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生活系暖男 > 第六十八章 加價不加時間(2合1)
  夜晚的濟州城,華燈初上、霓虹璀璨,雖然沒有北上廣那么的絢爛多彩,但也頗有幾分大城市的味道。

  對于身處鄉下的王紳父母來說,這就已經是大都市了!

  又是一夜暢快的觀景游玩,自不必多說!

  隨后的兩天,大明湖、趵突泉、千佛山、東齊(山東)大學……

  王紳能想到的景點都帶著家人去轉了轉。

  讓他們深切感受了一下旅游的樂趣。

  直到老爹老媽因為惦記家里,眾人才結束了在濟州的游玩生活。

  把爸媽三人送上返回沂州的高鐵后,王紳心情不錯的驅車趕回了公司。

  還沒到門口,保安早早的就把升降桿升了起來。

  王紳降下窗戶,點頭笑了笑,然后開車進了公司廠區。

  當員工的時候,你要想請個假,那得跟領導匯報,還得寫請假條。

  當領導,你得跟老板請假,看老板有沒有安排。

  王紳現在沒這些麻煩,來去自由,大事找不到他,小事不找他。

  典型的“無用”人才!

  不過回來了,工作肯定要接手起來。

  葛建華也得到了聶總的吩咐,知道以后生產上的事歸王紳負責。

  所以王紳一來,他就積極的跑過來匯報了這兩天的生產情況。

  隨著擔保貸款問題的解決,銀行貸款的逐步發放,資金流的問題得到了極大的緩解。

  產品的訂單和產量也逐漸提高了上來。

  企業漸漸恢復了以往的活力。

  王紳聽完匯報,點了點頭,讓葛建華按以前的生產計劃生產就行。

  打發走了葛建華,王紳溜達了一會,便出了生產車間。

  轟隆隆的,委實沒什么好待的。

  哪有回會計部守著四朵金花來的舒服。

  上了辦公樓,剛走沒兩步,迎面就遇到了趙曉靜,正踩著高跟鞋,蹭蹭的往樓下走。

  “這么急干嘛?”

  “王總!”趙曉靜見是王紳,表情一喜,接著說道:“我去趟銀行,打個對賬單。”

  “哦,去哪個銀行?”

  “去咱貸款那個建行。”

  “等下,我跟你一塊去吧。”

  王紳一聽,便叫住了趙曉靜,他好幾天沒過去了,正好去坐一坐,聊會天。

  隨后王紳便開車帶著趙曉靜趕去了建行孫行長那里。

  進了大廳,趙曉靜自去辦業務,他則直接上了二樓行長辦公室。

  “一聽說你要來,我就把茶準備好了。”

  見王紳過來,孫行長起身迎接道。

  “別地沒你這的茶香。”王紳夸了一句。

  “哈哈。有你這句話,我這茶就價值百倍了。”

  倆人說笑著,坐在茶幾前,聊起了天。

  聊了一會,王紳直奔主題,把空閑廠房土地的事說了一下。

  孫行長聞言思索了一會,說道:“目前我手頭等著處理的,好處理的,還就數佳夢那塊地好,要不你等等,等佳夢那邊走完流程,上拍賣?”

  王紳搖了搖頭,佳夢那地方太貴了。

  他現在手頭錢可不多。

  “你再幫我看看還有別的地嗎?不用太大,我朋友臨時有個小項目。”

  王紳借口說道。

  “行,我幫你留意一下……”

  孫行長正說著,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拿起一看,趕忙接通了電話。

  “李行要來?好,好,我知道,我知道。”

  掛了電話,孫行長苦笑道:“分行的李副行長要來。”

  王紳一聽,便說道:“那我回避一下。”

  “不用,到門口了,李行是新調來的,王董可能跟他沒接觸過吧?”

  孫行長起身,笑問道。

  聽了孫行長的話,王紳有點心虛,別說分行的副行長,你這個支行行長,我也是才認識的。

  哥哥我以前的交際圈,銀行里面接觸的最大級別是信貸員!

  “不熟,我一般跟咱濟州的沒怎么交往過。”

  王紳隨口說道。

  孫行長聞言笑了笑,讓王紳稍作,他則出門迎接新來的李行長。

  過了兩三分鐘,就聽見房門再次被打開。

  孫行長引著兩個人走了進來。

  “嚯,你這有客人!”當先的一個約么四十來歲的中年男人笑道。

  “我來介紹一下,李行,這是咱們市華盛集團的王董。王董,這是我們分行的李行長。”

  孫行長聞言立馬介紹了起來。

  聽到他的介紹,李行長微微一愣,臉上瞬間掛起了笑容。

  王紳也站起身來,同他握了握手。

  “幸會,幸會!”

