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閃婚后,傲嬌顧總寵妻成癮 > 第98章 你要是敢傷她,我讓你生不如死!
  童若雯在聽到身后人的聲音時,冷汗直冒,整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

  “許…許峰,你想干什么!”

  她盡量穩住自己的情緒,可聲音還是忍不住地顫抖。

  “呵,干什么?當然是想你了,想和你找個沒人的地方好好‘聊聊’。”

  “你剛才不是跟那個齊總抱的挺開心嗎?我也想抱抱,你應該不會拒絕我吧?”

  童若雯渾身汗毛倒立,一動都不敢動,她感覺到腰上的刀尖又往前抵了抵,仿佛下一秒就要刺破皮膚捅進去。

  許峰看她瑟瑟發抖的樣子,很是滿意,咧起嘴角,露出一個滲人的笑來。

  低頭緩緩湊近,輕輕在她發間嗅了嗅,“好香呀!”

  童若雯猛然攥緊兩側的手,本能的想躲閃,心里期盼著這會能有人從這里經過。

  “別動!”

  許峰磨著牙狠狠威脅著,一手拽緊童若雯的胳膊,另一手又將刀尖往前送了送。

  他眼中滿是嫉恨和不甘,剛才在這里看到齊浩天和童若雯親昵的抱在一起,他恨不得當場沖上去毀了這女人。

  她把自己害的這么慘,丟了工作,沒了女朋友,憑什么她就可以過的那么稱心,她不配,她必須要付出代價!

  “你瘋了?你這是在犯罪!”

  腰間處傳來的刺痛感,讓童若雯忍不住緊皺眉頭。

  她此時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被刺破的肌膚上,連呼吸都變的小心翼翼,就怕動作太大,那刀尖扎的更深。

  “哼,老子的發財夢已經被你給毀了,還有什么好在乎的!”

  許峰滿臉不在乎的說完,眼神中又帶上一絲淫笑。

  “看你跟那男人的黏糊勁兒,應該已經睡過好幾次了吧!你好好陪我幾天,興許把我哄高興了,我就不傷害你了,咱倆兩清!”

  童若雯聽著他無恥下流的話,暗暗咬緊牙齒,心中縱然再氣憤,也不敢貿然激怒他。

  許峰說完看童若雯沒反應,嘴上低聲咒罵了一句,就用刀尖抵著人慢慢朝大廳側邊的電梯口走去。

  這酒店的一樓大廳為宴會廳,二樓都是包間,再往上就是客房。

  童若雯心跳極速加劇,要是進了電梯自己就真的完了。

  許峰胳膊上搭了一件寬大的外套,擋住了手中的尖刀。

  偶爾有人從兩人身邊經過,也沒看出什么不對勁。

  有的人可能只是納悶,這酒店的服務生,長的不怎么樣,怎么還能跟這么個大美女親密的走在一起。

  每當這時,童若雯想扭頭用眼神求救,許峰就會暗暗把刀尖往前送,示意她老實點快點走。

  眼看兩人距離電梯越來越近,童若雯心急如焚。

  怎么辦?難道自己真要毀在他手里?

  她的心一點點沉入谷底,逐漸開始絕望。

  “雯雯!”

  她猛然轉頭,當看到那熟悉又讓她心安的人時,眼淚再也忍不住,瞬間奪眶而出。

  驚嚇,恐懼,絕望,又看到希望,這一系列的沖擊讓她忍不住渾身顫抖。

  她低聲哽咽著,“浩天……”

  齊浩天看見她這模樣,心疼不已,皺眉疾步上前。

  他剛才出去接了個電話,回來后,半天都找不到心上人的身影。

  心里沒來由的一陣不安,抬腳就往休息廳走去,想去那里再找找。

  還沒等他走到,就看見童若雯神色異常的往電梯方向緩慢走去。

  而她身側還緊跟著一個服務生,齊浩天定睛一看,心驀地揪起。

  那服務生不就是以前騷擾童若雯,被他狠揍一頓的男人嗎?

