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生活系暖男 > 第六十九章 免費旅游(4000)
  王紳很無語,圍在三輪車一圈的鐵架子竟然被人偷走了。

  你咋不把車給推走!

  其他部件還沒丟,看樣子,應該是新偷不久。

  要用,得讓人重新焊一個才行。

  王紳無奈的騎著三輪車出了地下停車場。

  正好在門口遇到小區保安隊長,王紳遞了根煙打了聲招呼,順便把車子的事情說了一下。

  保安隊長詫異道:“這不打我臉嘛,我去看看監控,我記著你那個位置有監控。”

  “那謝謝了。”

  王紳之前出攤的時候,他沒少送煙,保安這邊過來吃炒飯,他也沒要錢。

  一來二去也熟悉。

  一點小事,王紳也懶得追究,道了一聲謝,便推著車出了小區。

  “你又出攤了?”

  看到王紳騎著三輪車出來,賣卷煎餅的中年婦女沒忍住,驚呼出了聲。

  聽到他這一嗓子,本來還在等著排隊買卷煎餅的兩個年輕人瞬間向著王紳走來。

  “沒有,沒有!”

  王紳趕忙擺手說了一聲,沒想到哥不再出攤界,出攤界依然留著哥的傳說啊!

  “你怎么不賣了,好久沒吃了!”

  一個年輕人有些遺憾的說道。

  “最近忙別的。不好意思了!”

  王紳解釋了兩句,趕忙騎車離開了這里。

  結果他剛把車停在商業街的一個空擋處,便有幾個附近打工的人向他走了過來。

  王紳趕忙又騎上三輪向路邊趕去。

  在路邊等了一會,鄭加強才打車趕到。

  “什么人這么賤!你不報警嗎?”

  聽說車子周圍的鐵架子讓偷了,鄭加強氣惱道。

  “回頭再說,快騎著走吧,要不一會就該有人過來找你買飯了!”

  王紳拍了拍他的背,說道。

  “你牌子這么硬?行,那我走了。”

  鄭加強說完,騎上車駛離了這里。

  等鄭加強走后,王紳返回了小區,走進了物業監控室。

  此時保安隊長正在看監控視頻回放。

  見王紳過來,便說道:“瞅著了,就這老頭,從后面鉆過來的。估計盯你這車好久了,見一直沒人騎,才動的手。”

  王紳一看,老頭沒有七十也有八十了,穿的衣衫襤褸,即使逮著又怎么樣?

  便笑著搖了搖頭說道:“算了,也不值幾個錢。辛苦了。”

  “辛苦啥,回頭我就盯著他。”

  保安隊長沒好氣的說道。

  王紳隨意聊了兩句,便離開了保安室。

  從保安室出來后,他又返回了小區的地下停車場。

  新買的房子配套了一個車位,他的奧迪車現在停在那!

  等趕到車位后,王紳便開著車出了小區,趕去了華盛集團大廈。

  昨天他的秘書,嗯,好久不露面,都沒啥存在感的漂亮秘書趙小雯給他打了個電話。

  說是接到綜合部的通知,公司組織高管下周四去上都一家大型企業交流學習。

  詢問王紳有沒有意向。

  王紳一聽,公費旅游,這種好事,有什么好猶豫的,當即就同意了。

  他二十多年的人生,還沒出過省哪!

  想到這么久也沒去公司轉轉,王紳便臨時起意,開車過去看一看。

  華盛集團總部建在開發區,但在市里有一棟華盛大廈綜合型寫字樓。

  一般日常辦公主要在這里。

  王紳把車停在樓下停車場時,趙小雯早已經等在了那里。

  好久不見自己的小秘書,越發的端莊得體了。

  王紳沖她點了點頭,然后便頭前走向了公司大廈。

  他來的次數不多,不過前臺倒是都認識他。

  即使不認識,看到后面跟著一個亦步亦趨的女秘書,也知道是個領導。

  前臺倆妹子見他進來,立馬起身恭敬的問好。

  王紳點了點頭,邁步走進電梯間。

  他的辦公室在九樓,跟總經理等公司高層一個樓層。

  里面的配置還是相當豪華,實木家具,沙發,茶臺,盆景,該有的都有,除了傳說中的暗格房間。

  王紳曾經摸了半天,也沒找到。

  看來畢竟不是董事長,沒辦法一邊上班,一邊休息!

  進了辦公室,王紳便往座椅上一座,身子往后微微一靠,環視了一下四周,很干凈,顯然有人一直在打掃。

  裝飾也很豪華,就是缺少了點活力!