  雙方簡單的打了個招呼。

  隨后眾人重新落座,簡單閑談了兩句。

  這個李行長跟華盛的幾個高層有過幾面之緣,不過因為沒有具體業務往來,所以接觸的不多。

  此時聽說王紳是股東,自然愿意多聊兩句,拉進關系。

  他這趟過來算是視察基層工作,也沒有要緊的事,坐了一會,閑聊了兩句,跟王紳互留了聯系方式,便起身離開了。

  像市行這種級別的副行長就已經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了。

  跟孫行長這種支行行長完全沒有可比性,雖然他們之間可能只差一個晉升的機會。

  李行長走后,王紳也沒有過多逗留,喝了杯茶,就帶著趙曉靜返回了公司。

  “王總好!”

  “王總今天真帥!”

  剛一進會計辦公室,一陣“阿諛奉承”就撲面而來。

  身后的趙曉靜聽了捂著嘴咯咯直笑。

  王紳搖頭笑了笑,說道:“過年發獎金給你們多發一塊錢的!”

  “嘁!”

  隨意打了聲招呼,王紳便趕去了沈茹琳的辦公室。

  敲了敲門,里面傳來一聲清脆悅耳的女聲。

  “進來!”

  王紳推門而入,說道:“晚上喝酒不?”

  沈茹琳抬頭一看,是王紳,便沒好氣的說道:“不去,沒見我忙的很嘛,你的工作現在都成我的啦。”

  “不是讓人事招聘了嗎?”

  “暫時還沒合適的。”

  “那不怪我!”

  王紳嘿嘿一笑,便坐在了一旁的沙發上,自己動手,在茶臺上煮起了茶。

  這茶臺還是他前幾天讓綜合上采購的,名義是沈總監喜歡喝茶。

  茶臺送來的時候,沈茹琳都懵了!

  此時一見王紳悠閑的用著這個茶臺,差點就要暴走。

  “王總,你的辦公室快裝修好了!”

  沈茹琳幽幽的說道。

  “我知道。這不還沒裝修好嘛!”

  “懶得理你!”

  沈茹琳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低頭忙起了手頭的工作。

  王紳也沒打擾她,自顧自的喝了會茶。

  坐了沒一會,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

  王紳低頭一看,是孫超打來的。

  他便拿起手機,沖沈茹琳說道:“我走了,茶盤你收拾一下!”

  說完,不待沈茹琳回話便邁步走出了辦公室。

  留下恨得牙癢癢的沈茹琳,后悔當初“掌權”的時候沒有給他穿小鞋!

  “老孫,啥事?”

  下樓的樓梯上,王紳接通了電話,問道。

  “田亞妮約我今晚看電影。”

  王紳一聽就明白。

  “知道了,你答應吧,我會給你證明清白的!”

  “這都什么事!”孫超抱怨了一句,便掛了電話。

  王紳也是有些無奈,要不是自己的朋友,他才懶得管這事。

  掛了電話,王紳便聯系了鄭加強,約他晚上一塊看電影。

  “我陪你個大老爺們看什么電影?”

  鄭加強一臉的不情愿。

  “去不去?不去的話,借的錢按月息兩百算!”

  “你要不要臉啊!行,我去。我看你就是閑的。”

  鄭加強沒好氣的答應了下來。

  時間一晃,就到了晚上六點多,王紳開車趕去了鄭加強上班的地方。

  “你哪來的車?”

  鄭加強看著坐在奧迪車里,戴著墨鏡,沖他微笑的王紳,有點目瞪口呆。

  “買的,我現在是公司股東,配臺車不正常嘛!”

  “股東?貝爾美?我擦,你牛筆大勁了,哥,帶帶我!”

  “叫爸爸!”

  “滾吊的!(沂州土話)”

  接到鄭加強,王紳便一溜煙將車開到了預定的商場。

  “咱倆不先吃個飯,醞釀醞釀感情?”鄭加強搔首弄姿的沖著王紳擠眉弄眼。

  王紳想吐!

  不一會倆人就趕去了電影院。

  剛一進去,就看到孫超正坐在休息區玩手機。

  “你怎么也在這。”

  鄭加強好奇道。

  “先坐下,等會就知道了!”

