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生活系暖男 > 第九章 有手藝的人
  就在這時,遠處走過來三個染著黃毛,吊兒郎當的小年輕。

  幾人一路走來,身形雖有些搖搖晃晃,卻目不斜視,徑直走到了王紳的三輪車旁。

  人還未到,一股酒氣就竄了過來。

  “嘿,賣炒飯的?”

  為首青年輕佻的沖王紳喊道。

  王紳聽到聲音,抬頭看了一下,笑道:“要炒飯嘛?稍微一等,還有兩份。”

  “等,等nm了個比!”

  青年身后一個瘦小的男人突然橫眉怒目的暴躁叫喊道。

  “你怎么罵人?”王紳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罵你?信不信老子還揍你!”

  暴躁男眼瞪的跟牛眼一樣。

  這種小混混,要錢沒錢,要本事沒本事,就屬于惡心人那種,欺軟怕硬。

  現在又喝了酒,更讓人膈應。

  “稍等,一會就給你們做。”

  王紳回了一句。

  “你怪叼啊!一會要是不好吃,看我怎么收拾你!”說話的還是那個暴躁男。

  看到攤位前圍了幾個吊兒郎當的人,原本要過來吃飯的人也都轉頭走向了卷煎餅那里。

  王紳一邊炒著飯,一邊默默地啟動了武力卡。

  “大佬,就看你靠不靠譜了!”

  這幾個人明顯是過來找事的,喝成這樣還吃炒飯,這不跟剛打完飛行器再去看片一個意思嘛!

  王紳做著最壞的打算。

  “操,你炒的什么?這么費事,不知道的還以為滿漢全席哪!”暴躁男醉醺醺的繼續拱火。

  王紳不為所動,專心炒飯,不一會,前面排隊的兩個人的米飯便做好了。

  正要遞給等候的客戶,暴躁男竟然伸手一把將手提袋扯過來,嚷嚷道:“我先嘗嘗好不好吃!”

  只見他大大咧咧的扯開包裝盒,伸手抓了一把,直接就往口里送。

  飯還沒進口里,就聽到他罵道:“炒的什么玩……嗯?”

  暴躁男一下子愣住了:這飯好像挺好吃的啊!

  口里原本要罵出來的話愣是沒說出來。

  不過今天就是來找事的,正事要緊,暴躁男直接一把將炒飯扔到了地上,啐道:“不好吃,什么玩意!不會用的爛菜吧!”

  這話一出,另一個小混混也跟著湊了過來,高聲嚷嚷。

  一時之間,整個廣場還在閑逛的人,都看了過來。

  王紳冷眼看著他們,皺眉說道:“這是別人的炒飯!你們得把錢付了。”

  “臥槽,給你臉了,炒這么難吃,還想要錢!”

  暴躁男說完,一把抄起三輪車上的調料盒,便想往地上扔去。

  突然一只手橫空握住了他的胳膊,讓他的動作為之一滯。

  他使勁掙扎了一下,竟然沒有掙脫開。

  抬眼看去,赫然便是自己準備找茬的這個炒飯師傅。

  “放下!”

  “尼瑪……”

  “停,停,哎呦……”暴躁男只覺的胳膊某個地方被攥的疼痛難忍,身子不自覺的蹲了下去。

  手中的調料盒,也早就被對方拿了回去。

  王紳見他叫喚的厲害,便一使勁,將他推了開來。

  “我c!”

  其余二人一看,也迅速圍了上來。

  王紳通過剛才的反應,心里有了底氣,也不等他們匯合,直接頓步靠前,一肘一個,連同那個暴躁男,一塊撞到了地上。

  三人本來喝了酒,醉醺醺的,結果被這一肘頂的胸口疼痛難忍,瞬間醒了酒。

  “你他……”

  臟話還沒出口,王紳已經拿著快步走了過來,躲開對方打來的一拳,一個躬身,往對方身上一靠,

  “哥們,誤會!”為首的青年臉上擠出笑容。

  “給錢!”王紳怒道,他從小最煩這種不務正業,吊兒郎當,還到處使壞的人。

  “我有,我有!”青年趕忙起身付了款,訕訕的笑了笑,說道:“哥幾個喝多了!”

