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生活系暖男 > 第六十七章 有什么事跟大爺說
  李蕓妹妹愣了一下,問道:“你住的賓館叫什么名字?”

  “叫魯能什么來著,我也不是很清楚。”

  孫文娟隨口說道。

  “魯能貴和酒店?”

  “對,對,就這個!”

  吹牛的吧!

  李蕓一臉的驚愕!

  “你們住貴和啊?很貴吧?我家就離貴和不遠,我都沒去住過哪!”

  李蕓的弟妹好奇的問道。

  “我兒子訂的,我也不知道。慶民啥時候回來?”

  孫文娟對酒店一竅不通,回答的有點累,便問起了侄子的事。

  “快來了……”李蕓笑著回了句。

  就在這時,外間的房門再一次被人敲響。

  還是那個小姑娘去開的門。

  “哥,你回來了!”

  女孩的一聲清脆喊聲,宛若天籟之音一般將所有人都叫了過來。

  堂哥王慶民帶著女朋友回來了。

  又是一番熱鬧的寒暄!

  王紳兄妹跟堂哥也不算陌生,小時候過年的時候,都是在一塊玩的。

  只是后來大了,或許是伯母的影響,堂哥就不怎么愿意搭理他們。

  如今再見面,雙方還是有點疏離感的。

  或許王慶民也沒想到,自己的堂弟堂妹會出現在這里。

  簡單打了下招呼,便掠了過去。

  寒暄完后,大伯母一家便開始了殷勤的“伺候”起了未來的準兒媳婦,噓寒問暖,關懷備至。

  又聊了小一個小時,眾人才起身準備啟程趕去酒店。

  家里狹窄了一些,不適合在家吃飯。

  “東子,你們一會跟我車走。”

  大伯王志文盤算了一下車輛,隨口說道。

  老王家的人,雖然不能給自己長臉,該照顧的還得自己照顧,總不能讓老婆那頭的親戚開車帶著。

  “不用,大伯我們開車來的。”

  王紳笑道。

  “你開車的?那行,我一會把地址發給你!”

  王志文點了點頭,有車就不用調配了。

  安排好后,眾人便紛紛下了樓,準備開車趕去既定的酒店。

  王志文慢走兩步,落在隊伍的后面,等著老婆孩子,見到三人,他沖老婆癟了癟嘴說道:“還不如聽老三(王紳三叔)的,來的沒勁。”

  “你小點聲,要來的也是你,不想來的也是你,就你事多!”

  孫文娟瞪了他一眼。

  王志文訕訕的笑了笑,沒再說話。

  很快四人就走到了自己的車旁,坐進了車里。

  王紳按照大伯說的地址,打開導航,趕了過去。

  “爸,媽,吃完飯,我們繼續逛泉城廣場,那邊還有個趵突泉,挺出名的。”

  “不是有個大明湖嗎?那個地方好。”

  王志和說道。

  孫文娟沒好氣的說道:“怎么,你的夏雨荷還在那等著嗎?”

  “說什么哪,也不怕孩子們笑話!”王志和尷尬道。

  王馨和王紳兄妹倆聽的一臉懵,這是什么梗?

  有故事?莫非老爹當年還有點風流往事?

  “講講唄,媽,快講一講!”

  “問你爹……”

  車子行駛了二十來分鐘,便趕到了大伯提前預定的飯店。

  一共訂了三大桌,喝酒的一桌,不喝酒的女人小孩兩桌。

  王紳要開車,加上也不想喝,自然就坐在了不喝酒的那兩桌。

  旁邊坐著堂哥的表兄表弟。

  關系有點繞口!

  準兒媳婦上門,自是極為熱鬧的事,大伯母娘家這頭悉數到場,給足了面子。

  一頓飯也是聊的有說有笑,吃喝的有滋有味。

  王紳兄妹倆環顧左右,全是不認識的人。

  聽著他們說說說笑笑,多少有點別扭。

  好不容易熬到了飯局結束。

  王紳扶著有些迷醉的老爸,跟大伯一家打了聲招呼便準備離開飯店。

  “我不送你們了,路上注意安全!”大伯喝的有點暈乎,但還是陪著下了樓。

  弟弟一家,這一次沒給他丟臉,他很開心。

  無論是衣著、形象,還是開車來,都沒讓他難堪。

  更沒在飯桌上出丑。

  “東子,以后你常來玩,有什么事就跟大爺說。大爺在這幾十年,還是有點人脈的!”

  人喝多了心情又好,自然喜歡吹兩句。到了樓下,王志文握了握王紳的手說道:“把你爸媽照顧好!他來一趟省城不容易,多逛逛。”

  王紳笑著應了下來,反正你就說說,我就聽聽。

  松開手,王紳一行人便走到了不遠處的奧迪a7旁,打開車門,上了車。

  王志文在樓梯上愣了一下,揉了揉眼睛。

  沒錯,是奧迪。

  “這孩子,真是有心了,借個奧迪給我漲面!當初就應該借點錢的。”

  王志文嘟囔著,揮了揮手,返回了飯店。

  奧迪車上,見車子啟動離開了飯店,王志和坐起身子來,說道:“有水嗎?給我點水!”

  “爸,你沒喝多啊!”

  王馨隨手從旁邊拿起一瓶礦泉水遞了過去,好奇的問道。

  “喝那么多干嘛?你爹我還沒老糊涂。走,咱們一家人逛逛去!”

  王志和笑著說道。

  “你就逞能,先回酒店,醒醒酒的。”

  孫文娟果斷給否決了。

  王紳跟王馨聽了呵呵笑了起來。

  ……

  就在王紳一家人窩在酒店里休息的時候,大伯王志文一家也送走了來聚會的親戚。

  等兒子和女朋友進房間休息后,大伯母走進臥室,盯著正在喝茶解酒的老公說道:“老二家的說他們一家住的貴和。你知道吧?”

  “貴和怎么了?”

  王志文暈暈乎乎的。

  “五星級的!也不知道老二家的說的是真是假。”

  “什么真假,估計是東子孝順唄,他今天還專門租了輛奧迪過來,有心了!”

  王志文面帶笑容的說道。

  大伯母皺眉道:“別再跟你弟一個德行,瞎逞能,把錢都嚯嚯了,我跟你說,絕對不準借錢,聽到了嗎?”

  “知道了!我睡會!”

  王志文本來挺好的心情,一聽老婆的話,頓時沒了性質,躺在床上,就睡了起來。

  大伯母見狀皺了皺眉,起身離開了房間。

  濟州的夏季特別悶熱,躲在空調屋里試不出來,出了門,就會感覺一股熱浪撲面而來。

  下午四五點鐘還依舊太陽高懸,悶熱的厲害。

  下午很少有人出來溜達。

  王紳知道濟州天氣的厲害,加上老爹又喝了酒,所以干脆就沒叫他們起來,一覺睡到了下午五點多。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