  “站住!”

  許峰看到齊浩天越走越近,面色頓時猙獰起來,激動的大聲呵斥。

  此時他們的位置距離會場中心不遠,他突兀的喊叫聲瞬間就引起了眾人的注意。

  一個是瑟瑟發抖明顯不敢亂動,一個是憤恨惱怒,手臂姿勢怪異的放在女人的腰側,這一看就不對勁兒。

  “都別過來!”

  許峰看著有不少人都慢慢圍靠過來,心里一慌,不慎把遮擋刀子的外套掉落在地。

  眾人一看瞬間大驚失色,一片嘩然!有的已經驚慌的去通知酒店的安保,有的掏出手機報警。

  齊浩天更是怒不可遏,在看到童若雯淺綠色的禮服上赫然帶著點點血跡,他更是恨不得馬上撕了那個男人。

  “放了她!你想要什么,我都會滿足你!”

  齊浩天沉聲說著,暗自咬牙握緊拳頭,忍著滔天的怒火,只為先保心上人脫離險境。

  收拾這種人渣,他有的是手段。

  “雯雯!你想干什么?快放了我女兒?”

  聽到動靜的童家人都火速趕來,當看到被刀子抵著忍不住渾身發抖的童若雯時,童母雙腿一軟,險些站不住,被身邊的丈夫和兒子及時抱住。

  “許峰?你為什么要挾持我女兒?”童父一邊扶著妻子,一邊焦急的看向自己女兒。

  童以琛也認出了他,此時心里懊悔不已。

  “你前幾天在停車場騷擾我妹妹,就不該放過你這個人渣!”

  齊浩天再聽到童以琛的話后,臉色更是陰沉的駭人。

  “你說吧!想要什么?只要你不傷害她,我都給你!”

  許峰本來只是想拿刀子嚇唬嚇唬童若雯,順便占占便宜,沒想要真的把事情鬧大。

  可現在,事情已經完全失控了,怎么辦?

  錢!對,有了錢,他可以跑到國外躲起來,誰來找不到他!

  他緩緩勾起嘴角,眼里滿是得意。

  “你不是有錢嗎?把你的錢都給我!我就放了她!”

  “好!”齊浩天絲毫沒有猶豫,“我的所有財產都給你,我只要人!”

  在場眾人都被他的話震驚到了,童母更是不敢置信的看著他。

  “呵,看不出來呀,你對這婊子還是情深義重呀!”

  許峰滿臉不屑地說完,用另一只手拍了拍童若雯慘白的臉頰。

  “你這張臉還真值錢呀!我要是用硫酸毀了你這張臉,他還會不會那么愛你呀!”

  他陰惻惻的從懷里掏出一個小玻璃瓶,里面灌了多半瓶不明液體。

  眾人看到后驚慌不已,紛紛后退,酒店的保安們也已經來了,但也不敢冒然上前。

  童家人的心都狠狠的揪了起來,童母更是站都站不住,被家人扶著,感到頭陣陣發暈。

  齊浩天猩紅的眼中冒著殺氣,一字一句的威脅道,“要錢我都可以給你,你要是敢傷她,我讓你生不如死!”

  許峰被他那兇狠的樣子,嚇的一哆嗦,刀險些拿不住。

  “你放心,我就毀她半邊臉,那半邊給你好好留個念想。”

  他猙獰的咧嘴笑了笑,隨后撤回抵在童若雯腰側的手想去扭瓶蓋。

  說時遲那時快,齊浩天看準時機,飛撲上去,一手攥住許峰拿刀的手腕,一手去奪瓶子。

  許峰只感覺手腕骨都要被這男人捏碎了,頓時癲狂起來,猛地用牙咬掉瓶蓋,把瓶里的硫酸用力朝童若雯臉上潑去。

  “臭婊子,老子今天就毀了你!”

  齊浩天倏地回頭,大驚失色,想都沒想就朝童若雯撲去,將那些液體用后背盡數擋住。

  “啊……”

  童母兩眼一翻,嚇的昏倒在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