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生活系暖男 > 第二十一章 認了又如何
  隔壁女人也就是夏清菡怒道:“你明白什么了?”

  孫強沒有搭理她,反而直直的看向王紳,冷冷的說道:“我說我怎么會在酒店遇到你,你們倆是不是早就有一腿?夏清菡,你好樣的。”

  王紳愕然,發生了什么?

  “你胡說八道什么!”夏清菡愣住了,不明白一向溫文爾雅的男朋友怎么會說出這樣的話。

  什么叫有一腿?

  “夏清菡你計謀得逞了,以后不用派人盯著我了,我退出,咱倆分手了。”

  孫強咬牙切齒的說道。

  “你把話說清楚!”夏清菡手指攥的緊緊的,一臉憤怒的說道。

  “說清楚,你們自己清楚。夏清菡你下賤!”

  孫強說完,直接轉身拎著行李箱就往外走。

  夏清菡俏臉慍怒,一把抓住他的行李箱,喝問道:“孫強,你把話說清楚,我怎么有一腿了?”

  “怎么有一腿?電燈誰換的?清白無辜的他那么好心給你換燈泡?他晚上跟蹤我,壞我好事,不是另有企圖是什么?還要說的多明白。”

  孫強使勁一甩箱子,厲聲說道。

  王紳在一旁聽蒙了:

  關我鳥事?

  我那是湊巧碰到好不好!

  再說換燈泡也成出軌了?

  你這腦回路怎么想的!

  “你胡說八道,孫強,我真是看錯你了!”夏清菡被氣的渾身發抖。

  “你松開手!”孫強怒聲說道。

  “你說清楚!”夏清菡死死的抓住箱子,手指都攥的發白。

  孫強掙脫了兩下,見夏清菡絲毫沒有松手的意思,直接一使勁,連箱子待人一塊給推倒在了地上。

  然后直接大踏步的走出了房門。

  夏清菡被箱子壓住了白嫩的小腿,等她推開箱子,起身追出去的時候,樓道里空空如也,哪里還有孫強的影子。

  她只覺得眼前一花,似乎有許多小星星在旋轉飛舞。

  身子不由的蹲了下去。

  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到底為了什么?

  夏清菡越想越委屈,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

  她掏出手機試著給孫強打電話,響了半天根本沒人接,但第二遍直接就被拉黑了。

  “孫強,你王八蛋!”

  這時突然一陣眩暈感襲來,她只覺眼前一黑,一頭栽倒在地。

  ……

  房間里,看著先后跑出去的情侶倆,王紳感覺有些發懵。

  免費看了一場情感大戲!

  可是為啥反面人物有我?

  我要是真跟你女朋友有一腿也就算了,關鍵我連手都沒摸過啊!

  太虧了!

  眼見倆人都跑出去了,王紳看了看倒地的行李箱,搖了搖頭,轉身進了自己房間。

  小兩口吵架,絕對不能摻和!

  這是真理!

  回到房間,繼續喝了兩口小酒,他腦海中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貌似好像自己在他的秦富婆面前多說了一句,他有女朋友!

  不會吧!

  王紳不由得佩服起來,這貨不會是為了討好富婆女友,把漂亮女友給踹了吧!

  想想還真有可能!

  真是只為了自己其他感官的舒爽,一點也不考慮二弟的感受!

  孫強這人渣,憑著一副好皮囊,是臉都不要了,臨分手,還污蔑自己的女朋友給他帶綠帽子。

  倒打一耙的本事是真牛!

  王紳想明白后,有點后悔剛才置身事外了。

  當時就應該揍他兩拳出出氣。

  想到這里,他酒也不想喝了,徑直出了門,準備看看倆人路上有沒有再爭吵,要是碰到了,直接就認了這奸夫之名又如何!

  怎么莫名的有點興奮!

  等他邁步走出房門的時候,入眼便看到了趴在電梯門口一動不動的夏清菡。

  王紳趕忙跑了過去,用手試了一下鼻息,還有氣。

  人工呼吸怎么做來著?

  是不是還得按胸?

  是按胸部高聳的地方,還是按中間?

  作為一名醫療小白,遇到這種事情是真的會手足無措。

  別看電視上一看到人昏迷就親嘴按胸的。

  那就是演的,正常人按個人中穴就算是反應敏捷,處理得當了。

  他不清楚夏清菡是自己暈倒的還是被孫強打暈的,一時也不敢亂動,趕忙掏出手機先撥打了救護車。

  等打完電話,他又跑到隔壁住戶那邊敲了敲門,看有能幫忙的吧。

  敲了幾下沒有人應答。

  王紳只好返回夏清菡這邊,輕輕晃了晃,見她還沒有醒轉的樣子,也顧不上男女有別,便準備給她來個人工呼吸。

  不就吹氣嘛,應該不難。

  看著女人殷紅的嘴唇,白凈的臉龐,高挺的小鼻子,王紳突然感覺心跳有點加速。

  救人要緊!

  王紳深吸一口氣,便把嘴巴對了上去。

  卟!

  有點硬,好像不是嘴。

  親下巴上了?

  王紳覺得不對,微微抬了下頭,就看到一只玉手正捂在女人嬌嫩的嘴唇上。

  誰的手?

  王紳嚇了一跳,頭一偏,就見夏清菡一雙秀目正冷冷的盯著自己。

  而她的手正捂在嘴巴上。

  “你,醒了!”

  王紳有些尷尬的將手松開。

  “哎呦!”

  夏清菡直接跌回了水泥地上。

  “咳咳,那個,我是在做人工呼吸的,你信不信!”

  夏清菡沒搭理他的話,捂著剛剛磕到的腦袋,掙扎的站了起來。

  干凈漂亮的連衣裙,瞬間臟了一大片。

  “謝謝!我沒事!”

  夏清菡剛才只是一時氣急攻心,才暈了過去。

  此時醒轉過來,頓時又想起了孫強跟自己分手的事,哪里還顧得上王紳。

  道了聲謝,便蹣跚著往出租房走去。

  “我叫了救護車!”王紳在后面喊了一聲。

  聽到他的話,夏清菡的身子明顯一滯。

  “謝謝,不用了,你幫我取消吧,如果需要付錢,我明天給你。對不起。我心里不太舒服。”

  夏清菡說完眼淚便流了下來,她趕忙忍住淚水,邁步走回了房間。

  王紳聞言無奈的搖了搖頭,得,什么便宜也沒撈著,還惹了一身騷!

  這可能就是自己一直單身的原因吧!

  騷男!

  王紳趕忙打電話取消了救護車,然后跟著回了出租房。

  夏清菡此時已經回了自己房間,隱隱還有哭泣聲傳來。

  王紳也沒去打擾她,回了房間,繼續喝酒吃菜。

  濫好人不能做太多,萬一人家復合了怎么辦?

  咳咳,這種心態要不得,咱是好人,不能有這樣的心思。

  王紳自嘲的笑了笑。

  人生無常,大腸包小腸!

  一夜無話!

  第二天王紳睡過了頭,沒有顧得上去買菜,簡單洗漱就匆匆忙忙趕去了公司。

  俗話說的好,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連著睡了幾個舒坦覺,又知道自己不久會得到幾百萬。

  王紳感覺他的懶勁上來了不少,一點也不想早起去買菜。

  又是忙忙碌碌的一天班,沈茹琳第一次來公司做月底盤點,所有人都不敢大意,都在認認真真的忙活著。

  生怕出一點錯,被她揪著小辮子。

  眾人一直忙到晚上七點多,才結束了月底最后一天的結算工作。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