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生活系暖男 > 第三十一章 果然如此
  車子開了四十多分鐘,來到了濟州市老城區的一處老舊胡同旁。

  胡同口上醒目的寫著“榆林魚香”四個大字。

  雖然地方比較破舊偏僻,但門口一溜煙的好車,保時捷卡宴,奧迪,路虎。

  一看就是精致的特色私房菜會館。

  王紳在路邊把車停好,跟著沈茹琳走進了胡同里。

  從外面看,這就是一處普通的胡同宅院,沒什么特別的。但等到王紳走進里面,頓時眼前豁然開朗,內中原來別有洞天。

  沿路走來,雕欄畫棟,回廊蜿蜒,中間淺池魚戲,荷葉連連,一派淡然清幽之色!

  踏入大廳,古色古香的內部裝飾,精致奢華的文物布置,讓人仿佛置身古代豪紳宅院之中。

  加上門口那倆模樣不俗的旗袍迎賓,充分說明了這里的消費絕對不低。

  腐敗!

  舉報孫行長吃拿卡要!

  穿過泉水潺潺的大廳,倆人來到一個靠走廊右側的包間,包間上寫著花開富貴四個大字!

  推門而入,此時包間里只坐著一個人,貝爾美的老板,聶健生!

  “老板好!”

  王紳微笑著打了個招呼。

  聶建生看了眼王紳,表情稍微停頓了一秒,然后微笑著點了點頭。

  “聶總,孫行長什么時候來?”

  沈茹琳看向端坐在上首主座的聶建生,出聲問道。

  “快了。一會你……”聶建生的話語停頓了一下,又看向王紳,說道:“你來坐副陪吧!”

  聽到聶建生的話,王紳愣了一下。

  在東齊省,副陪這個角色可不是一般人能坐的。

  不僅酒量要好,知識要淵博,嘴皮子要順溜,情商要高,還要審時度勢,善于調節氣氛。

  最主要的還是要有一定的分量!

  他王紳哪怕此時身揣六百萬巨款,也不敢說能做好這個位子啊!

  “老板,我怕勝任不了!”

  “沒事,孫行長在我跟前夸了你不少次,對你的業務能力很是贊許。你坐就行。”

  聶建生看了他一眼,和顏悅色的鼓勵說道。

  不過眼底還是有一絲疑惑一閃而過。

  王紳只是他手下的一個小員工,平時連名字都不一定記過,根本就沒什么印象。

  如今看來,也只不過是個普通的男青年。

  他也不明白,孫行長在他跟前夸這個小員工干嘛。

  不過既然夸了,就說明有好印象。

  久經商場的他,自然懂得投其所好,順水推舟。

  這也是他讓沈茹琳叫上王紳的原因。

  “孫行長?夸我?”

  王紳稍微一思索,就聯想到了許董身上。

  看來許董跟孫行長關系匪淺。

  想到這,他的心里便有了數,再加上六百萬巨款到賬,底氣十足,便坦然應承了下來。

  許是因為貸款的事情壓在心頭,聶建生和沈茹琳的情緒都不怎么高。

  老板都不開心,王紳自然也不會去碰霉頭,只自顧自的喝著茶水。

  如此等了約么十來分鐘,聶建生接了個電話,便站起身來,說道:“孫行長來了,我們去迎一下。”

  說完便帶頭走了出去。

  沈茹琳二人聞言也起身跟了上去。

  到了胡同口,就看到孫行長和于經理一起走了過來。

  聶建生趕忙熱情的迎了上去。

  互相客氣了兩句,聶建生便把身后的沈茹琳和王紳讓了出來,介紹了一下。

  “見過,見過!”孫行長哈哈笑道:“兩位都是一表人才,聶總你手下人才濟濟啊!”

  “都還年輕,工作上還要多學習。”聶建生笑著回道:“孫行,咱們進去邊吃邊聊?”

  “好啊!”

  孫行說完,便跟聶建生一起當先走進了會館。

  五分鐘后,賓主就坐,菜肴也開始陸續端了上來。

  王紳沒坐過副陪,但在老家也見過長輩喝酒,基本的禮儀還是懂一些的。

  見人到齊,飯菜上桌,他便主動起身打開了酒瓶。

  然后走到桌前準備給眾人倒酒。

  “還喝酒啊?不喝了吧?”孫行長笑呵呵的推辭道。

  “酒是糧食精,越喝越舒心,孫行長忙了一天,這晚上也沒什么事,多少得喝點。”

  聶建生伸手接過王紳手里的茅臺酒,身子微微前傾,給孫行長倒了起來。

  東齊省的酒桌文化相當復雜,幾乎每個地方都不一樣。

  各有千秋,各有套路,一般人根本招架不住。

  不是說酒量不行,妥妥的被那些俚語祝酒詞給擠兌的,讓你措手不及,不喝不行!

  王紳在老家最多也就接觸家里人的酒局,來到東齊也頂多和同學去路邊攤喝過酒。

  像這種正規陪客人的酒局,他還是第一次見識。

  自然更不會說些暖場烘托氣氛的酒桌場面話了!

  不熟悉的就悶不做聲,仔細觀摩。

  這是王紳的一慣做法。

  王紳倒完酒,便回到座位,聽著聶建生跟孫行長聊天、提酒!

  酒桌上聶建生自然不會提什么貸款的事,今天這酒喝的就是感情酒!

  所以他說的都是一些拉近感情的套話,空話!

  孫行長也只是淺笑著附和兩句,飲下了杯中酒。

  三口酒過后,輪到王紳這里,他就有樣學樣,凈說些好聽的話,也算是湊合著把敬酒詞說了出來。

  沒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甚至稍微顯得有點生硬尷尬!

  但孫行長卻喝的非常痛快,眉頭都不皺一下。

  聶建生看在眼里,表情微凝,今天這酒局很重要,至少對他來說很重要。

  帶著王紳也是因為孫行長的幾句話。

  現在看來是帶對了!

  莫不是倆人認識?可要是認識又為什么裝作不認識?

  難道僅僅是因為王紳給孫行長留下了不錯的印象。

  這時一個邪惡的念頭突然冒了出來。

  難道……

  聶建生凝眸望向王紳,小伙子雖然長得不算帥,但五官端正,倒也耐看。

  最主要整個人十分精神,身材也不錯。

  他的眼睛瞇縫起來,掃戴斯乃!

  “小王啊,孫行長一直都十分支持我們的工作,你又是直接對接的,這酒你的敬孫行長,加深一個……”

  “客氣了,客氣了,互利共贏嘛!王老弟,咱倆碰一個?”

  孫行長聞言笑呵呵的起身說道。

  王紳見狀只好起身,跟孫行長碰杯多喝了一個。

  見二人碰杯喝酒,聶建生的嘴角露出了了然的神情,眉頭也舒展了開來。

  果然如此!

  你妹,王紳要是知道這貨這么齷齪,鐵定摸一把他小姨子,以證清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