肯定。”

  大酋長指著不遠處的樹林說道。

  “那就把他們找出來,做成大衣,我的獵犬可以精準的找到它們,然后把它們從藏身的洞穴里抓出來,塞進裝滿了開水的鍋里。”

  獵豬得意洋洋的擼著自己的狗。

  經過這次長途巡游,獵豬發現,自己的獵犬們雖然戰斗力比不上黑白熊,但嗅覺靈敏,哪怕是深藏在雪下的兔子,都能被它們準確的找出來。

  用來尋找野狼,簡直再合適不過了。

  “正面戰斗的事情就交給我的黑白熊吧,它一巴掌就可以將三只野狼的腦袋拍碎,對不對?”大酋長問黑白熊。

  但并沒有得到回應。

  他回頭一看,黑白熊正捧著一個西瓜大口大口的啃著。

  臉都埋進西瓜里了,只剩下兩只耳朵在外面,根本就沒聽大酋長再說什么。

  “吃吃吃,就知道吃。”大酋長沒好氣的拍了黑白熊的腦袋一下。

  “昂?”黑白熊疑惑的抬頭看了看,不明白大酋長為什么打它。

  不過,西瓜當前,它也沒管那么多,又繼續低頭啃西瓜。

  大酋長:“……”

  他發覺把黑白熊撿回來是個錯誤,早知道這家伙是這么一個夯貨,當初就應該直接將它做成熊皮大衣。

  等黑白熊吃掉了一個西瓜,兩個蘋果,三塊生肉,半罐蜂蜜之后,終于意猶未滿的舔了舔爪子,準備出發了。

  當然,討伐狼群是一件大事,大酋長并沒有打算自己單獨去,他打算趁機增進一下部落中成員的凝聚力,順便檢驗一下最近訓練的成果。

  大酋長直接將部落里能打仗的二百多人全都拉了出來。

  所有人都拿著長矛,并且保證每個人都有弓箭或者投矛等遠程攻擊武器。

  一行人分成五支隊伍,向著樹林里合圍了過去。

  獵豬還特意給每支隊伍都配備了幾條獵犬,只要發現野狼的蹤跡,它們就會大叫不止。

  大酋長騎著黑白熊走在隊伍的最前方。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進入了樹林。

  樹林并不是特別的大,陶罐部落的眾人剛剛靠近樹林,就被狼群發現了。

  看著從四面八方合圍過來的眾人,狼群顯得焦躁不安。

  它們低沉的嗚咽著,望向頭狼。

  頭狼在之前偷襲陶罐部落的戰斗中,被一支箭矢射中,雖然沒傷及性命,卻丟了一只耳朵。

  它心中充滿了仇恨。

  渴望復仇。

  只是,敵人一直躲在高墻之內,它沖不進去,只能在樹林里等待機會。

  現在,敵人走出了高墻,這是它唯一的復仇機會。

  如果放棄,可能將會永遠失去。

  更何況,這里的食物已經越來越少,不夠這么多族人分享了,必須做出必要的舍棄。

  頭狼一只耳的眼中冒出了兇光。

  “嗷嗚!”

  頭狼發出了怒吼。

  其余的野狼聽到命令后,向著陶罐部落的眾人沖了過去。

  獵狗也發現了沖過來的狼群,大聲吠叫起來。

  “野狼來了,穩住,所有人,舉弓,投矛準備!”

  大酋長立刻發布了命令。

  眾人列好隊伍,舉起了手中的弓箭和投矛。

  “放!”

  伴隨著大酋長的吼聲,一排排箭矢和投矛如同雨點一樣向著狼群砸去。

  噗噗噗!

  不少野狼被箭矢和投矛擊中,釘在地上,失去了行動力。

  但還是有不少野狼被激發起了兇性,變得越發嗜血,嘶吼著沖進了隊伍之中。

  信徒們舉起了手中的長矛,不斷的刺向野狼。

  人與狼的較量在一片狹小的樹林里展開。

  “上!”

  大酋長拍了一下黑白熊的腦袋。

  “┗|`O′|┛嗷~~”

  黑白熊直接站了起來,一巴掌拍向了沖過來的野狼。

  吧唧。

  那個野狼的腦袋直接被拍成了肉醬。

  黑白熊首戰大勝利。

  然而,它卻沒注意到坐在它背上的大酋長被直接甩的飛了出去,吧唧一聲摔在了地上。

  “嗷嗚——”

  兩只野狼見狀不妙,想要從后面偷襲。

  結果被黑白熊一屁股把腰坐斷了,在地上哀嚎不止。

  黑白熊如同一輛熊形坦克一樣,沖進了野狼群里,大巴掌左右開弓,打的一只只野狼筋斷骨折。

  甚至就地一滾,就能壓死兩三只野狼。

  而那些野狼,卻根本奈何不了它厚實的皮膚。

  頭狼一只耳看到了這個勁敵,它知道,不解決對方,自己的復仇就沒有任何希望。

  不過,它也知道,自己從正面進攻絕對不是對手。

  它悄悄的繞向了黑白熊的背后。

  準備從對方的后面入手。

  頭狼小心翼翼的尋找著機會。

  它注意到,黑白熊被三只野狼吸引住了注意力。

  好機會!

  頭狼一只耳猛的沖到了黑白熊的背后,咬向了黑白熊的屁股。

  這可是它的招牌絕技,抓住敵人的屁股,順勢將敵人撲倒,爪子去掏敵人的直腸,讓敵人分神,給同伴創造機會。

  這樣同伴就可以趁機咬斷敵人的脖子。

  這招它已經使用的純熟,不知干掉了多少獵物。

  此時,它距離黑白熊的屁股已經不足十厘米,眼看就要得手了。

  不知道是不是水果吃的太多了,黑白熊肚子有點不舒服。

  從戰斗之前,它就一直在忍著。

  只是現在有點忍不住了。

  它一松勁,噗呲。

  一股濃稠之物噴射而出,漸了頭狼一只耳一臉。

  將眼睛都迷住了。

  頭狼差點沒吐了,用爪子扒拉著臉上的臟東西。

  然而,大酋長此時卻已經站了起來。

  看到被暫時致盲的頭狼大喜過望,手中的鐮刀猛的砍下。

  刷!

  伴隨著一道雪亮的光芒,頭狼的腦袋被砍了下來。

  “嗷嗚——”

  看到頭狼死了,其余的野狼也失去了勇氣,跑的跑,散的散。

  對野狼的作戰,以陶罐部落全面勝利而告終。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