  王紳轉頭看向趙小雯說道:“回頭弄個魚缸,養些魚。”

  “好的,王董。”

  趙小雯應了下來,隨后又把公司的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跟他匯報了一下。

  王紳聽完點了點頭,又問了一下出去考察,額,旅游的事,隨后便揮手讓她離開了。

  等趙小雯一走,王紳便從座位上起身,來到落地窗前,俯視著遠方此起彼伏的樓宇和車水馬龍的街道。

  一種大丈夫當如是也的豪邁感瞬間涌入心頭。

  不過站了沒幾秒,他就退了回來。

  太高了,有點暈,而且連個護欄都沒有,也不怕一不留神竄出去。

  哪個傻逼設計師設計的。

  吐槽完設計師,王紳便隨意溜達的去了一趟總經理和其他幾個高層的辦公室。

  美其名曰,過來逛逛!

  實則是凸顯一下自己的存在感!

  作為股東,關心一下公司發展也是應該的嘛。

  等逛了一圈后,王紳才邁步下了樓,離開了華盛大廈。

  透過后視鏡,看著高聳的辦公大廈,王紳心有感觸,這畢竟不是自己的公司!

  就跟別人的老婆再好,也不是自己的一樣。

  有爽感,沒安全感!

  ……

  時間一轉,到了星期三這天。

  王紳早早就起了床,趕去了曾凡馨家。

  曾凡馨今天有比賽,他這個師父肯定得跟著去。

  除了加油打氣,也想看看自己的教學有沒有效果。

  光練不上場,屁用沒有!

  在家里略做修整,王紳和曾濤便帶著曾凡馨趕去了市里的一家有名的健身拳館。

  這次的市小少年散打選拔賽就是他們贊助的。

  這個拳館很大,除了散打還有健身體操等多種運動項目。

  是一個健身綜合體。

  到了拳館把車停好,三人拎著行李包邁步走了進去。

  一路上遇到不少帶著小朋友趕來的家長。

  練拳的小家伙還是很多的,這也可能跟這兩年抖音的熱火,散打比賽的頻頻曝光有關。

  進了拳館,按照指定路線走到比賽場地,入眼便是好幾個空蕩蕩的拳擊臺。

  周圍烏泱泱的得圍著至少幾百人。

  頗為熱鬧。

  經過主持人短暫的賽前宣傳和講話,賽事很快在主辦方和官方人員的組織下進入了比賽環節。

  曾凡馨也已經換上了散打服,嚴陣以待。

  王紳也沒經過這種正軌的陣仗,此時只能靠她自己了。

  他教的可都是系統賦予的格斗技巧和經驗,質量肯定沒得說,現在就看小家伙能吸收多少了。

  很快曾凡馨的第一場比賽就來了。

  曾濤輕輕拍了拍女兒的肩膀,說了聲:“加油!”

  王紳也沖她攥了攥拳頭。

  小姑娘深呼一口氣,英姿颯爽的走進了比賽場地。

  對手是一個頗為高挑的女孩,個子比曾凡馨高,胳膊也長。

  隨著裁判的一聲令下,比賽正式開始。

  雙方選手開始了簡單的試探……

  曾濤看的有點緊張,側頭對王紳說道:

  “馨馨,最怕這種高大型的。步伐拉不開,攻擊距離又沒有對手長。上回比賽就是輸在這種選手身上……”

  正說著,就聽到拳臺旁傳來了驚呼聲。

  曾濤回頭一看,頓時就樂開了花。

  竟然是擊倒!

  這么簡單?

  很快,第二次擊倒再次出現。

  比賽輕松利落的拿下。

  “我贏了!”

  曾凡馨開心的跳下了擂臺。

  “干的不錯!”王紳夸獎了一句,技巧掌握的很好,下盤很穩,委身一擊又快又準。

  “謝謝師父!”