  王紳拉著他坐在了座位上。

  這時,就見孫超掏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

  鄭加強一看,名字是田亞妮,頓時懵道:“亞妮也來?她怎么沒跟我說?”

  王紳示意他別急。

  片刻后,電話被接通,里面傳來了田亞妮輕柔的聲音。

  “超哥,你到了呀?”

  “到了,那個我覺得有點別扭,畢竟你是鄭加強的女朋友。我怕他有意見。”

  “怎么可能,我跟鄭加強只是普通同學好不好,真是的。”

  “是嗎?那好吧!”

  說完,孫超便掛了電話。

  鄭加強呼吸有些急促。

  “及時止損!好事!”王紳拍了拍鄭加強的肩膀。

  “我可是無辜的,她主動聯系我的,我一早就跟王紳說了!”

  孫超無辜的攤了攤手。

  聽到倆人的話,鄭加強像泄了氣的皮球,瞬間蔫了下去。

  過了三四分鐘,田亞妮準時出現在了門口。

  只一眼,她的臉就耷拉了下來。

  不過她沒有轉身就走,而是怒氣沖沖的走了過來。

  不等三人說什么,她就說道:“鄭加強,你覺得你追我,我就得答應是吧!不就一個包嗎?還給你。我真是看錯人了!”

  說完,她就把包里的東西拿了出來,將包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揚長而去。

  “這!”

  王紳跟孫超倆人面面相覷。

  感情錯的是我們唄!

  鄭加強有些心灰意冷的笑了笑,說道:“走吧,陪我喝酒去!”

  沒有什么好說的。

  是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后不要往來了。

  三人下了樓,便開車去了附近的燒烤攤,一通小啤酒下肚,什么煩惱都忘了。

  三人一喝就喝到了快十點。

  忘記一個女人的最好的辦法就是給他找個新的,更好的。

  常規的沒有,非常規的還是能找到的。

  比如帶他去做個柔式!

  王紳三人喝完酒又去足療店洗了個腳。

  順帶給鄭加強加了鐘!

  加項目不加時間的那種!

  ……

  日子如流水,一晃兩個星期過去了。

  時間也來到了七月底。

  王紳購買的那套房子也辦完了過戶抵押的相關手續。

  現在他也是濟州市里,響當當的有房人了!

  公司那邊,銷售生產方面的事,他也摸了個大概,一些上下游企業,也有所了解。

  以后真的獨立出來,找客戶方面,多少也有點眉目。

  這天是星期六,王紳起了個大早,帶著曾凡馨圍著小河沿岸,慢跑了兩圈,然后又在空地上練了會拳。

  自從知道小姑娘學武這么刻苦。

  王紳也心有感觸,經常陪著她一塊訓練。

  算是真的當成了一個徒弟。

  他自己也通過這段時間的鍛煉,身心得到了極大的改變。

  “師父,下周三的比賽,你會去嗎?”

  休息的時候,曾凡馨擦了擦額頭的汗滴,出聲問道。

  “去,這種重要的比賽,師父怎么能缺席。這兩天晚上,你就別跟著練八極拳了,多練一會散打!”

  王紳笑著說道。

  “好的師父!”

  這段時間,隨著王紳晚上帶曾凡馨練拳次數的增多,不少孩子也跟著學了起來。

  昨天晚上已經達到了二十個。

  反正晚上也沒女朋友摟著,王紳又能鍛煉,又能掙錢,何樂而不為。

  倆人鍛煉完,王紳便回了出租房,簡單盥洗了一番。

  新房子正在收拾,原本就是簡裝修,地板磚、墻圍、膩子都有。

  王紳也懶得再重新裝修,直接找來保潔公司,做了一個里里外外無死角的大清掃。

  這兩天清理完,他就搬過去。

  順便去鄰居家串串門。

  洗完澡,王紳換了身衣服,便去了底下停車場。

  今天跟鄭加強約好了,一會他來取三輪車。

  自從經歷了田亞妮的打擊和足療技師的揉捏,鄭加強徹底覺醒了。

  這貨竟然不想再上班掙干巴巴的工資。

  見王紳不賣炒飯,鄭加強直接想把炒飯攤重新支棱起來。

  王紳也不好打擊他的熱情,反正三輪車閑著也是閑著,物業催了好幾次,讓騰個地方。

  正好讓他試一試。

  到了地下停車場,王紳找到了自己那輛已經落了點灰的三輪車。

  “c,框架子誰給偷了,要不要臉!”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