  “滾吧!別耽誤我做生意。”

  “哎,哎,這就滾!”

  三人慌忙捂著胸口,一溜煙跑進了夜幕之中。

  “大哥不好意思,我退給你錢,要不再給你炒一份也行。”王紳看向躲在一邊的中年男人說道。

  “再給我炒一份吧!”中年男人笑了笑,說道:“沒想到你挺能打的,這種人渣最煩人,你以后小心點,小心他們再來找茬。”

  “謝了大哥,我心里有數!”王紳道了聲謝。

  中年男人笑了笑,說道:“你會開車吧?”

  “開車?”王紳點了點頭,疑惑的看向中年男人。

  “我朋友有個資產管理公司,你有興趣嗎?一個月底薪八千,績效獎金另外算!”中年人滿懷期待的說道。

  資產管理公司,那不就是討債公司!

  “額?”王紳沒想到有人看上自己的功夫了。

  果然有手藝的人,在哪里都能混口飯吃。

  比如加藤鷹!

  “不好意思,我還是喜歡炒飯,謝了大哥!”

  王紳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中年男人見他沒興趣,便不再多言,掏出一張名片遞了過去,說道:“有興趣給我打電話。”

  說完拎著炒飯便走了。

  王紳低頭看了一眼,某某小貸公司經理,然后隨手放進了口袋里。

  又過了半個小時,王紳見沒有多少人過來了,便收拾了一下攤位,準備回去。

  只是等他向旁邊看去的時候,突然發現,賣卷煎餅的中年女人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走了。

  王紳本來還打算問問她,知不知道這幾個人是什么人的。

  見狀只好搖了搖頭,先回了出租房。

  這幾個混混來的很奇怪!

  自己一個賣炒飯的,又沒得罪人!

  憑白怎么可能來找茬。

  不過這事他倒也沒放在心上,這些小混混只能算是社會閑雜,連混黑社會都不夠格。

  平時吊兒郎當,打扮的花里胡哨,其實內心空虛得很,欺軟怕硬。

  雖然幾個混混挺惡心人的,但也讓王紳知道了武力卡的價值。

  現在的他,感覺隨便一拳都會虎虎生風。

  高手的感覺,舒坦!

  王大高手在屋里耍了兩下八極拳,正沉浸在高手風范,逼格滿滿的暢想中時,突然想起明天還得去賣炒飯,頓時郁悶不已。

  什么時候分紅啊!

  要不不賣炒飯了,去賣股權?

  星期天一早,昨晚還在準備賣股權的王紳同志,熟練的爬起了床,趕去了早市,

  生活有奔頭,腰桿子筆直,些許的磨礪,感受到的只有充實,怎么會在意這點累!

  十點多,準備妥當后,王紳騎著電動三輪趕去了小區門口的廣場。

  到了廣場,王紳四下看了眼,發現賣卷煎餅的大姐竟然還沒來。

  家里有事?

  額!不會是這個大姐找的人吧?

  轉念一想,王紳自己都笑了。

  要是有這本事和魄力,還用的著出攤卷煎餅了!

  再說了,這個地方是公共的,她還能都趕走了。

  沒了他王紳,還有李紳,趙紳過來擺攤。

  嗯?

  王紳一愣,好像整個廣場就他們兩家賣主食(飯食之類的,諸如拉面,炒面,卷煎餅等)的!

  不會吧!

  王紳覺得三觀有點亂。

  大姐,你不會真是這一片的攤霸吧!

  搖了搖頭,王紳沒再去多想這有的沒的,轉而忙活起了準備工作。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