  曾凡馨嘻嘻笑了笑。

  比賽采用單敗淘汰制,主要以選拔少年人才為主。

  曾凡馨贏了以后,就在一旁等著第二輪比賽。

  王紳閑著沒事,便四處溜達,順便看看健身館是什么樣子的。

  或許是因為今天有比賽的原因,其他的場館都是關閉的。

  王紳悶騷的心看了個寂寞。

  隨便溜達了一會,便無趣的返回了比賽場地。

  等他回去的時候,比賽場地旁多了一群人。

  有男有女,其中一個小女孩穿著散打比賽服裝,明顯是參加比賽的。

  不過王紳重點不在這里。

  他看的是其中一個身材高挑,穿著一身休閑服,模樣長得頗為不俗的女人。

  看樣子應該是某個拳館的人。

  要是有這樣的女人練拳,說什么,他也要開個拳館。

  第二輪比賽正式開始。

  曾凡馨這一次打的久了一點,但還是輕松拿下了比賽。

  直接晉級了后天的32強比賽。

  并且有一個漂亮的擊倒。

  圍觀的觀眾都熱烈的鼓起掌來。

  曾凡馨開心的又蹦又跳,與拳場上認真冷峻的她截然不同。

  王紳看著開心的小姑娘,心情也很不錯,她擊倒的這幾次用的都是自己教的搏擊實戰技巧。

  其中還用到了一個八極拳招式,很會活學活用。

  不過后天的比賽他就不能去看了,他要去上都市旅游,嗯,考察。

  側頭看向旁邊的拳館眾人,正好看到漂亮女人正在安慰旁邊小姑娘,看樣子是沒有晉級。

  似乎是察覺到了目光,女人微微抬起了頭,在三人身上掃視了一下。

  王紳沒有多看,很快轉過了頭。

  就在他準備跟著曾凡馨父女倆離開的時候,身后傳來了一聲清脆的女聲。

  “等一下!”

  王紳聞聲停住腳步,回頭看去,說話的正是剛才的女人。

  不過女人找的不是他。

  而是曾濤。

  莫不是這老男人比自己更有魅力?

  就在王紳疑惑的時候,女人說明了自己的來意。

  想邀請曾凡馨加入他們的拳館,免費的,不僅免費,還提供各種福利。

  這是?

  挖人?

  王紳微微一想就明白了。

  像曾凡馨這種潛力苗子,要是加入拳館,獲得了名次,那可是可以拿出來掛在墻上當宣傳海報的。

  曾濤聞言看向王紳。

  王紳笑道:“這個你看著辦,我不摻和。”

  曾濤聞言笑道:“不需要,謝謝!我們有教練。”

  說完,便拉著女兒往外走去。

  王紳見狀,笑了笑,跟了上去。

  女人有點失落,不過稍微停頓了一下,她又追了上來。

  “那請問你們在哪個散打館學的?教練是哪一個?我很有誠意的,教練我們也是很需要的。方便留個聯系方式嗎?”

  曾濤目光瞥向王紳,見他目不斜視,便搖了搖頭,果斷拒絕了。

  女人追了兩步,見聊不通,只好停下了腳步。

  “可惜了一個好苗子!”

  看著曾凡馨的背影,女人輕輕嘆了口氣。

  車上,曾濤透過后視鏡看向坐在后座上看手機的王紳,笑著說道:“今天凡馨能贏的這么輕松,都是兄弟你的功勞。”

  “是凡馨靈透,一點就通。”王紳夸了小姑娘一句。

  “你完全可以搞一個像樣的培訓班。有興趣的話,我幫著打聽地方。”曾濤說道。

  “算了,暫時沒興趣,等以后再說吧!”

  王紳笑了笑,拒絕了他的提議。

  小打小鬧還行,真正的拳館太占用時間了,還是等以后退休了再說吧!

  路上,王紳拒絕了曾濤的吃飯邀請,在小區下了車,就趕去了自己的新房子。

  房子已經打掃完畢,整個房間已然煥然一新。

  王紳網上訂的六十寸彩電已經運到,并安裝好了。

  沙發、床還沒去看。

  他準備等旅游回來就去家具商城看看。

  床得買個大的,方便半夜叫個,額,外賣!

  在房間里轉悠了一圈,王紳發現要買的東西還有很多,廚房里灶臺、鍋碗瓢盆,廁所里得馬桶,熱水器,陽臺的洗衣機都得買。

  不裝修還要這么費事,何況裝修了。

  王紳搖了搖頭,鎖上門,回了出租房。

  下午無事,王紳一覺睡到了四點多,起床洗了把臉,然后驅車趕去了鄭加強那里。

  這家伙擺攤也擺了三四天了,不知道擺的怎么樣!

  王紳有點好奇。

  半個多小時后,王紳趕到了鄭加強租住的小區門口。

  車子還沒停下,他就看到了自己那輛熟悉的三輪車。

  等他停下車走過去一看,好家伙,正在睡覺哪,也不怕炒瓢被偷了!

  “嘿,來份炒飯!”

  王紳走過去,拍了他的肩膀一下。

  “哦,好,這就炒!”

  鄭加強晃了晃身子,坐了起來,揉了揉眼睛,抬頭一看,頓時無精打采的說道:“大熱天的,你怎么來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